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修脑缠粉。密林三代。

已凉 【叶修/方锐主线】贰

架空江湖

主CP:韩叶 叶方 林方 周翔

出现才打TAG的支线CP:喻黄 双花 乔高乔 

※伞修橙亲/友情向


确认不雷CP↓


 

叶修与苏沐橙坐在会客厅里,不一会儿内里走出一人。叶修眯了眯眼,张新杰?老韩这个镖局里还真是人才济济,难怪这陆上的生意都被他包了个七七八八。

“叶神。”张新杰嘴角微翘:“没想到嘉世派你来。不过不是有传言,你退出嘉世了?”叶修笑道:“谁说我是嘉世派来的,喏,嘉世派的这个小姑娘,偏巧是我妹子,女孩子跟你们一起保镖哥不放心,来给她搭个伴。”张新杰扶了扶单片镜,这大概是他严肃时候的惯用动作,显得整个人都更加认真了起来:“这你放心,霸图的镖——还没丢过。”

叶修还想说点什么,门外也不知去哪晃悠了半天才姗姗来迟的张佳乐倒是接了话:“霸图的镖还用你来担心?未免也太不把霸图放眼里了。”他声调向来偏高,说这种趾高气昂的话听起来也不觉得多刺耳。“呵,手下败将来了。”叶修偏过头对苏沐橙说,声音不大但恰好让室内几人都听了进去。“靠你说谁!”张佳乐快步过来一把揪住了叶修的衣襟。

张佳乐,霸图镖局弹药专家,和叶修也是认识多年了。

“不如谈谈镖价?”两人僵持不下之际,门口进来了人。叶修转过头看见韩文清,他穿着一身黑色武服,上印“霸图”二字,腰间一根鲜红色的腰带扎得紧。他脸上的表情波澜不惊,仿佛叶修与他从未谋面。说话的是韩文清身后跟进来的人。

“叶秋?久仰。在下霸图镖局镖师林敬言。”那人对叶修伸出手。叶修回握:“不,叶修。”

林敬言的动作顿了顿,然后像是理解什么恢复了正常。

“本就是梅子酒,不是什么贵重之物,各位也不必太紧张,只需送到蓝溪阁后,将那根孔雀尾的簪子作为此行成功的证明,打上霸图的章子,还给我便是。”一边沉默很久的苏沐橙终于开了口,女孩子脸上带着温柔的笑容。“话不是这么说,苏妹子,出了问题嘉世找我们麻烦怎么办。不如我们稍后细谈?”张佳乐大大咧咧坐在了两人对面的椅子上,一只腿还翘在椅子扶手上。苏沐橙偏头询问叶修的意思,叶修看一眼张佳乐,随后点了点头。

一时就没人再接话,空气像凝固了一样,韩文清的视线终于落在了叶修身上,看了一阵,他松开一直紧握的拳头,开了口:“那新杰,辛苦你再改动一下走镖的行程。”

张新杰点点头。

 

院内。

“如果你是要我解释不辞而别……”叶修站在他身后,手里捻了片柳叶捏来捏去。“不然我找你何事?”韩文清挑挑眉:“叙旧情?”叶修突然愣了愣,旋即手指一弹,把手里那片叶子弹了走,却一脸无奈地笑了起来。

“我出去‘历练’了,你信吗?”叶修耸耸肩。突然韩文清转身猛地把叶修一推,力气之大让叶修撞上了庭院里的树,叶修还来不及疼得倒抽一口冷气,面前阴影突然笼罩了下来。韩文清擦着叶修的侧脸一拳打在树干上。

几年前叶修不告而别,韩文清寻他一年未果,只身返回中原。他以为大漠那段时间不过是露水情缘,既然对方没有当真,自己也不必执着,但如今罪魁祸首就站在面前,不讨个说法实在是丢了自己的脸。

“那我就来试试,你都学了些什么。”韩文清说这句话的语气有点阴冷。叶修尚未准备好,韩文清一个膝踢对准他的小腹,逼得他狼狈闪身,脚步刚站稳,韩文清已经近身,叶修抬手拆挡,但对方下手的力气显然是带了怒气。几次对招,叶修皱紧着眉一直闪避着,一招推手想隔开自己和韩文清的距离,不料脚下被趁了空子,韩文清勾住他的小腿膝下一使力,叶修重心失了平衡,落地前眼见韩文清的猛虎乱舞已经朝着胸口打来。

