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修脑缠粉。密林三代。

【莱瑟学院AU】恋爱手段 番外三 (全文完结)

番外三




 




“你的意思是要我妥协?”Legolas表情严肃:“噢,够了亲爱的,你知道那根本不可能。”




“Dad,你总是这样!我甚至不知道我错在哪儿了!”他的女儿正抱着一颗看起来分量十足的南瓜。




“我说了在祖父这里你不可以和你Ada睡同一间。”Legolas伸出一根食指“威胁”道——身高优势让他看起来的确像是在威胁自己的女儿:“如果你还是坚持的话,下个月你的零用钱可就没着落了。”




还穿着小裙子的孩子用力将怀里的南瓜扔向了父亲。Legolas“冷笑”着往旁边挪了两步,他已经相当给面子了,尽管他就算站在原地不动,那颗熟透了的南瓜也不一定砸中他。




“我会向Ada告状的,你死定了Dad!”她气呼呼地鼓起了脸颊。




Legolas胸有成竹:“他可不一定会保你。”事实上,让Lara单独睡这件事还是Thranduil先提出的,尽管他被逼无奈。




如果你的伴侣每天都要向你念叨上几十次的话,你也会很无奈的。




 




“我至今无法相信,你居然跟这样的小孩子在一起。”父亲的长发被一根发带束着,他走近Thranduil身边,看着对方“头疼不已”的表情。




“……Ada。”Thranduil无可奈何地对他说:“好吧……我感觉我收养了两个孩子。”




Oropher一如往常板着脸,但眉间显然不存在任何气愤的影子。他拉开门,Legolas手里的南瓜正巧砸在地上。南瓜四分五裂的“尸体”躺在那。Legolas尴尬极了。




“Grandfa!”深得Legolas认错真传的小女孩立刻奔向了他,她把两只沾着灰土的小手背在身后,假装Oropher没有看见。




噢,Oropher当然看见了。他可不是个会宠坏小孩子的祖父。




“去后院除草,不除完今晚不用用晚餐了。”他板着一张脸。那可是他种了一年的南瓜。




上了点年纪的祖父对这些蔬果植物真是上心极了。




“装乖”失败的小女孩只能气呼呼地跑向后院,不忘给他身为罪魁祸首的父亲一个鬼脸。Legolas也回给她一个鬼脸,接着尴尬地向Oropher弯腰问安:“父亲,下午好。我以为您要再睡晚一点。”




“你也去。”




“抱歉……您说什么?”Legolas问。




“去后院除草。”Oropher说完,拉开门转身进了室内。




而目睹了全过程的Thranduil早就从窗口消失了。他笑得简直肚子疼,但并不能让他们三个人中的任何一个发现。




在除草这件事上,父女俩达成了空前一致。不就是除草吗?我除。




“Dad,除草是要拔掉哪些?”她伸出一双沾着泥土的手,在Legolas的长裤上擦了擦。而Legolas蹲在她身边,一筹莫展地盯着那块花圃。“把你看起来觉得不好看的东西拔掉。”他说。而小女儿认真地点了点头。




那之后花圃除草的战况是惨烈的。




Oropher觉得除了答应儿子跟Legolas在一起之外,答应他们带这个叫做“Lara”的女孩子回家来是第二个错误。




结果这对可怜的父女被剥夺了吃晚餐的权利,惩罚地点改在了Thranduil的卧室。




晚餐时桌上只有两个人,Thranduil,和他无奈的父亲。Thranduil慢条斯理地吃完了面前的食物,然后轻车熟路的从父亲的橱柜里拿出一个木制托盘。




Oropher看着自己格外偏心的儿子将一托盘的食物送上了二楼。




这到底算哪门子惩罚?




