叶修脑缠粉。密林三代。

【莱瑟学院AU】恋爱手段 24 25

24

 

第二天的电话如约而至,但Legolas一点都高兴不起来。

 

“你好,Thranduil不在。”那边的声音对他说。Oropher微转过身,看着正躺在花园里浅眠的儿子,对这个突然造访的电话相当不悦。

“你是他的朋友吗?他的手机是丢在你这里了吗?”Legolas颇为担心地问:“能不能麻烦你替我找到他?”

“我想不行,他睡着了。”Oropher道。

然后对方就沉默了。他走向厨房为自己倒了杯白开水,然后拿起杯子刚要喝上一口,那边沉默的人出了声:“你是?”

Legolas的笔尖还悬空着,他皱起眉头等待着对方的回答。

“与你无关。”Oropher冷淡地回答,他拿着玻璃杯走回客厅,然后看见窗外Thranduil掀开身上的薄毯,揉了揉后脑勺。他金色的长发在阳光下略微刺眼,但Oropher习惯了,如果他不带着点什么光芒,Oropher甚至会怀疑他是不是自己的亲儿子。幸好,Thranduil的骄傲和能力更能把他装点得让人心神向往。

所以Oropher才会充满着担心。尽管他从不让儿子知道,但上帝作证,如果有哪个混小子或者小丫头敢让他的儿子变得像只弱鸡似的蔫头耷脑,Oropher才不会坐着不管。

 

“与我有关,先生。”Legolas说。

Oropher扯起了他的嘴角,他的声音里明显带着不屑,跟Thranduil讽刺人时候的语气相比更胜一筹:“我相信我与他的关系比你要亲密许多,所以年轻人,你是不是该换个语气说话?”

“恐怕不,无论您是他的什么朋友,很抱歉,我是他的恋人。”Legolas放下手里的笔,歪头夹着手机,收拾着面前桌上的纸张,然后轻缓合上笔记本电脑。

“你是他的恋人?”Oropher反问道,语气里却丝毫没有透出半点惊讶。他的确不惊讶,他在来电显示上看见了Legolas的备注名。在按下接听键之前他看着震动不停的手机,觉得真是见了鬼。自己的儿子居然能把一个人的电话号码备注成一颗心号。Oropher觉得他活了四十多年什么恶心的事都见过了,现在这件事简直能排上榜首。

现在的小年轻已经有能耐到同化他儿子的地步了?

但其实Thranduil是挺冤枉的。那个号码他存的原本就是“Legolas”,在某段时间里,Thranduil有时候兴致来了会陪Legolas打两局游戏。他刚接触,跟玩的烂熟的Legolas当然没办法比,所以愿赌服输,他把手机里Legolas的名字改成了一颗心,并且答应年轻的恋人保持一个星期——再之后他就懒得换了。

“是的,我叫Legolas,现在你可以告诉我他去哪儿了吗?”他走在走廊上,迎面而来的陌生人向他投去目光,显然,那些女孩子已经很久没有看见他独自出现在自习室了。

“我说过了,他在睡觉。”Oropher看着Thranduil站起身,背过手在后腰上敲了两下。看来那个椅子睡得他有点腰疼。他的个子比Oropher矮上几厘米,但身体素质和Oropher没得比。

“是吗?那就请你离开他的房间。”Legolas眯起眼,他知道Thranduil不会无缘无故把手机扔在一边,或许他真的在睡觉,但他绝对不会让人轻易在自己睡着的时候接近身边。

“如果我说不呢?”Oropher说。

“那我想您可能会遇上大麻烦……”

 

Thranduil拉开玻璃门走近室内,看见Oropher坐在沙发上,手上握着自己的手机。他皱紧眉,那道悬针纹显得明显极了,他声音平稳道:“父亲,您为什么在接我的电话?”

“那我就在这里等着你。”Oropher说。

Thranduil抬头看了一眼墙壁上的钟表,然后快步走过去从他手里抢下了手机,果然那上面的通话对象让他几乎立刻抬起手把一个花瓶扔向了父亲。

“Legolas!”他对着电话说,但语气颇有点着急的意思。

“Thran?你没事吧?”Legolas停下步子,然后汽车极近距离地从他身前快速驶过,那声喇叭吓了他一跳,连忙退回路边。

“我没事,我刚刚在花园里睡着了,抱歉。”他还有点没缓过神,瞪了一眼沙发上的人转身又走向门口。

Oropher抱着他的宝贝花瓶,小心放回桌上。这个混小子。他想。

“花园?”他问:“你不是在度假吗?”

“嗯,向学院提了课题延期申请,我在美国,我父亲这里。”他说,然后打开花园门,向着街道走去。他走得很慢,也毫无目的性。

“你父亲?”