“老韩!他武功被废了!”突然插进来一道声音,林敬言已经冲过来想要阻止,但韩文清的速度显然比他更快一步。拳风近了胸口,韩文清想收也收不住。结结实实一下,叶修整个人背贴地,面朝上受了这一拳,身体在石板上弹了一下,一声咳嗽伴着一小口鲜血,叶修晕过去之前听到的最后一声“叶修”,意料之中并不来自韩文清。

 

这就是为什么他不还手?韩文清冷漠看着躺在地上的叶修。

因为他根本就没有还手的余地。

 

 

叶修这一“意外伤”让他昏睡了两天,他迷糊着睁开眼,手背遮了遮光线,用力撑起身,半坐着在床上,看了看四周的环境,看来是霸图的某间客房。

叶修按了按胸口,一阵疼。他无奈,他欠韩文清的,可又交代不出来。哑巴吃黄连啊叶修,他心里自嘲。有人推门而入。

“哎哟你醒了?”来人扎着高高的马尾,手里拎着木质餐盒,搁在桌上后才看了叶修一眼:“怎么样,能下床动动吗?”方锐顾自坐在桌边,单手撑着脑袋看着床上的叶修。

“方锐?”叶修掀开被子,试着动了动麻木的双腿,感觉可以了便坐在了床边:“巧,我还有笔帐没跟你算,没想到你居然在霸图。”叶修对他伸出一只手:“沐橙的荷包,拿来。”

方锐耸耸肩,示意什么沐橙,他可不懂叶修在说什么。

咳了几声,叶修撑着床站起身,脚步还有点慢得走向方锐,坐在他旁边的凳子上,抬手翻了翻他带来的餐盒:“都是素的?虐待病人可不好。”“有的吃不错了,甭挑三拣四的啊,张新杰说了,您啊,这几天都得这么素。”方锐也凑过去看了看餐盒,望见里面一片绿色。

“天下轻功第一的气功师,你怎么进了霸图镖局?”叶修把里面的菜端出来搁在桌上,筷子在桌上对齐,夹了一口米饭。“可别,这名头我可受不起,之前多有得罪。我可是自由身,老林是我朋友,没地儿去的时候我就来这里找他。”方锐摆摆手。

“不入伙还蹭吃蹭喝蹭睡?老韩没扒了你一层皮?”叶修笑。

“哎哎哎,谁啊这还放壶酒给你。拿来我喝,你一个病没好的,酒少碰。”方锐眼尖看着盒内还有一小壶,连忙拿了出来。叶修做了个“你自便”的动作,低头吃饭去了。方锐捏着壶口闻了闻,还在奇怪为什么这酒没有香味,饮了一口立刻“呸呸呸”了起来。叶修拿着筷子看他一眼,嘴角带着笑。

“脏心杰啊脏心杰,低估他了。酒壶里放药?!还这么苦!”方锐把酒壶推回叶修面前。叶修筷尖指指盒子,方锐不解,叶修又努努嘴,方锐往盒里一看,木质内壁上贴着张小纸条,上书“饭后半个时辰服药”几字,字迹工整锋利,也不知出自谁手。

反正不会是老韩。叶修心道。估计他现在得恨死哥了。

“吃吃吃,快吃,吃完喝药,我好跟霸图那帮子交差。”方锐催他,把几盘菜又往他的方向推了推。“急什么?”叶修不慌不忙吃着,瞥一眼方锐,视线停在那双手上。盯了一会儿,方锐问他:“你在看什么?”“你这手不错啊,如果练练战矛,搞不好会有所成。”叶修看着那双指节分明的手。“战矛?”方锐笑起来,人畜无害:“那东西有什么好练,哥这双手,平日就劫个富济个贫,杀人这种事还是算了,我是要保护人,可不是杀人。”

