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修脑缠粉。密林三代。

【莱瑟现代AU】引狼入室 3(修改版)

Chapter 3 


 


该发生的,不该发生的,总之都发生了。


 


什么可以让一个严谨得找不到任何破绽的工作狂卸下那张刻板的面具?


——酒精,以及……剂量恰到好处的药物。


 


夜幕还未完全落下,但有些事情已经走上了预先设定好的轨道。


白色轿车在酒吧的对面停下,车门打开,路灯的光束在地上堆砌出修长的人影,黑色伞面舒展开来挡住了冷雨,也将它主人的面孔笼在阴影中。


一向很受欢迎的侍者偷闲靠在调酒的吧台边与客人说笑,从容的举止淡化了人们对他与环境不太相称的面容的关注。


高大的身影出现在酒吧门口,修长而略显倦怠,他似乎迟疑了一刻,回身望望周围的街道。


侍者对客人说的什么露出了恰到好处吃惊的神情,饮了一口手中的黑啤酒,眉眼间又恢复了笑意。Legolas随意地笑着,目光随意飘忽到门边,突然定住。


几秒钟前,Thranduil深深将冷空气吸入肺中又吐出。最终还是推开了门。


Legolas几乎在心里吹了声口哨,看着一张好看的脸孔出现在自己面前,那头金发披散在他宽阔的肩上,平日里服帖在他身上的修身西装此刻被他捏在手里。


——噢,我就猜他这阵子心情不太好。


人们稍稍静下来,目光聚焦到这个新来者身上,仿佛他的存在那么突兀。然而Thranduil毫不意外,随手将长柄伞递给门口的服务生,走下台阶进入了这个灯红酒绿的世界。


舞台上的灯光亮起来,音乐开始。夜场才开始不久,气氛如慢慢接近沸腾的开水,马上将沉默吞没其中。人们又开始纵情欢乐,全然忘却了刚才的小插曲。


Thranduil入座点单,说服自己放松下来。忽然某种阴影掠过他的脑海,刚才在人群中一闪而过强烈的目光。


不稳妥的直觉使他忽然回头向那个方位望去,那里已经没有人了。


 


Legolas对着入口处的反光玻璃整了整衣领,一切都很好,没人不会以为他是个混迹夜场找刺激的小年轻,但今晚他需要骗过的只有一个人。


确认一切都完美无缺后,他抬起手腕确认腕表上的时间,对着玻璃上的影子调动出不深不浅却让人无法拒绝的微笑,迈开腿淹没在了酒吧的人群中。


的确到了该检验成果的时候。


Legolas点了一杯酒,后背靠在吧台上,等待的间隙他的目光又不易察觉地扫到了那个先前一个小时来一直留意的角落,让就算是近一两个月一直混在酒吧里的他也不禁暗暗咋舌——光是换个便装的功夫,之前自己送去的烈酒损伤惨重,几乎所剩无几。


简直是不要命的喝法……那可花了他不少钱。


换做平常Legola大概要好好心疼一番,顺便为Thranduil的身体状况实实在在的担心一回。


不过这在今晚,这对他来说完全不是坏事。


 


他从侍应生手里接过了酒,端着它从背后绕过去与Thranduil碰杯,略带轻佻地吹了声口哨,仿佛才注意到一般惊讶地点数着空酒瓶,随后笑弯了嘴角:“成果斐然,让我数数,20、22……23。Wow!恭喜你先生,还差一点点儿你就能打破这里开店以来单人最大一单的纪录了。”


未成年丝毫没有任何“自觉性”地在他对面的位置坐下。Legolas扬起手把晃动的液体灌下喉咙,接着将空酒杯倒扣过来,带着挑衅意味地看着人。玻璃杯在他的手指间晃得Thranduil眼晕。


 “不过我敢打赌,先生,干掉这瓶对你来说已经不太可能了吧?”他指了指桌前Thranduil剩下的小半瓶酒,夸张地皱了皱眉毛,“毕竟上一个纪录的创造者已经在墓地里躺的舒舒服服的了。”