“就是刚刚在接你电话的人。”Thranduil缓步前行,他转了个弯,向着一家便利店走去:“换了个国家,怎么也算是在度假了?”他表情柔和,推开店门。

“天啊,我都做了些什么……”Legolas一只手抱着笔记本,一只手握着手机,恨不得再多长一只手能够在此时此刻揉揉他的太阳穴。

“你做了什么?”Thranduil的手指还握在冰柜门上,他停下动作好奇地问,实在不能把Oropher和Legolas联系到一个交流话题上。

“没什么,我以为他是你朋友,质问了他你在哪里。”Legolas说,他已经看见了坐在远处的那几个人,于是只能长话短说,顺便放慢步子。

Thranduil拿起一瓶野草莓汁,走向别的柜架,他猜Oropher一定让这小子吃亏了,不然他也不至于语气这么委屈。Thranduil甚至想了想Legolas脑袋上那对“犬类耳朵”垂下来的样子,不由笑出了声。

“你别笑了……”Legolas对他说,结果自己也笑了起来:“这回糗大了,回头替我跟你父亲道个歉吧。”他离那群人还有十米多。

“我希望你没有被他吓到。”Thranduil说,他弯着腰看着货架,思考着再带点什么东西回家。这样的姿势让他看起来丝毫没有平日里那个冷漠高傲的样子,反而显得容易亲近。那双笔直的长腿和上身被折成一个好看的角度。

“当然没有。”Legolas突然起了说笑的心情,于是他停下脚步对着手机说:“不如你看看他有没有被我吓到?”他的语气轻松愉快,完全和之前换了个样。十米开外的人对他挥了挥手,他扬了扬手里的笔记本,然后听见电话那边的笑声。

Thranduil不得不承认,他一如最开始那样,对语言艺术掌握得相当不错。他知道什么样的话点到好处能让Thranduil笑出声来。真是不得了的“心机”。

“我下午约了Tauriel他们,这两天修改论文简直要弄疯我了。”他迈开腿走向朋友。

“那我先挂电话,你得学会劳逸结合。”Thranduil话说出口才感觉到了什么不对,他一个拼起来完全不知道“逸”的人居然告诉别人要劳逸结合。他无可奈何地摇了摇头,然后走向收银台。

“等等……”Legolas把笔记本放下,拉开椅子坐下,对着电话说:“我觉得你可以准备回伦敦来收拾一下你的宿舍了。”

“我的宿舍怎么了。”

“我快毕业了。”他的脸上带着笑容,然后说了句“明天见”,挂断了电话。
 

“我快要吐了。”Gimli把一杯酒推给Legolas。

“我早就吐习惯了。”Aragorn接了话。

“我以为他们分手之后我们能好过点。”Gimli说:“你们简直是我见过最奇葩的人,还有分手分一半的?我真是长了见识。”

“我喝这个。”Legolas把服务生刚放在Arwen面前的苏打水拿过来:“晚上还要忙。我不分手你有意见?”他看向Gimli。

“但求不瞎。”Gimli说。

“Legolas,你这回可真完了。”Tauriel说他。

“完就完吧。”Legolas咬住吸管含糊不清地说:“我乐意。”

 
 
 

25

 

Thorin接到Tauriel电话的时候被吓得不轻。那姑娘在电话里笑得气都快喘不上来了。Thorin听她在电话里笑了快半分钟,终于忍不住打断了她。

“你不知道,Legolas打电话给Thranduil,结果被他爸接到了,关键他还跟他爸吵了两句。不行了,你等我再笑一会儿。”Tauriel又笑了起来,她爽朗的笑声回荡在Thorin的宿舍里。难得来串个门的Elrond正饶有兴致地站在阳台边看Thorin那只正在晒太阳的宠物绿鬣蜥,然后Tauriel那串笑声就把绿鬣蜥给震醒了。

Elrond一脸震惊地回头看着他。Thorin坐在椅子上看回他,然后他问Elrond:“你觉得好笑吗?”Elrond回了句:“你觉得呢?” 

他突然想起来高中时候他跟Thranduil翘课去爬山,回来路上摔了一跤,他跌了一脸的灰,Thranduil干脆膝盖擦破了一大块。Elrond那时候还没预料到自己会学医,两人只得简单擦掉黏在血肉上的灰土,然后搀扶着下山回家。后来他们在Thranduil家门口被Oropher逮个正着。Oropher还没发作,Thranduil就一溜烟蹿进了Elrond家,然后“砰”地一声关上了门。他在Elrond家住过非常久的时间,以至于Elrond的父母对他的突然造访毫无惊讶——看着就像自己儿子回家似的,格外亲切。高中生的Elrond就这么被关在门外,身后站着Thranduil震怒的爹。

好了不要问我为什么知道他震怒,你站在那你也会觉得背后发毛的。Elrond想。他甚至觉得Oropher回屋掏出一把军用步枪结果了他也不是没有可能。

“Tauriel,这一点都不好笑。”Thorin说:“Oropher可不是你们眼里的慈父。”他打了个哆嗦,然后听见那头的女声传来:“Oropher?他叫Oropher?噢,念起来可真好听。”

“笑起来还很好看。”Elrond对着公放手机补充道。

Thorin立刻投给他一个见鬼了的表情:“你居然见过Thranduil他爸笑?”

