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修脑缠粉。密林三代。

【莱瑟现代AU】引狼入室 2 (万圣节蓝光加长版x)

Chapter 2   




 




Thranduil几乎没有想象过有什么样的情况能让他手足无措,直到两分钟之前他看清了那张纸是张学生证。上面清清楚楚地罗列着昨天他一夜情对象的资料,以及……年龄。




——噢,该死的未成年!他又一次捂住了自己的前额,并且发誓辈子都没这么恨过这三个字。




无论社会如何进化,对未成年人的保护总是一如既往地完善、到位。    




这张纸是年轻人故意留下的,显然别有用心。但即使他的别有用心如此明显,Thranduil依然无可奈何。




 




 “学校里的优等生,嗯?”Thranduil穿戴整齐地拉开餐椅坐下,注视着对面不知心怀什么想法的人,沾湿的几根鬓发正服贴在脸颊上。几分钟前他头疼欲裂地把整张脸埋进了冰冷的毛巾,零零碎碎的记忆拼凑出了一些模糊的场景。他依稀记得吵闹的音乐声中似乎跟一头金发的人接过吻,但他确实不记得他是怎么吻上去的。




事实上,除了能确认接吻对象的性别之外,别的什么,他真的一丁点都记不起来了。




Thranduil重新恢复了那个高高在上的样子,轻咳一声后继续开口:“我大概得提醒你,虽然作为成年的一方我需要负很大的责任,但你在我不清醒……噢,或者说是根本就不知道自己在做什么的情况下跟我发生了关系,”他的话顿了顿,视线从那张无辜的面孔移到了餐桌上的食物。




尽管Thranduil不打算对小年轻的“关怀”产生任何好感,但他依然拿起了餐叉。




——无论如何他都不会亏待自己。




 




 “你该知道自己做了些什么,孩子。”他端起玻璃杯递到自己唇边:“说吧,既然不是为了钱,你想要什么?给我一场官司?”




坐在对面的年轻人仿佛充耳不闻,只是直勾勾的盯着他,然后看着他的喉结滚动了一下。




Thranduil皱起了眉毛。不等他发作,金发小子立刻开了口:“蜂蜜水,我知道你不喜欢。有助于缓解你的……头痛。”




他略微心虚地挪开了眼神,但Thranduil没有说话。




“我叫Legolas,如你要问的话。Legolas•Greenleaf。”年轻人“自我介绍”道,“Greenleaf是我妈的姓,她把我带大。我想我应该是有一个父亲的。但你知道,世界上比他差劲的老爸也有,不过实在不多。常见的故事,是吧?”




看不出任何想得到同情的意图,Legolas只是像谈论天气那样云淡风轻。他看Thranduil几乎没再吃点什么,自然地做了一个“请用”的手势——仿佛他才是主人似的,然后低头继续专心对付自己餐盘里的咸肉。




他的确也饿了很久,天知道他跟Thranduil一样,从昨晚到现在除了酒之外什么都没往肚子里灌。




Thranduil当然知道他叫什么,他那张笑得阳光灿烂的学生证上可都写的明明白白。他还是没有动作,耐心地等待着下文。




过了半晌,Legolas才擦了擦嘴角开口,对刚刚的“回答”进行补充。他并没有直接回答的问题,而是将话题绕开了:“Mr.Thranduil,我是绝对相信你的。”他掺了点灰色的蓝眼睛里满是真诚,“我相信你只是酒后乱性之后恰好碰到了我,我们又恰好都醉的不轻,就恰好进行了……嗯……亲密的肢体交流。”




他顿了顿: “……但别人不一定会。”




Thrandui心里“咯噔”一声,瞬间就明白了他的意图。




 “有价值的东西我留下了。你可以申请精神鉴定,或许可以减轻责任,但结果不会改变。如果我去起诉的话,倾向会很明确。其实真相并不重要,即使你能赢了官司,也不能阻止流言的蔓延。它会一直缠着你,无论到哪里,无论过多久……”他在Thranduil的注视下逐渐压低声音,做了一个难懂的手势: “……你能明白我的意思吗?”




