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修脑缠粉。密林三代。

【莱瑟现代AU】引狼入室 06

世界上最不缺的东西之一,就是小道消息。

 

Thranduil在早上9点前到达公司的时候,有关他和一个比他矮上一些的年轻人去公证处的事已经被刊登在了报纸时尚版块的显著位置。

Legolas跟在他后面,对Thranduil员工们频频投来的目光保持着微笑。你知道,总不是所有人都喜欢Thranduil那种完全一丝不苟的表情的。

看过今早报纸的员工都猜,这就是和Boss去公证的人。至于公证哪方面,他们就不得而知了。

 

“Mr.Thranduil,Galadriel女士和Tauriel已经等了您一个半小时了。”他的女秘书见Thranduil到了公司,连忙迎了上去。

“倒两杯咖啡进来。”他说完,然后推开了自己办公室的磨砂玻璃门。

总裁室里烟雾缭绕。Galadriel手里夹着一根细长的女士香烟,正坐在沙发上,而Thranduil无所不能的公关总监Tauriel正坐在办公桌前的会客椅上不停翻着手里的那叠纸。

“我让Galion告诉过你了,Tauriel。”Thranduil绕过桌子坐上了自己的椅子:“明天一早把你的解决方案给我就可以了。”

Legolas见他没招呼自己,索性也在离Galadriel有个一两米的沙发另一头坐下了。

“您说的可真轻松,现在满世界都在传您和人私定终生了!”Tauriel差点要对着Thranduil翻白眼,如果这不是她上司的话。

Thranduil接过秘书泡好的咖啡抿了一口。

“嘿,一大早的,您总喝咖啡对身体不好。”沙发上的人忍不住提醒了他一句。

Tauriel立刻回头看了一眼,这才发现沙发上坐着个和Thranduil有一样金色长发的人。

“这是您的新情人还是私生子?”Tauriel又看回Thranduil,一脸挫败:“拜托您以后有什么动向,考虑一下我们部门将要经受的挑战好吗,boss?”

“我猜他又要说那句话了——”一边的Galadirel吐了口烟。

“如果你们经受不住挑战,我请你和你的团队回来做什么?你们大可以请辞然后去海边度个假,晒个太阳。”Thranduil看了看Tauriel身后的Galadriel:“你不是在悉尼吗?”

“拜你所赐,”Galadriel把手里燃了一半的烟摁灭在Thranduil干干净净的烟灰缸里:“我刚回国两天,还在假期。”

假期?Thranduil挑挑眉,她的假期还不是自己给自己放的?

“我不反对你给自己找个伴,Thran,但是……”

“但是这个小子到底是怎么回事?”Tauriel转头指着沙发上的金发小子。

Legolas原本正抱着身后的靠枕缩在沙发上,饶有兴趣地看他们一来一去的斗嘴,直到突然之间,话题转到了自己身上。

Tauriel的话像是按下了某个静止按钮,整个房间的人的目光都聚集到Legolas身上。

年轻人一时感到有些手足无措,本能地望向Thranduil。

总裁大人仍然不紧不慢地喝着咖啡,目光审视地扫过他的脸,嘴角流露出不易察觉但足以让Legolas看清的微笑。

Legolas咽口水定定神,把靠枕塞回背后坐直身体,试探地打了个招呼。

“嗨。”

他当然明白那个微笑的潜台词。 

敢说漏嘴,你就完了。

瞧吧,以后的路还长着,他才进Thranduil家门一天而已,已经被他威胁了好几次了。

“嗨?”Tauriel有点诧异的看着沙发上的Legolas,视线就这么定在他身上,但嘴里的话却是在询问Thranduil:“Boss,您最好解释清楚到底从哪里弄来这么一个家伙,或者您有什么必要去和人公证……”
“你到底公证了什么?”
“女士们,实际上……”Legolas看了一眼屋子里所有的人:“我是他的合法继承人。换个通俗易懂的说法,Mr.Thranduil现在是我的父亲”
Tauriel的表情像刚刚活吃了一只夏力曼狼蛛:”……Boss,我现在宁愿相信他是您的私生子兼新情人。“
听起来不错,legolas想,可惜他暂时两者都不是。
“what!?”Galadriel也激动地从沙发上站了起来,但关注的重点与可怜的公关部经理截然不同,“我简直不敢相信,你的继承人不是我?”
“你的年纪……”Thranduil微微歪斜着头:“Gala……”

“够了,你别拿我的年纪做借口!”Galadriel看起来就像是要把Thranduil从他那张老板椅上掀翻过去。她的一根食指摁在Thranduil的办公桌上:“我的年纪怎么了?你再说一次试试?我不保证我会做出什么事来,Thran。”

Thranduil和她共事了这么久,把她的脾气摸得一清二楚。他低头看了眼Galadriel的手指。

“这次还不如上次那个碇蓝色好看。”Thranduil淡淡的说。

“嗯?”Galadriel顺着他的视线,然后也看了眼自己的指甲:“哦,是,的确是这样。”她点点头:“我也这么觉得。“

Thranduil的嘴角往上扬了一点点。Tauriel的右手心抵着脑门,她根本不想参与他们的高层对话,甚至开始怀疑自己当初怎么会答应从Thorin那里带着一整个团队跳槽过来。

