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修脑缠粉。密林三代。

【莱瑟现代AU】引狼入室 4

Chapter 4


Thranduil显然对今天的安排感到不满。

事实上,几乎从踏出家门的那一刻起,他就把所有的不耐烦和恼怒写在了脸上,直到在公证书上极度不情愿地签完自己的名字,他终于忍不住把手里的钢笔和良好的教养都一股脑扔进了垃圾桶。

他站起身掸了掸西装外套,仿佛上面沾了点灰尘,随后对着替他拉开座椅的私人管家Galion说道:“把文件收起来。”

他低头看了眼坐在身边座位上,还在仔细研究着公证书的Legolas,在发现对方脸上掩不住的得意表情后越发地生气,伸手将他手里的那份抽出来拍进Galion怀里,起身向公证室外走去。

“我想我们该回去了,son。”他又在强调对Legolas的新称呼了。

他的步伐比平时快了许多,只想尽快离开这个该死的公证处。

“噢……好的。”聪明过人的小年轻怎么会看不出他的异常?Legolas从他的动作和语气察觉到他带着明显的不快,他忙不迭地从Galion手里又把属于他的那份证明文件抽了回来,快速但仔细地将文件收进包里,随后起身快走几步,紧跟在Thranduil身后约半步的距离。

他总是恰到好处地踩在安全线上。

“我以为你会更开心点儿的。”Legolas微微低头,恭谨有礼的神态仿佛在暗示良好的家教,他上前和Thranduil并肩而行,嘴唇微动以只有双方能听到的音量说到:“有什么不好?不管怎么说,你不再孤单一人了,父亲。我们将会有新的生活。”

Legolas在Thranduil对他投来视线的那一刻抬眼对视,目光闪动着回应了对方一个意味不明地微笑。

Thranduil抿了抿嘴唇没有搭话,于是Legolas又低下头去,不再开口,维持在脆弱的沉默中并肩走出门厅。

 

或许是总算获得了正当的法律保护,走出公证厅后Legolas的精神明显有些许放松下来,他舒展着小幅度伸了个懒腰,曲肘将双手背在脑后,张望着等车出库。

“所以,现在我们去哪?……您那么忙碌,我不该指望您能送我一程的,是吗?”

“有些功夫总得做足。”Thranduil瞥了他一眼后拉开车门坐进副驾驶,待Legolas坐进来后摸出上衣口袋里的烟点上:“开车。”

他不得不承认自己已经开始考虑如何解除Legolas该死的继承权了。

管家先生似乎对“新晋小少爷”既无阿谀奉承也无可以刁难的意思,按照Thranduil今天下午的行程,他把车开上了通往科研基地的高速。

Thranduil手指间那根香烟快要燃尽了。他抬头看了眼后视镜里的那头金发,“心血来潮”对管家摆了摆手,对方立刻会意靠边停下。

他将手里的烟蒂扔出窗外后开口道:“小子,下车。如果你还想回家的话。我需要一个人安静会儿。”

“……”Legolas小心地观察着后视镜中人,理智和直觉都指向此时再刺激对方不是明智的举动,虽然不甚情愿还是决定照做:“您说了算。”

他打开车门下去,扒着前车门的侧窗户,蹲下身让自己处在不那么有压迫感的高度,手肘拄在大腿上双手随意交叠在中间,仰脸望着Thranduil:“那请问您大概什么时候想再见到我?噢,对了……”突然他想起什么似的从口袋里摸出张小票,在上面涂画,伸手递给Thranduil,附赠了一个无可挑剔的微笑:“这个是我的……号码。有事随时call我,好吗?”

Thranduil接过那张小票,在手心揉成一团后收进了西装口袋。

他对Galion使了个眼色。

“喂,喂!?”车窗突然被关上,汽车重新启动了。没有防备差点摔在路上的Legolas无奈地盯着车辆离去的方向出神,半晌才反应过来,站起身打量四周的环境。看起来是他完全陌生路段。Legolas挠了挠头发,环顾四周也没看见一个准确的路牌。一丝不详的预感从心里缓慢升起……他摸出自己的手机,不出意料地发现这里的信号差的令人发指。

Thranduil不会是从一开始就有意让人把车开来这种地方的……吧?