是啊,战矛,有什么好练的。叶修夹了口菜送进嘴里,索然无味。

那时候他们好友三个说要做一番事业,他因那一根叫做“却邪”的战矛,被誉为“斗神”,赢过多少来自中原来自别疆的高手。那根战矛并不是全天下最好的兵器,甚至排不上兵器谱。后来他们打出了名声,成立了嘉世,日后逐渐成为盘踞大漠赫赫有名的杀手组织。面对陶轩日益膨胀的野心,叶修、苏沐秋终于和他爆发了第一次大争吵,虽然事后和好,但他们与陶轩之间却从此竖起了一道高墙。陶轩将却邪进行了一次次材质和打造上的提升,终于却邪排在了兵器谱尖端的位置,傲视群雄。

再之后,苏沐秋去世,陶轩阻止他继续追查,他们之间最后一丝信任终于被陶轩亲手捏碎。

江湖上开始传言,说嘉世的顶梁柱离开了。传言是真,只不过并没人知道叶修是怎么离开的嘉世,只知道他并没有带走却邪。

他是斗神又怎么样,这个词却没能保护得了他的友情。

“叶秋,是吧?”方锐突然道。

“叶修。”他回过神纠正。

“哦哦,行走江湖嘛,艺名?能理解能理解。”方锐拍拍他的肩。

叶修笑笑没搭话。

“看你吃得差不多了,这给你。”方锐探手从衣襟里掏出几个糖丸:“这药,啧啧,真苦。”说完也不等叶修回应,起身踱着步出了房门。

 

方锐走后,叶修坐在桌前看了看那一小壶的药和桌上糖丸。

苦吗?能有多苦。

 

 

三日后,嘉世运往蓝溪阁的梅子酒正式上了路。

韩文清并没有在出行名单里,这是叶修早就料到了的事。一行出了城,这就上了绿林盗经常出没的山道。这里草肥水美,不乏有穷寇安营扎寨,选择走这条路,按张新杰的话来说,这点都搞不定,老林佳乐,你们也不用回来了。叶修与苏沐橙坐在马车前,苏沐橙一路哼着小调晃悠着腿,一边骑马的林敬言和张佳乐笑她小姑娘家家还以为这是出来游玩。

苏沐橙笑笑,有你们在我还怕什么。叶修掏出腰间一直别着的烟杆,点了一袋子抽起来,张佳乐骑马靠近他瞥一眼,说他这辈子烟是戒不掉了,叶修伸手探过去,滚烫的金属烟斗在马屁股上印了一个印,马受惊猛得蹿了出去,前方飘来张佳乐一阵骂语。

大概又走了有一两个时辰,近了午时,林敬言道:“前方应该是有个茶亭,我们到那边休整。”说罢一行向着他所指的方向继续进发。还没走多几步,两边草丛里跳出不少人来,个个手里拿着猎枪或砍刀。“看样子遇上山贼了。”林敬言倒,语气平平,看起来似乎并不担心。

周围护镖的手下迅速靠近了马车,把叶修苏沐橙围在了当中。

张佳乐猛拉了一下缰绳,马直冲着那伙人而去,他在一个看起来像是头头的男子面前停下,马的前蹄高高扬起,似乎要踩到那个男子身上,而男子却站着动也不动。

“好一个俏娘子。”那人开口,心下却是知道马上的人是个男人无误。

“呸!你张爷爷要从这条路过,不想与你等大动干戈,劫财算你劫错人了,这是霸图镖局的镖,识相的让开!”张佳乐说话的时候表情骄傲,丝毫没有和面前这伙山贼讨价还价的意思。

“大伙听听,他说这是霸图的镖,叫咱们让开。”为首的山贼头头朗声道,周围爆发了一阵笑声,张佳乐暗地拉着缰绳绷紧了身,随时准备抽出腰间的弹药。

 

“张佳乐!小心!”突然叶修像是发现了什么,冲着马上的张佳乐大喊一声,霎时他的马已经前腿弯折向前倒去,张佳乐骂了一句,双腿在马肚子上用力一夹,腾身起来踩了一脚马背,那马向着山贼的方向倒去,张佳乐急急落地,警惕看着四周。

“哪条道上的兄弟?我孙哲平看上的东西就不要插一手了吧!”山贼头目一掌将那马击出一段距离,站直了身环顾了四周。哪知他话音刚落,身后几个兄弟无声无息就倒了下去。孙哲平蹲下查探,伸手发现插在他们身上的仅一个飞镖。

