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修脑缠粉。密林三代。

【莱瑟现代AU】引狼入室 1

Chapter 1   





Thranduil哑着嗓子从喉咙口逸出一声呻吟。柔软的被子里探出一只手,他用手心抵住前额按了按,轻微转动头部,后脑立刻传来一阵痛感。伴随着胃部的不适,他被宿醉感折腾地微微蜷曲起了身子,但弯曲的脊梁骨立刻抵上了某个带着人体温度的胸膛。




Thranduil的动作在一瞬间僵住了,他揭开高过肩头的棉被,低头想要确认自己的“部分着装”是否完整。动作牵动了他的长发,头皮立刻传来轻微的刺痛感。该死,他的发尾大概被人压着了。




从前,他的卧室里一直有着某种名牌香氛的味道,但现在,空气里混杂着的浓重酒味让他的胃翻江倒海的难受。在听着房间里另外一道平稳呼吸长达一分钟之后,Thranduil觉得头疼得更厉害了。




 “你他妈的还留在这里做什么!?”




他倏地坐起身,终于气急败坏质问睡在身边的陌生人,顾不上头发被拉扯的刺痛感,绞紧眉头脑海里迅速搜索着昨晚发生的一切,但除了各种重影之外他甚至连自己如何走出酒吧都回忆不起来。




OK,好的,现在放轻松,Thranduil,你在发抖是因为今天天气转冷,而卧室里没有开暖气。他试图这么说服自己,但显然一丁点用都没有。




居然有个陌生人睡在他的床上!




——还能有比这个更加让人无法接受的事情吗?




宿醉的感觉真是太糟了。




 “早上好……先生。”宽大的双人床另一边,被Thranduil吵醒的陌生人终于有了一点反应。他不情愿半眯着睁开眼睛,略微皱了皱眉,迷糊之中察觉对方似乎不太友好。




他慢腾腾地坐起身来,捞过枕头抱进怀里,打量了满脸惊疑的人,突然露出一个毫不认生的微笑。




 “我很高兴你看起来精神不错…睡得好吗?有哪里不舒服吗?胃痛?头痛?浑身无力四肢痉挛?”他连珠炮地向Thranduil询问道,仿佛他是个与对方熟到不能更熟的人。




Thranduil愣神的功夫,陌生人一脸认真地伸手去拍拍他的脸和额头,似乎在确认他的意识还没有断弦。




Thranduil看着他单纯无害的笑脸以及睡得有点毛糙的金发,几乎僵直着任由他的手探了过来。头脑似乎还没从醉酒的“神智不清”里恢复过来,Thranduil瞪着眼睛茫然但疑惑的盯着他,直到被拍过脸颊后才后知后觉向后微仰,立刻避开了他的手。




“我感觉有点反胃,也许还有头痛,但是在那之前,你为什么会在我家?噢God……”Thranduil缓慢地说,不等对方答话便转过了头不再看他。他低下头揉了揉自己的太阳穴将垂在脸前的几缕头发拨到脑后,捂住了自己的前额想缓解一阵一阵的疼痛,随后像是突然想起了什么,侧过脸皱紧眉头询问道:




 “我们做了?”




小年轻被人闪开的手在空中握了握又自然地收回,被他突然抛过来下一个问题问得一头雾水:“……做……什么?”猝不及防愣了一秒,“入侵他人卧室”的人又马上恢复自然,他保持着他迷人的微笑,挑挑眉一副理所当然的样子:“噢,当然!那还用说。”




接着他顿了顿:“……你断片了?”




Thranduil瞪着他一言不发。




 “你喝的太多了,多的让人害怕,要是我肯定没命……差一点儿你也会,那里没一个人认识你,还好钱夹里的收据上写了地址。”




——Thranduil终于听出了一些重点。




他有点疑惑地观察对方躲闪的表情,希望能从中挖掘出更多的信息,但思维难以像往常一样清晰,宿醉感加上从肢体上传来的酸痛感让他不耐烦极了,语气越发不好起来:“所以我应该感谢你送我回来,顺便还爬上了我的床?”