他把双手插进口袋里,无可奈何地踢了一脚路边的小石块,在心里暗暗给那个看起来是管家又兼司机的家伙记了一笔,盘算着回去一定要找机会报复回来。

好在我还有钥匙。Legolas想。

他到处张望着,不远的地方似乎有个农民正开着拖拉机在田垄间劳作。颇为热情的金毛犬类开心地冲他挥了挥手:“嗨,你好?”

 

“我猜您不是故意把他丢在路边的。”Galion握着方向盘。

“把我送回家,下午的巡视取消。”Thranduil捏了捏鼻梁,此时可此他只想回去泡在热水里,然后睡上一觉。他发誓自己打从心里不想多出个“儿子”来。

“好的,先生。”

 

所以等Legolas蹲在田埂上,和热情好客的农民大叔终于聊到“这里到底是什么地方”以及“哪里有车可以带我回去”这两个问题的时候,Thranduil已经在蒸腾的浴室里泡得快要晕厥过去了。

总之,谁也没比谁好上一点。

 

 

“Sir,您还好吗?”管家先生颇为担心地看着Thranduil,他身后蒸腾的水汽让一切都带上了点情色的意味——如果他不是扶着门框挪出来的话。

Thranduil摇了摇头,从Galion手里接过一杯水。

“我差点就要砸开门看看您是不是在里面伤心落泪了。”

“这一点都不好笑,Galion。”Thranduil撇撇嘴把玻璃杯递还给他。

暖气很足,Thranduil裸着上身,仅仅系了一条宽大的长毛巾在腰间。Galion不得不承认他的雇主身材的确没得挑。Thranduil并不很健壮,但他的肌肉在常年健康锻炼下依然保持着不错的状态。

“我有两个消息,Sir。”Galion慢条斯理地放下手里的东西,在得到Thranduil的一个挑眉后接着说:“安保方面,我们的确做到了把那些小道记者拦在外面,但我相信明早您去公证处这件事一定会传遍业内。”

Thranduil面对他坐下,他用毛巾擦了擦自己的发顶示意Galion继续。

“是的,但另外一个消息可能更糟一点,新来的小少爷正在楼下和他们谈笑风生。”Galion说。

随后他意料之内地看到Thranduil的手僵了一下。

“需要我给他一个电话请他离开这里吗?”管家“体贴”地问。

“不用。”Thranduil说着,他从沙发上摸到自己的手机,然后在通讯簿里翻找了一下。

 

“Hello,dad?”Legolas说。

“Hello,son.”Thranduil对着电话说:“你是不是该滚进屋了?”

“您想念我了吗?如果是这样的话我现在就在家门口了。”他对着那群和他“相谈甚欢”的狗仔比划了一个“小声点”的手势。

“公开的事我会安排发布会,不用你操心。当务之急是我们该谈谈,对你来说——什么事是多余的。”Thranduil说。

“我没想到您是如此的需要我,我现在就回来,那么等会儿见,父亲。”他笑起来,然后在狗仔们的目光里耸了耸肩。对于父亲灼热的想念,他可一点办法都没有。

“……”Thranduil算是拼了命才忍住了快要脱口而出的脏话。

Legolas揣摩着玩笑再开下去可能就踩上了Thranduil的底线,他适时的挂断了电话。

“我想我得上楼去了各位,”他对那群记者们说:“你们知道的,我是说,我父亲的脾气向来都不大好。”

 

“我敢说Tauriel一定对接下来的发布会头疼不已。”Galion见他挂断了电话,这才开口。

“我相信她的能力。”Thranduil从沙发上站起来,转身将毛巾挂在脖颈上。

哦,Galion轻咳了一声,他差点忘记Thranduil花了多少钱把Tauriel从对家的公关部门挖过来。他至今对Tauriel面不改色的在Thranduil家的客厅里和自家雇主争论“一个成功企业家的葬礼该用什么花比较端庄肃穆”印象深刻。

Thranduil的声音打断了他的思绪。

“通知她,我后天早晨九点钟前要看到她的解决办法。”

“是的,”Galion应到,随后他诧异地发现了Thranduil背部的异常。

——那上面印着几个位置刁钻的深色吻痕。

如果不是刻意查看背部,Thranduil根本不会注意到。

精明的管家先生皱了皱眉:“Sir——”