“别碰!”叶修急忙喊道。孙哲平的指尖离那飞镖仅仅咫尺,听到这声喊,手指还僵在半空中。

“怎么,叶神认得刚刚出手的人?”林敬言警惕看了看四周,却发现镖局人马死伤严重,尚未见敌手,便遭遇这等惨状,一时间心里也没了底。

“……”叶修似乎在思考着什么,隔了几秒回道:“再熟悉不过。嘉世。”

“笑话!嘉世自己劫自己的镖?这陶轩是脑子坏了吧!”张佳乐这声倒是响亮得很,看那是要让四周还埋伏的人也听听。

“你懂什么!这是嘉世最高级的影卫,现隶属……”叶修说着转头看了眼苏沐橙:“那飞镖,我想你见过。”

“哥、哥哥……哥哥带过他们,可、可影卫明明解散了!”苏沐橙霎时间激动地就要飞身下车。“苏妹子当心!”林敬言突然一掌把苏沐橙推了出去,她跌坐在地上,手指还有些抖地摸着别在腰间的一截枪管。叶修定睛一看,方才苏沐橙坐着的位置上赫然订着三枚飞镖,颜色诡异,想来是涂了什么毒。

陶轩竟是要下这般毒手!

突然女孩子姣好的面容上被尖利之物划开了一道拇指长的伤口,苏沐橙手掌撑地向身后一翻,来人手持一柄战矛,身着的却不是嘉世影卫服装,而是一身再普通不过的黑色夜行衣。那人并不说话,矛尖向着苏沐橙直刺过去,苏沐橙手捏一抛沙土,照着那人正脸一抛,掌风便袭过去。那人毕竟有武器在手,闪身速度颇快,矛柄横向击中苏沐橙腹部。她连退几步,险些栽到那些淬毒的飞镖上。叶修伸手抵住她的后背。

“张佳乐!保护好叶修哥!”苏沐橙喊道。张佳乐心知当前情况危急,敌在暗,他并不能确定对方除了眼前这个看似主将的人之外有没有其他高手在,无法抽身离开马车周围,心下一急,抽出腰间从不离身的火枪猎寻向着苏沐橙抛去。苏沐橙踏了一脚马车,一跃而起想要接住猎寻,持矛之人也冲着猎寻而去,抢先一掌把猎寻击飞,手肘用力打中了苏沐橙的小腹,得了苏沐橙无法反击的空,战矛看着就刺了过去。

突然一剑从侧面而来,黑衣人躲闪不及左肩被砍中。原来是刚刚自称孙哲平的家伙。黑衣人调转战矛打在孙哲平侧腰上,背后突然受了一掌,一口鲜血喷在面巾上。叶修站在他身后剧烈喘着气。好在那一掌是打在这人的旧伤上。叶修并不知道他来此的目的,事出突然,为保苏沐橙他也顾不得更多。

体内的气息突然翻江倒海起来,叶修来不及说什么便倒了下去。

 

 

再醒来已经是在一家客栈里。

叶修咳嗽了几声,立刻有人围了过来。“叶修,你还好吗?”张佳乐问。“死不了。”叶修咧开嘴笑笑。“你为什么要强行运气……”女孩子坐在他床边红着眼。“没有……惯用的兵器,张佳乐林敬言……受制,我不动手……你以为……咳、孙翔杀不了你?”

“孙翔?!”林敬言震惊到。不是江湖上那个后起之辈?怎么进了嘉世。“有段时间了……从我离开……咳……嘉世……”叶修费力说着。张佳乐看不惯他躺在床上那个虚弱的样子,索性转过身去背对他:“我给老韩传了书信回去,他说镖要继续往前走,他会快马追上来。”“你把这事告诉老韩了?”叶修又笑起来:“这下咳……哥就真被他恨死了……”

 

马鞭抽打快速,另一条道上骑马飞奔向目的地的韩文清此刻说不上什么感受。他收到消息说镖队遇伏,叶修打伤了对方,他们目前正在一家客栈休整。

他又骗他。韩文清捏紧了马鞭。

 

 

“咳咳咳……”孙翔一阵猛咳,看不清那人的脸:“多管闲事……”

“……”救他之人并不说话,抿了抿嘴巴,端过一碗水凑近。

孙翔这才看清楚他的救命恩人。


TBC.


总之就是双花刚上线.周翔准备上线.


评论(2)
热度(14)

© -拟酒-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