 




Thranduil始终没有打断刚才他说的那番话。他从Legolas开始说话便一直盯着他的眼睛,想要看出哪怕一丝慌乱的情绪,那将是他翻盘的机会。但直到Legolas闭上嘴,除了收到了一份再明显不过的威胁之外。Thranduil并没有得到任何有实质性要求的正面回答。




 




很久之后他们再谈起这件事的时候,Legolas的笑容狡黠而懒散。




 “我当然很紧张了……没有18岁的人可以像看起来那么淡然地说那些话,特别当赌注玩的很大。在你没看到的地方,我也押上了很多东西。但这是一条铁律,Thran。有人教过我这个。任何要把自己推销出去的人都绝对不能低头。”Legolas说:“没人能真正摸清对家的底牌,但如果你甚至没勇气直视买主的眼睛,就只能碰一鼻子灰。”




 “嗯。”Thranduil不置可否:“不过确实很凶险……只差一点我就要叫Galion来给你做睾丸切除手术了。”




“……what?!” 




   




“哼,看来你很有做新闻的天赋?”Thranduil低头看了眼餐桌上的报纸,随便送了点食物进口腔但味同嚼蜡: “谎言环游世界一圈的时候……”




“……真理还连裤子都没穿上。’”Legolas立刻接上了话。Thranduil白了他一眼,又将他晾在一边,刀叉平稳地切割着食物。精明如他从Legolas的话里揣摩出了余地,同时也预见到了深不见底的黑洞。




仅仅沉默了不到两分钟,他又开口了:“看起来你对我的金钱和地位都不太感兴趣。我再问一遍,你要什么?你是个聪明人,知道怎么找到别人的软肋。”




他放下手里的餐具,向后倚靠在椅子上重新看向Legolas:“不得不承认,干的挺漂亮。”




 “谢谢!”Legolas冲着他点点头,仿佛是在被老师夸奖的好学生一样谦逊地道谢:“但并不是毫无破绽。所以我不能太过分。”




他倒是的确思考过自己留下的那些个“破绽”,比如生怕Thranduil觉得酒味不对而直接离开那家店。计划永远赶不上变化,很多细节的差错都能让整个计划功亏一篑,但这个赌赢的漂亮,Thranduil昨晚的心情简直糟糕到他不愿意起身寻找另一家让他能够放松下来的酒吧。




 




Legolas向前探身,手肘撑在桌上,十指交叉放在下颚边,终于说出了他的目的。




 “一个位置。”他清楚地重复道:“一个在你身边的位置。”




他说这句话的时候立刻褪去了先前乖顺的模样,变得像个不定时引爆的危险品。一只手撑着下巴,另一只手随意拣起一块方糖悬空在咖啡杯上方,力度恰好地捏碎了它,看着白色的方糖一点点溶化在黑棕色的液体中。




 “你看,我没有前科,干干净净,看上去完全拿得出手。而且恕我直言……”Legolas慢慢道来,仿佛像是商人在推销心爱的商品:“你也不会有生育的打算,如果签署公证文件,继承也还是可以握在你手中。重点是,不管怎么说,我做什么都不会去抹黑自己的姓氏,对不对?”




 “……嘿,我们甚至看起来还真长得挺像呢。”语毕,他的身形些许放松下来,带着笑意舔舔嘴唇,歪头观察着Thranduil的神情,微妙地转变了称呼,将那杯咖啡轻轻地推到Thranduil面前:“而且,如果您有需求,我还可以做得更多……我是说,在您清醒的情况下。”




Thranduil稍稍眯起眼睛不动声色地盯着他,扫一眼咖啡,出乎他意料地端起杯子抿了一口。收了收下颌,点点头放下杯子,像是理解了什么:“所以你千方百计接近我、威胁我,仅仅为了向我要一个姓氏,或者说让你成为我的合法继承人。”




Thranduil说:“你还说不能太过分?”