排除Thranduil公司的各种福利来看,这里的工作环境真是差透了。

如果你有一个整天在世界各地以“调查当地香水市场情况”为理由疯玩,一年到头见不到多少天,但整天在E-mail里给你发各种旅游相片的最高层,还有一个只要他的工作没有结束,一整个公司的人都别想提前下班,出了一丁点状况就要扣掉员工整个月薪水的决策者——你也会像Tauriel一样,在脑袋里谋杀了他们俩不止一次。

“这是Legolas·Greenleaf,你们叫他Legolas就可以了。”Thranduil从Tauriel面前抽走那叠公关资料,随手翻着:“我生病了,具体的病状还在检查中。他是我的继承人这件事是真的。”

“就这些?您不如直接杀了我。”他的公关部经理现在很想开窗从16层跳下去。

“其他也不用多说,自然有人会去挖。”Thranduil从那堆资料里抬眼看了看坐在沙发上的金发青年。

“您是要让我对外宣布这是您内定好的接班人?”Tauriel站起来,胳膊向后伸直了指着Legolas:“我对他一无所知。”

Thranduil抬起头看她,松开纸张,双手交握在一起:“姓名,身份,我去公证的原因,我刚才已经说过了。”

“这件事我真的不是很想管,我只想知道,你得的——”Galadriel问道。

Thranduil白了她一眼:“不是你想的那种。”

“哦,那就好,说实话我有点怕你撒手西归。”Galadriel吐起毒蛇信子来和Thranduil如出一辙。

“他差几个月成年,目前就住在我那里——如果你需要知道别的。”Thranduil和Tauriel说:“发布会就定在明天下午,明天上午把你的三份发言稿给我。”

“如果您再做这种事的话,我保证我会辞职的!”Tauriel胡乱的收走了Thranduil桌上的那叠纸,然后踩着那双高跟鞋快速走了出去。

“至于……”等怒气冲冲的人走了,Thranduil看了看还杵在自己桌前的Galadriel。

“等等,你刚刚说三份?你要我出席发布会?”Galadriel一脸并不想参与的表情。

“当然。”

“这趟浑水我可不想趟。”Galadriel明确表态,“经常劳心费神会老的很快。”

“有条件直说。”

“你的星光白宝石怎么样?”

“想都别想。”Thranduil立场坚定:“但我可以考虑报销你重新做美甲的钱。快到月底,你的卡是不是又都爆了?”

Galadriel考虑了一下:“加上你那家私人会所的全套SPA。”

“成交。”Thranduil把桌上的文件叠齐放到一旁:“明天10点到公司,Tauriel会把资料E-mail给你。”

 

Legolas仍然缩在那个角落里目送着Galadirel的走出会议室的背影,门再一次关上,办公室里又成了他和总裁先生的二人世界。

 

Legolas仍然缩在那个角落里目送着Galadirel的走出会议室的背影,门再一次关上,办公室里又成了他和总裁先生的二人世界。

“戏看完了。你跟Tauriel一起去,她会告诉你明天要怎么做。”Thranduil说。

“……okay……Boss。”Legolas站起身向外走去,走过Thranduil办公桌前稍微停顿了一下:“需要我顺便把杯子洗了吗?”

“助理的工作等你成年了我可以帮你联系人事部,顺便一提,今年这个职位的录用比例是1:17。”Thranduil头也不抬地回答道:“关门不要发出声音。”

  

 

手机来电铃声响起的时候,Legolas刚刚第五遍仔细浏览完公关部经理提供的资料。他揉揉眼睛,接了起来:“hello?”

“Hey,我今天在杂志上看到你了。”Arwen平时轻柔的声音难得激动起来:“告诉我你没和他在一起!”

“是啊,没错。”Legolas向后瘫倒在床上:“我就知道你会看到的。你会像以前一样帮我留着那本杂志的吧?”

“这太疯狂了。你还好吗?身体各个器官都健在?”

“我很好,胳膊腿都在,肾一个也没少。”Legolas回答道:“你怎么样?去上大学的行李整理好了吗?”

“还没有。我爸真的疯了,他一本正经地要求我每天横跨155英里回家走读。不过我会说服他的。现在不谈这个。”Arwen问:“嘿,你打算解释吗?”

“我会的。”Legolas保证道:“但这是一个很长的故事,今天也是很漫长的一天。”

“嗯……好吧。”Arwen沉默了一会儿问道:“美梦成真的感觉如何?”

“还不错,除了他真是太擅长给人精神压迫了。”Legolas假意地笑着抱怨道:“真的,我现在无比相信你爸真是个宽宏大量的好人,他描述中的刻薄还不及真人的百分之七。”

“少来吧。得了便宜还卖乖。”Arwen不信:“说实话,你这两天是不是做梦都是笑醒的?”

“你当我是受虐狂啊?”Legolas随手把枕头拉过来靠在怀里,闭上眼睛,然后笑了。

“……是啊。”

 

 

人的有某些体验听起来似乎是荒诞甚至疯狂的,却确实会发生。有时当你的恋人在周围时,连空气都变得截然不同。

Legolas从关灯后的黑暗中突然醒来,抱着枕头光脚下楼梯走到了Thranduil卧室的门前。

他轻手轻脚地坐下,慢慢将额头靠在门板上,感受到从指尖传来的前所未有的安心。

 

 

 

TBC.

在忙另外一个出本…上班实在顾不过来…不定期更…我还是爱他俩的T T。

评论(15)
热度(82)

© -拟酒-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