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修脑缠粉。密林三代。

【莱瑟现代AU】引狼入室 05

05

Legolas刚进门就被这间书房的暖气折服了。

即使对于美国的冬天,这样的室内温度仍然算是过于温暖了。尤其是经过刚才突然的精神紧绷后,令人懈怠的疲倦逐渐侵入了血液,让Legolas有一瞬间的松懈。

但事实上,仍然不到他放松的时候。Thranduil正坐在椅子上,鼻梁上架着一副金丝眼镜,低头翻着手里的什么东西。

Legolas深吸一口气提起精神,转过身随意地打量了书房。除了Thranduil坐着的那把,房间里没有其他的椅子,主人也并没有流露出任何想请他坐下的意思。

他自然的朝书桌走近:“温度设置的太高了,Dad。这样对身体不好。”他看起来相当关心“父亲”的健康状况,轻手轻脚地将一堆书架旁的文稿搬到Thranduil书桌对面的地上,双腿随意交叠着坐下,从低一些的角度望着Thranduil的眼睛。

他有意的使自己处在相对弱势的位置,但显然并没有招来Thranduil对他的任何好感。

“您需要我知道什么?随时开始,我会记笔记的。”

“从我下周要用的会议资料上起来,小子。”Thranduil终于从鼻梁上把那副低度数的眼镜摘了下来,瞥了Legolas一眼。他下周当然不会用到被Legolas拿来当坐垫的那叠文稿,实际上,新闻发布会的一稿向来是由公关部的Tauriel负责,而她现在可能已经在家抓狂了。

“我希望你明白,我让你住进来,只是因为我需要堵住别人的嘴巴。”Thranduil站起身,隔着他的高档书桌居高临下的看着新晋“儿子”。

Legolas看着Thranduil抬起右手手腕,食指放松着指向他,语气却相当公式化,仿佛在和下属交代任务一般。

“第一,下周我会召开发布会公开你的身份,”他说完这句话,又不免想到自己因为喝醉而导致的莫名其妙的“错”,极度不悦地“啧”了一声:“你不用刻意强调你是我儿子。当然,如果你想被什么人绑架的话,我是不会交一分钱赎金的。”

噢,他平时在公司对下属说话有这么刻薄吗?Legolas简直觉得Thranduil像条蛇类一样要喷出什么毒液毒死他。

——如果这都不算爱。他在心里感慨自己“用情颇深”。

Thranduil眯着眼对Legolas假意的笑了笑,绕过书桌围着他缓慢踱步。

如果自己被绑架,Thranduil会不会在家里开个隆重的Party来庆祝这件事?未成年的思维又飘远了。

“第二,你要住在这里,就必须遵守一些生存法则。三楼阳光房的任何一株兰花如果有什么损伤,你会被我从顶楼推下来。靠近冰箱的咖啡机是老古董,禁止碰它。所有浴缸的水不允许溅出来,包括你房间的。”看上去宽宏大量的Thranduil站在Legolas身后,盯着那个后脑勺:“是的,如果Galion告诉我你把任何一间浴室弄得一团乱……”

他的话停住了。

Legolas虽然一早就有了会碰壁的心理准备,但这样的刻薄程度还是让他的眉头颤抖了几下。“我保证我不会……”他的身体向后倾斜,指尖向后撑在地上,仰头看向站在他身后的Thranduil,并且朝着人眨眨眼微笑了一下,随后又恢复到原来的姿势,待Thranduil走出几步后压低声音:“……让他发现的。咳……”

他清清嗓子,试图在Thranduil没反应过来之前快速转换话题,不知道从什么地方抽了支黑色签字笔,在纸上涂涂画画:“我明白您的意思。严厉的父爱,是吗?我会适应,别担心。嗯……植物,咖啡机,浴室……对,您希望我在卧室里用蜂香薄荷吗?像您一样?”

Thranduil的动作就那么僵住了。

“蜂香薄荷?你不说我都快忘了。”他走到Legolas面前低着头看向金发年轻人,突然间弯腰凑近他的前额:“如果你再提起曾经在我的卧室过夜这件事,我向你保证并没有什么好事在等着你。”

他的姿势看起来有点别扭,但字里行间全是漫溢出来的威胁。话音落了,他也直起身了,依然保持着比平时在公司说话时更加刻薄的语气。

他当然听见了Legolas先前的嘀咕。

“第三,离我的书房和卧室远一点,没有我的同意不能进去。我想你的教养足够支持你明白我的意思了?”Thranduil虽然提出的是问句,但丝毫没有想要得到Legolas回复的意思,视线落在了书桌上的手表上。

“最后,十二点以前必须回到家,否则你就不用回来了。Greenleaf。”

“……好的,先生。”Legolas面对突然凑近的脸本能地后仰了一下,骤然下降的气压让他觉得后颈有些发冷,仿佛Thranduil的靠近带来了什么了不起的压迫感。

“其实您用不着这么紧张。我们谈过,您支付了代价,我会做任何您希望的事,您说出来的……或是没说的。”见Thranduil的话大概说得差不多了,Legolas歪头咬了咬笔头,抬起眼睛盯了他几秒钟,接着转移目光从资料上站起来,向上抻直手臂又放下。

“说教”终于告一段落了,现在他可以稍微轻松点。

“今天是非常长的一天,您一定饿了,如果您讲完了的话,我下去准备一下开餐。”他还记得那个板着脸的Galion告诉过他准备了晚餐?