“只是对Thran。有回Oropher过生日,Thran那时候酒量还差的很,喝多了抱着Oropher说世界上最爱他。”Elrond解释道:“然后Oropher当着所有人的面笑了。”

“……”Thorin又用一种奇怪的眼神看着他。

“……”Elrond望回去:”别问我为什么记得清,主要这件事冲击力有点大。”

何止是有点啊。Thorin想。

“喂,喂,你们还在听吗?”Tauriel说:“Legolas说请你们过来一趟,老地方。”

“过来有什么好处吗?”Thorin问。

“酒水全包。”Tauriel说。

“这就到。”

 

人间虽然充满爱,但是我并没有说我酒水全包啊!Legolas想。

他看着“风尘仆仆”赶来的两人坐定之后点了两杯上好的鸡尾酒。他们并不是没胆子把这个大四的学弟坑到底,而是生怕他和Thranduil和好之后参上一本,到时候大家都不好过。毕竟他们俩谁都不想被Thranduil用眼神捅上个百八十刀。

没试过的人还真不知道,那疼得,简直不能细说。

“来说说,你都跟Oropher说什么了?”Thorin问道,Legolas一脸坦然让他实在摸不清他们到底发生了什么。

 “我刚刚给Thran打电话,他在睡觉没有听见,结果他父亲接了我的电话,然后……”Legolas咽下一口苏打水:“我告诉他让他离Thran远一点,还告诉了他我是Thran的男朋友。”他说完,完全没了坦然的样子,有点心虚地看看Thorin,又看看Elrond。

“需要买保险吗?”见他们不说话,Legolas又问。

Aragorn作为Legolas的铁杆兄弟,终于没忍住笑出声来了,连带着一边的Gimli也憋笑憋得肩膀颤抖。

 

这个世界没有爱了。

 

“这事还真有点难分析,我给你举个例子。”Thorin说:“我只见过他爸一次,那时候Thran还在有一阵没一阵的迷恋他的那些个宝石。”

“他一直都迷恋。”Elrond补充道。

“好吧,他一直都迷恋的那些宝石,这回别打断我了。”Thorin说:“我跟Thran半夜摸回他家,他爸开了灯揪住我就来了一堆招,几秒啊,几秒你知道吗Legolas,我就趴在了他家的地板上。”

“他父亲是特种兵出身。”Elrond又说。

“你别打断我,好好听故事。”Thorin用肩撞了他一下,然后看向Legolas:“尤其当我趴着了的时候,Thran毫发无损地就站在旁边。你知道,去他家之前他还叫我小心点,说他爸揍起他来一点都不手软,让我情况不对就先撤,因为他保不了我。”Thorin忿忿不平地举起那杯颜色诡异的鸡尾酒喝了一口:“鬼知道Oropher怎么能在那个黑得出奇地屋子里那么准确地揍了我一顿而不是他儿子。”

“我猜……是因为身高?”一直静静坐着沉默了许久的Arwen说。

“……”并没有差多少好吗。

 
 还能不能好了。
 

简单来说,现在Legolas有点惆怅。他只是担心Thranduil,万万没想到接电话的是另一个对Thranduil来说极度重要的人。
“他要是知道一个男人拐带了他儿……哦不,他已经知道了,他会不会飞来伦敦枪杀我?”Legolas问得相当真挚,他觉得该考虑跟爹妈申请要几个保镖了。

“这是个守法的社会。”Elrond说,他侧过脸看了看Thorin。

“看我干吗?”Thorin说:“他揍我难道我能要他负责任?Thran会弄死我的。”
“他一直都知道Thran的性取向。”Elrond说:“所以你大概更危险,他可不是什么好过关的家长,比你父亲母亲难松口得多。”他认认真真地看着Legolas,盯得Legolas挺直了腰板。

“你以为Thran这种性格……在他身上会没有吗?他的脾气怪得很,除了Thran大概没人摸得清,唯一可以肯定的是,他一点都不好惹。”Elrond搜刮着脑袋里那些关于Oropher的片段,然后一股脑告诉Legolas,好让他做足准备。

他说的越多,Legolas越僵硬,到后来干脆都不动弹了。

 “我猜他没这么早找上你,他心高气傲,向来不把Thran的追求者放在眼里。”Elrond说。

“其实你也不用过分担心。”Arwen拍了拍Legolas的肩:“你看,美酒,宝石,这些Thran也爱,至于行动力……你打得赢Thran,总不至于太惨吧?”

“谢谢……”Legolas垂头丧气地感谢她的宽慰。

“打起精神来Legolas。”Aragorn说:“这么多人可都帮着你呢,认怂不像你。”

“谁认怂了?”果然他迅速抬起了脑袋。

 

兵来将挡。Legolas想——虽然来的就是个将。 
 
 

TBC.

 

爷爷暂时还不会来找叶子。小叶子可以安全毕业的√ 毕竟瑟兰还是护着他的

双方父母目前都是不同意的态度。叶子爹妈是不太能接受瑟兰是男的,欧耶耶是抱着看叶子不合格的态度。

 


评论(31)
热度(177)

© -拟酒-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