他跟着Legolas的笑容扬起嘴角,尽量让这个“微笑”显得不那么嘲讽:“我突然多出了一个‘应该与我最亲密的人’,这需要时间。”他的手指在咖啡杯上摩挲了一圈,随后端起它走向身后的洗碗池,抬起没扣上袖口的手腕看着黑褐色液体缓慢流进了下水管入口处。




Legolas一动不动地盯着他的背影。




“调查远不够仔细,下次不用加一整块糖,用另外一个咖啡机。”Legolas看着他从杯架上的某个倒扣瓷杯下面捏出一把钥匙,转身走了过来,放松着的单手撑在玻璃餐桌上,另一只手摊平手心把钥匙送到自己面前,带着他无数次在电视上看到的Thranduil惯用的笑容:




 “欢迎这栋屋子的另一个主人。”




天呐!我几乎都要信了。Legolas遗憾地想,但他知道Thranduil不可能这么轻易就范,否则他宁愿放弃这朵高岭之花。




果然,Thranduil在他做出任何动作前又握紧了钥匙。




“——如果这么简单的话就好了,对吗?在那之前,我想我们更应该在我清醒的情况下,确认一下我到底有没有留下不该留的东西。或许我们需要我的私人医生。”




他持续微笑着,但眼神已经算得上不和善。




“啊——”Legolas的眉头因为惊讶略微舒展开来,随后表情变的古怪起来。




他盯了Thranduil几秒钟,突然哭丧着脸将脸埋在手掌中,就像小孩子不想去医院打针。




“……您坚持要这样?不,最好不要。那种仪器会很痛的,特别是……”




他艰难地分开几根手指,从指缝中打量了Thranduil的敏感区域后欲言又止,将手拿开一副视死如归的模样:“好吧……感谢万能的现代科技,但您的房间真是太难进了,我差点成高位截瘫半身不遂。”




Valar!没摔死你真是太不幸了。Thranduil保持着微笑。




Legolas扁了扁嘴,他看起来真是既无辜又单纯极了。他无奈地望望Thranduil,然后低头拨弄了几下手机,绕到Thranduil的背后抱住了这个比自己还高上一些的男人,将定格在一个画面上的手机屏幕摆到了他面前。




可怜的商界精英刚想挣开突然抱上来的人,视线却停在了对方的手机屏幕上。




Thranduil的肩膀不自觉的颤抖着,紧闭着嘴唇一声不吭。他的后背紧贴着Legolas,深吸了一口气,掰开他环在自己身前的另一只空手,把备用钥匙恶狠狠地塞进了对方的手心。“Sweety。”他说,但Legolas显然听出了这个甜蜜的称呼中他满满当当的愤怒。




“我真是低估了你——真是省了不少麻烦。我该说把一个醉鬼从酒吧里拖回来是你多此一举还是兴趣使然?”Thranduil转过身瞪着他,随后迈开步快速向主卧走去,同时掏出手机拨通了电话。




几乎是几秒的时间,Legolas伸出两根手指分别堵住了自己的耳朵。




“Galion!现在迅速到我这里来一趟!作为一名全职管家,你连有人在我的卧室里装上了摄像头都不知道?我猜你真是该退休了!”




房间里传来Thranduil极度生气的质问声:“——那个该死的东西到底在哪儿?!”




 




——他的脾气真是太暴躁了,我以后会不会被家暴?Legolas•Greenleaf无辜地想。




 




 




TBC.




 




 




为了庆祝万圣节!这就是万圣节蓝光加长版!虽然另外一个作者太太问为什么不叫560超安心熟睡……我问她作者太太需要留点什么言吗?她说不不不作者留就可以了作者的太太为什么要留?所以我来了,是的,我,一个大写的攻字。




比第一章多了1000个字…是的我们就是这么的精准到位…




所以瑟兰看到的是叶子的学生证。上个星期说干爹那个旁友你出来,我们聊聊。是养父!养父!干爹什么的简直太污了我是不会让叶子叫瑟兰干爹的!说起来会有这么好看的干爹?!干爹不都是秃顶矮胖有钱人?!绝不……【你




一星期一度的你猜猜看又来了……所以瑟兰到底在叶子手机上看到了什么导致他把钥匙就这么交出去了呢?大家好,前方还是高能……




话好像有点多,但毕竟是加长版!  




最后继续喊一发:莱瑟大法好,入坑保平安!




-拟酒




 




 

评论(25)
热度(175)

© -拟酒-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