他模糊地思考着该如何处理目前的状况,瞥了一眼被扔在地上的衬衫长裤,又上下打量了对方过于年轻阳光的脸庞,最后目光停留在年轻人的胳膊上。




——他发现了疑似指甲的划痕。




而对方也似乎知道他在看哪里,垂下眼目光扫了扫,微笑中多了些暧昧:“嗯,你……非常富有侵略性,我能这么说。”




已经够直白了。Thranduil想。他搜寻着记忆,试图想起哪怕零散的片段,却没得到除了更剧烈的头痛外的其他反馈。只好暂时认命地移开眼神:“好吧,我想我的确喝得有点多。”




有必要提及,在这方面,Thranduil向来清高极了——但再清高的人也有正常的生理需求。他有着轻微洁癖,生理上、以及心理上。他向来选择在酒店客房和一夜情对象解决生理需求,对于错把对方当成酒吧的MB带回了家感到相当不能接受。




 年轻人却好像丝毫没察觉到气氛中的尴尬,耸耸肩不以为意:“当然,两打半的Martell,一滴水都没掺!我发誓我一辈子都没见过这种不要命的喝法。”




说完这句,他们互相沉默了一阵子。




“好吧,孩子。”Thranduil深呼吸,用手指按揉着鼻梁,“听着,这是一场意外,明白吗?开价吧,你要多少?”




年轻人没有马上回答,而是用那双与Thranduil颜色颇为相近的眼睛静静注视着他。他的眼神中并没有危险的信号,却让Thranduil有种说不出的压迫感。




“如果我想要钱,你现在应该躺在大街上一丝不挂……Mr.Thranduil。“金发小年轻从床头柜上拿过Thranduil的钱夹,低头翻看夹在其中的名片,略显生疏地念出这个名字。




”是个不错的名字,以及……是个体贴的绅士,嗯?“他将钱夹贴近唇边吻了吻,接着向它的主人眨了眨好看的蓝眼睛,往里夹了什么,又把钱夹递还给Thranduil。




  “……先留着吧,说不定我们还要相处好长一段时间呢。”




他抛出一句话,然后迅速侧身捡起地上长裤套上,又回身半趴在床上,凑过去靠近Thranduil。




——他亲了亲Thranduil的额头,一串动作行云流水,根本没留给他任何反应的时间。




 “你继续休息,我去做些早餐。你的厨房有点大,我想我得找找有什么能吃的。“金发小子似乎一点都不担心Thranduil会立刻掀开被子下床暴揍他一顿。




嘿,他还裸着呢——小年轻想。当然不会现在下来揍我。




于是他轻车熟路地向外走去,接近房门口时却忽然停下,转过身眯着眼睛盯住Thranduil,口气听起来失望极了。




 “……噢,对了,你真的一点儿都想不起来了吗?”




 “令人泄气,我本以为我能让人印象深刻呢。”




他突然又绽出一个难以捉摸的笑容,然后轻缓地关上房门。




 




 “咔哒“一声隔断了他和Thranduil,只留下光着身子坐在床上的成年人。




他拿起被小年轻扔在一边的枕头垫在自己后背,倚靠在床头盯着手里的多出一张薄纸的钱夹,然后微微皱起眉头,看清了上面的内容。




 




噢——damn it!!




 




Thranduil•Spring,26岁,在下属面前是一座会移动的冰山,在上司……哦,他没有上司,他自己坐着一把手的位置。他拥有一家效益相当不错的上市公司,以及一副让人垂涎的皮囊。没有固定的伴侣,没有难缠的情人,因为感情这种不靠谱的玩意儿毁灭自己的前途这种事根本就没有出现在人生选项中过。




完美的人生——在今天早晨以前。




但现在他觉得自己需要冷静一下。




 




TBC.




 




 




大家好!这是个第一章就懵逼了的瑟兰迪尔!但是答应我!他是很聪明的!




以及!您的好友【心机叶】已经上线,前方高能预警!




莱瑟大法好!入教保平安!

评论(25)
热度(279)

© -拟酒-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