 


如果换了平常,Thranduil早已起身离开了这里——说不定还附赠不知深浅的打扰者一身残酒或玻璃碎片。但现在他懒懒地陷在柔软的沙发里,目光散漫地打量着对坐搭讪的青年。


对于那种向来被视为严谨理智的具象化代表的人来说,在陌生的地点饮酒过度绝非日常。


公司与竞争对手的新发布的产品撞车,不仅外观设计如出一辙,甚至出现大量配方剂量的重合。Thranduil的完美主义几乎写进基因,尤其作为一名香水设计师,他对美和独特有着近乎刻薄的追求。然而今天发生的意外使他头疼不已,他被接二连三的挽救措施折腾地疲惫不堪,想借着夜色和酒精放松自己过分紧绷的神经。


但今天——侍应生送来的白兰地似乎和平时比起来味道有些偏差。


近一个小时里,他都无所谓地托着脑袋和酒精“拼命”。尽管酒吧的镭射灯闪得他头疼,他依然喝完了一瓶又一瓶酒。


——看起来简直太容易被侵犯了。Legolas察觉到某种难以描述的情绪从他的胸口不断膨胀开。


但还不是时候。他等了太久,也计划了太久,成败只在此一举。他要克制。


 


Thranduil把玻璃杯里因为碰杯而晃动的透明液体倒进喉咙里,绵软无力的手勉强撑着脑袋。


“第11个……”他自言自语地咕哝着,眼神从Legolas年轻的脸上扫过,握住酒瓶瓶身继续往空杯里倒:“上一个记录的……?搭讪技巧太差了,孩子……你该去学习一下如何劝酒……”


醉酒加上Legolas恰到好处的药物让Thranduil的神智越来越模糊,他说话断断续续,并不打算和人纠缠,甚至连对方的脸都快看不清了。他用手掌按了按自己的一侧太阳穴,又从西装口袋里掏出手机,胡乱在屏幕上划拉了几下。


“Galion……来老地方接我。”


Legolas饶有兴致地看着他失态——天知道屏幕上的电话甚至没接通。


 


  


“噢。”Legolas坦然承认了自己差劲的劝酒技术,不动声色地继续将两人的酒杯注满,“不过我没有骗你,的确是有这个纪录,原来的榜首好像叫Azog……还是什么,现在埋在北冰洋上某个冰山的一个窟窿里,每年都有游客特地前去观赏。倒是发展了新生旅游业。”


Thranduil一言不发,目光散落在别的地方。


年轻人脸上露出了搭讪被泼冷水的挫败神情,“好吧,看来你不会久留了。也许相遇并不是偶然,我们再聊几句如何?你知道,只是打发时间。”


Thranduil无心理会,他扶着卡座背椅站起身,步伐不稳地就要向酒吧正门走。他的步子乱极了,几乎要撞到陌生人身上去。


“嘿,当心!”Legolas快走几步追上他,拽住他的胳膊使他保持平衡“你对我没兴趣不要紧,可没必要跟Martell的酒劲作对吧?”


Thranduil撤了力气,干干脆脆地眼看着就要“不省人事”了。Legolas身上的重量陡然增加,他猝不及防向后退一小步,又立马调整重心前倾抱住人,


“对了……你有没有听过这么一句话?”他凑近他的耳朵如同咒语一般念出几个单词。


……In dreams begin resiponsibility.


他的眼神在靠近Thranduil的一瞬间变得危险起来,探舌舔了舔Thranduil的耳廓才正过脸,近距离地与他对视。


Thranduil几乎立刻一个激灵,他条件反射般颤抖着向后缩了缩,但计时终于到了零,Legolas依然保持着支撑住他的姿势,轻声道,“你该睡了,先生。”


 


 


TBC.


 


重要的事再说一次,叶子不是下X药… 只是安定神经的一点药剂,就跟安眠药差不多【?


 

评论(16)
热度(99)

© -拟酒-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