Legolas煞有介事地向后退着行了一个屈膝礼,看起来礼貌又谦卑,仿佛面对的Thranduil是个古代君主似的。他开门出去后,隔了几秒突然又从门边探出头来,撇撇嘴巴,目光指了指刚才坐过的那叠资料:“Mirkwood对待公务真是十分严谨,我刚才查看过了,上面的日期是五年前的。”

他说完,然后轻轻带上了Thranduil的书房门。

Thranduil几乎起了想开门追上去揍那小子一顿的念头。

 

 

晚餐在一片诡异的气氛中快速进行完,Thranduil简单告诉Legolas,他的房间在三楼楼梯右手边第一间。深深知道这种时候再和Thranduil耍嘴皮并不会给自己带来任何福利的Legolas顺从地提上扔在客厅的背包就上了楼。

 

Legolas缓缓拉开门,等着他的是一间标准无比的宾馆标间。

纯白的床铺,纯白的墙壁和挂灯,一切都一尘不染,并且色调惊人的统一。眼前的一切让他不禁怀疑Thranduil是不是算计好哪天把他干掉之后就在这停尸——说实话,你找不到更合适的地方了。

不过没关系,未来他可以自由发挥,多加一些色彩,让这里看起来更像个家。但是,要有这个未来,仍然得非常小心才行。Legolas这样想着,扑倒在了床上,试图整理一下思路。

他随手拉过枕头垫在脑袋下,习惯性地在床上继续摸索着,接着意识到了一个严重的问题。

Legolas,一个睡觉喜欢抱着枕头的未成年遭遇了人生第一个即将没有枕头可抱的晚上,除非他在不枕枕头的情况下也睡得着。

你知道,一些小孩子总是有奇怪的睡觉习惯。

  

“Mr.Thranduil?”

 “Da——d?”

大概有10多分钟后,Thranduil的卧室门口传来Legolas的声音。

已经躺上床打算休息的人此时此刻恨不得自己失聪。

终于在连续好几声的“Dad”之后,Thranduil打开了门。

“别告诉我你还小需要找个保姆哄你睡着。”他皱着眉打开了房门,屈起小臂撑在门框上,对着这个不打算让自己安稳睡觉的小年轻发难:“如果需要童话故事书,我建议你上网去down一篇。然后如果现在,你没有别的话要说了,我打算关上门睡觉。”

他连珠炮一般给前来打扰的人提供了“解决办法”,然后公式化笑着打算关门。

“做个好梦,son。”

“不不不,有一个小问题。”Legolas眼疾手快地拦住了即将关上的门:“我的房间里没有枕头。”

Thranduil几乎给了他一个看白痴的眼神,视线懒懒落在Legolas那张英俊单纯的脸上:“你是在质疑我的管家的能力?如果他连这种事都做不好,他就可以回家养老了。”

“那他一定是忘了。我进去的时候那里没有任何枕头。”Legolas斩钉截铁地坚持道:“您可以自己上去看看。”他笃定Galion做错了事情。

Thranduil倚靠在门框上,抬手遮了遮。他打了个哈欠。

“Please——?”观察到他不耐烦表情的松动,Legolas换了请求的语气,微皱着眉头可怜兮兮地盯着他:“或者您可以告诉我哪里能找到,我自己去拿。”

Thranduil的确有一点以为是Galion替他给了这个小子一个下马威。

“不用找了。”他转身进了房间,门就那么半开着。

Legolas刚想张望,Thranduil手里提着一只看上去软绵绵的白色枕头走了过来。他把枕头抛给Legolas,然后看着抱住自己枕头的人从枕头边缘露出两只亮闪闪的眼睛。

Thranduil毫无任何预警的笑了。Legolas发着愣,然后看着他走过来,轻轻把那扇门在自己面前关上了。

 

Legolas就这么抱着那个枕头,后背抵着Thranduil的房门,慢慢坐了下来。

他笑得真好看。Legolas想。

 

 

 

TBC.

 

那什么……时隔……4……个月吧我回来了QAQ……

还有人记得我吗x

那什么,高考终于结束了……虽然不是我高考……这里隔空艾特一下某位同学。

这篇以后会恢复周更……真的没有坑掉……

莱瑟大法好 入教保平安……自己都快不记得前情提要……

总之就是>< 我回来了 LTLTLTLTLTLTLT!

评论(30)
热度(102)

© -拟酒-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