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修脑缠粉。密林三代。

[ABO设定韩叶] 性格什么的随爹妈就完了啊

#儿子梗#

#退役梗#

#私设有#

OOC不管?

A韩O叶。辅双花、喻黄等。


#

    退役之后的叶修和韩文清在后者的坚持下有了一个孩子。韩文清为孩子的名字头疼了很久,教科书大人手一挥道:“就叫韩小叶。”韩文清当场脸就黑了半截子,挑挑眉表示这个名字也太简单了。叶修两手一摊,不挺好的,一听就知道是哪家的娃。韩文清不确定这货是不是还在为自己勉强他受孕而故意找事,听了理由觉得他说的也没错,点点头算是勉强同意了。

    就这样,那个躺在主卧室摇篮床里的婴儿有了个名字。

 

    叶修是个O,这一点联盟里从起初的寥寥几人知道发展成几乎人人知道还要“多亏”韩文清。外界在对叶修的猜测上大半定在Alpha上,原因很简单,一个Omega,踩在了一众Alpha和Beta之上,别开玩笑了。

    某场在霸图的主场比赛前,叶修隐隐觉得不适,提前和苏沐橙交代了几句后把自己一个人留在了兴欣的休息室里。韩文清为那场叶修的频繁失误而恼火不已,尽管叶修赢得漂亮,但无数次交手的经历让韩文清清楚的知道,叶修在微操上究竟犯了多少错。他不肯定是否还有别的人也看出来了叶修的失常,韩文清在台下沉默着审视一众职业选手。什么事导致他心神不宁?韩文清猜测着,直到比赛全部结束才往休息室走去。

对Alpha来说,一个单身且处在发情期的Omega意味着什么想必不用提。离兴欣的选手休息室越近,信息素的味道就越来越浓。韩文清皱着眉,兴欣有Omega?并不意外的,门被人从里面反锁了。韩文清敲了敲门,不确定的开了口:“叶修?”门里的人并没有反应。叶修那时候正坐在冰凉的瓷砖地上背靠着衣柜箱喘着气。发情期比他预计的早了一些,该死的抑制剂还被包子拎错包带走了。

“叶修,我一个人,你开门。”韩文清持续试探着,他确定张新杰发来的短信说兴欣队员中没看见那个嘲讽的家伙。终于几分钟后门锁“咔嗒”一声开了,韩文清拧开门把就看见了满脸潮红的人,弯下腰把喘着气的人抱上了沙发。“你从来没告诉过我你是个O。”韩文清哭笑不得却还板着脸,不得不说这个诱惑确实大了一点。叶修不自觉的揽住了韩文清的脖子不肯撒手。“抑制剂放包里被人带走了。”叶修解释着,小腹蹿上来的欲望让他的前额冒出了一层薄薄的汗。

以前叶修拒绝韩文清的理由很简单,叶修说,老韩,我是个Beta,我对你没兴趣。虽然说了谎,但那时候叶修的确一心扑在荣耀上,说对韩文清的感情装作熟视无睹,也的确理由充分。听起来像是解释的话在韩文清耳朵里显然不是那么一回事。然后他们就做了,在兴欣的选手休息室。十年交手,叶修最终还是默许了身上这个一直和自己分庭抗礼的Alpha对自己进行标记。

暂时缓解后的叶修被人抱着穿上了衣服,累得连根手指都不想动,弥散着的信息素味道淡去了不少,韩文清把人扶起来揽住腰,慢慢挪向门口开了门。结果门外站着一脸惊愕的周泽楷、张佳乐、邱非、王杰希。韩文清的脸色顿时难看了起来。叶修垂着的头也抬了抬,看了一圈面前的人,心里骂了句脏话,这阵势,看来个个都知道了。

周泽楷有些不确定的询问着:“前辈?”叶修嗓子有点哑,并没有开口。张佳乐一脸发现了新世界大门的表情小心看了看两人身后空无一人的休息室,张了张嘴指着叶修:“叶叶叶叶修——你是——”“闭嘴。”话还没说完就被韩文清硬生生断了下来。余下两人沉默着。韩文清扫视了一下,架着无力的叶修往后门走:“别想。”背对着几人的叶修无奈的弯了弯嘴角。

叶修,你也有被标记的一天啊——有人自嘲着。

 

“想什么?”韩文清从书房出来倚在房门口看叶修发愣,他的右手食指还被婴儿床里那个白胖的小东西抓着。“没什么。”叶修回过神把手指抽出来,自家白胖的儿子扁了扁嘴巴(叶修觉得)带着嫌弃的表情翻了个身睡觉去了。啧,遗传谁啊这。叶修没忍住伸手在婴儿的脸上轻轻捏了一下。

“出来,吃饭。”韩文清看了一阵,然后转身走开了。

 

#

一个没注意韩小叶已经长到可以下地爬的地步了,并且在叶修的纵容下养成了一个在韩文清看来非常不好的习惯——睡觉一定要抱着叶修。

于是韩文清白天去霸图训练营指导指导后辈,晚上回来还得给儿子纠正坏习惯。霸图前队长把儿子拎起来放在房间的地毯上,身后的叶修还在网游里“奋战”,正满地图的刷着垃圾话刺激人,冷不丁身后传来韩文清冷冷的声音:“以后少缠着你妈。”叶修一口口水差点没呛着自己,想着等哥刷完这个BOSS再来给你们爷俩堂课。

坐在地上的韩小叶仰着头看自己黑着脸的韩姓爸爸,还不会说话的他在努力思考着怎么回应。接着韩文清就看到地毯上的那个肉团扭着屁股,快速地爬向了叶修所在的方向,伸出小手扯了扯叶修的裤管。叶修盯着屏幕的时候抽了个空低头就发现儿子可怜兮兮的睁着眼睛望他,直接会错了意把人抱起来放在腿上,爷俩一起盯着屏幕。

于是韩文清跟着也会错了意。儿子怎么会是个Alpha?韩文清黑着脸,还是个喜欢黏着叶修的Alpha。输给自己儿子这种事,实在是……韩大队倚在床头随手翻着下午带回来的报纸,眼光却看着一大一小的侧脸。叶修聚精会神的时候很好看。韩文清多少年了依旧没变过这个想法。“韩小叶,看到没,这叫伏龙翔天……这是落花掌……这时候呢,哥……哦不对,爸爸会接一个天击,这就差不多了。”突然叶修煞有介事的念叨了几句,随着屏幕上一个战法角色面前倒下的人,韩家独子伸出藕节一般的小胳膊在空中象征性的抓了几下,不会说话的嘴里冒出来咿咿呀呀的话,意味不明。叶修把人抱起来对着嫩白的脸颊就亲了一口,夸了句不愧是哥的儿子,一教就懂啊。韩文清放下报纸觉得关于叶修退役之后智商下滑这件事他需要找个医生商量一下。

 

这几年叶修黑白颠倒的生活作息在韩文清的强制下好歹是有了些变化,9点的时候关了电脑,小心抱起怀里那个已经没了动静的奶娃。“老韩,你儿子睡着了,给抱床上去。”叶修指使着韩文清。后者挑了挑眉,一脸“说得好像不是你儿子”的表情。叶修无奈起身把儿子放回了摇篮床。

 

那天晚上叶修像往常一样翻个身脱离韩文清的怀里,伸个懒腰然后说了句儿子长大了一定要继承自己的衣钵,再杀回去职业圈拿下你们霸图。韩文清无语的想着难道是因为我拿下了你?然后在叶修的呼吸渐渐小声平稳后把人重新抱回了怀里。

 

TBC.


评论(11)
热度(118)

© -拟酒-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