“Wow,看来我来的挺是时候。”另一道声音介入了这个场景:“管家先生,您还不下去看看?那群小记者还闹着要上来采访一下Mr.Thranduil,我拦都拦不住。”

Legolas正弯着腰换鞋,他承认自己现在心跳过速,连手指都略带颤抖。他竟然忽略了Thranduil身边还有个观察力相当到位的贴身管家。

“去打发他们离开。”Thranduil说道:“然后你就可以回去了。”

“嘿,我才回来你就要我走?”小年轻趿拉着棉拖鞋,摊了摊双手。

“我是说Galion,你可以回去了,明早老时间来接我。”

“那我呢,我留下?”他往前走了一步。

“你留下,或者我们还有一些事要谈。”Thranduil回头看了Legolas一眼,自顾自踩上了通往二层的木楼梯。

“……”Galion沉默了几秒,随后经过Legolas身边拧开了门把手。

“呃,我是说……我觉得仅仅靠他一个不足以打发那群难缠的狗仔离开,我跟他一起去吧!”Legolas立刻冲楼梯上的人叫道。

Thranduil只剩下一只脚踝处在Legolas的视线范围内了。

“随你的便。”他冷冷淡淡的声音传来。

“我很快就回来!”Legolas重新换上鞋子,追了出去。

 

Thranduil静静站在二层的楼梯口,舒了一口气。

他知道凭借Galion在自己身边这么多年的经验,很多事迟早是瞒不住的,但酒后乱性这件事从未出现在Thranduil的生活里过,这次教训显然让他措手不及,所以在没有掌控所有状况的现阶段,自己和Legolas之间的事情——

最好也不要让第三个人知道的清清楚楚。

 

“我该说你来的非常及时?”Galion说。

“当然,如果我没有打断你的话,也许你今天就会被Thranduil炒了——”Legolas挑起眉:“或许再惨烈一点儿,他会不会把你丢进河里喂鱼?”

Galion看了看“嚣张跋扈”的金发小子,并没有停下步子。

见他沉默,Legolas索性继续说了起来:“你最好不要说不该说的,不管内情怎样,事情已经到这步了。Thranduil的能力你也知道,他有他的考虑,必然是权衡利弊才做出这样的决定,你改变不了,只会让事情更糟。“

他顿了顿,快走几步赶到Galion前面,伸手拉开挡在他身前的铁栅栏:“当然,你也可以选择口无遮拦,最多我待不下去,你也别想好。”他说这句话的时候眯了眯那双好看的蓝眼睛:“最重要的是大家闹起来,最终伤害的还是Thranduil,他极力避免的是什么?你觉得这是他想看到的吗?真相没那么重要,结果才是。你这么聪明,更多的话也不用我再说了。”

Galion终于停了下来。

“他可不是只温顺的猫。“

Legolas当然知道Galion指的是Thranduil。他坦率地点了点头:“好的,这点我相当同意,他当然不温顺,不然我大可以从街边的宠物店随便买一只回来。“

Galion还想说点什么,远处已经有人迫不及待地接近了这位最了解Thranduil行踪的管家。这让他不得不对Legolas换上了另一种语气。

“——这里交给我没问题,您该回去了,Mr.Thranduil还在等您用晚餐。“他温柔得体。

“好的,那么各位,真的非常不好意思,我想我又要失陪了。“Legolas微微欠了欠身。

 

他的一切行为看起来都是那么的彬彬有礼,教养相当不错,甚至和Thranduil冷冰冰的管家都相处融洽。

 

“各位,有关你们想知道的事宜,本周内Mirkwood会召开新闻发布会,届时Mr.Thranduil会做一个全面的解释……“

 

Legolas转身后听见他说,随后举起手,头也不回地对身后做了个“bye“的手势。

 

 

“——嘿,我回来了,您先前是有什么问题要跟我商量吗?“Legolas倚在Thranduil书房的门上:”你的暖气开的也太足了。“

“把门关上。“

 

那道木门随着Legolas的动作应声关上。

“咔哒“一声隔断了走廊上的冷空气。




TBC.


祝大家新年快乐!新年多吃♂肉!

但是下一章没有肉……【你走

这章卡了好久,再次重申不会坑掉的!

新的一年继续战密林父子!!!



评论(12)
热度(126)
  1. 鹿汤圆小王几✨-拟酒- 转载了此文字

© -拟酒-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