 




“Dad,都怪你。”闷闷的童声从床上传来,小女孩面朝下趴在床面上,她的双腿还在不停踢着床边。Legolas的姿势和她如出一辙。这么看起来,他们的确像极了父女。




罪魁祸首被安安静静放在地板上。噢,暴君Oropher让他们把粮食顶在脑袋上,以教育这对父女不要随便用别人的丰收成果来打架——如果他们那样算打架的话。但他们的确不敢把沾着土的南瓜搬上Thranduil的床,除非他们想流落街头。




门锁轻响了一下。Legolas鲤鱼打挺般爬了起来,一只手拉起女儿,双双跪在了地毯上,另一只手扯住南瓜藤,将一只小些的南瓜递给Lara。一气呵成。Legolas自己都快佩服自己了。




于是Thranduil一开门就看到了这样的画面。




父女俩安安静静跪在他的羊毛地毯上,头上还各自顶着一颗南瓜。附送两张虔诚的脸。




看到来人并不是Oropher,父女俩总算是松了一口气。




“亲爱的,你该打声招呼,你快吓死我了。”Legolas向后坐在自己的小腿上,把顶在头上的南瓜放下,而女儿早就扑进了Thranduil怀里眼泪汪汪。




如果可能他想说句脏话。




Legolas忿忿不平地看着Lara抢先占领了Thranduil的怀抱。




Thranduil坐在木椅上,就这么任由女儿抱住腰,踩上他的脚背,蹬上他干净的长裤,最后如愿以偿趴在他怀里“掉眼泪”。Legolas从地上爬起来,凑过去强行吻了吻Thranduil,然后给了女儿一个示威的眼神,这才打算吃点东西。




 




回忆戛然而止。




“真是够了,Thran,你一定每次都要把这件事再复述一遍吗?”Legolas盘着腿坐在沙滩上,他变得越发英俊、成熟,而这件事已经是近一年前他们刚刚接养女去见Oropher时的事了。




陈芝麻,烂谷子。




“有笑点就够了,Legolas,你的光辉事迹还真是多得数不清。”Thorin仰面躺着,阳光把他晒得眯起了眼睛:“说实话我压根不信你会接受一个毫无血缘关系的小孩子。”




“我想应该是,毫无血缘但格外喜欢缠着Thranduil的小孩子。”Elrond补充。




“天知道我当时是怎么想的,可你们不觉得Lara跟我挺像?”Legolas垂死挣扎。




“你是说在黏着Thran这一点上?”Thorin侧过头看看他。




“噢,闭嘴。”Legolas扬起一把沙向他脸上洒来,Thorin起身想躲,胳膊挥向了Elrond,但随后被新晋医生毫不留情地推向了Legolas那边。




“Thranduil,你管管这小子!”Thorin的喊声从几米外传来。




Thranduil推了推鼻梁上的墨镜。他什么都没看见,什么都没听见。




 




他们决定领养一个孩子其实是迫于压力。




在代孕这件事上,Legolas一口回绝了父母。虽然他起初一直瞒着Thranduil,但不可避免的,Thranduil依旧知道了这件事。气氛一度变得非常尴尬。




Thranduil什么时候说过他大度?并没有,所以在这件事上,他的态度比Legolas更加坚决。“让我接受一个带着你和另外一个女人血缘关系的小孩子介入我的生活?Legolas,”那条毒蛇斜躺在他的真皮沙发上,吐着他带毒的信子:“你脑袋是不是坏了?”




“我发誓我第一时间就拒绝了这个提议。”Legolas伸出三根手指:“需要我证明吗?”




“不用了,你知道我不需要形式主义。”Thranduil合上手里的书:“这件事到此为止。”




但事情远没有像Thranduil所想的到此为止。




因为这个插曲,Thranduil和Legolas的家庭似乎走远了一步,而Legolas和Oropher的关系依旧是让他们亘古头疼的话题。




 




最终提出解决办法的,依然是Legolas。




室内光线昏暗,压抑的喘息声和相交缠的肢体将气氛推向又一个峰顶。Thranduil的长发垂在床边,随着他被迫接受的撞击而摆动着。Legolas扶住他的胯骨把人拉回来,埋在甬道里的滚烫更加肆无忌惮地深入。那些发尾总算没能垂到地上,随着它们主人支离破碎的呜咽得到了拯救。他的手指在Legolas的手臂上印出几个红痕,绷紧了背部,然后眯着眼把最后那声略带沙哑的短促呻吟留在了Legolas耳边。




“我们领养一个孩子吧。”Legolas亲吻着他汗湿的前额。




Thranduil还没来得及缓过神来,他张了张嘴,但Legolas又一次埋了进来。“听你的,领养一个你喜欢的。”Legolas说,他把Thranduil禁锢在双臂间,撑着上身看向他。Thranduil抿上了嘴巴。




Legolas屈起手臂将重量压在Thranduil身上,埋在他的颈窝里轻叹了一声。温热的气息喷在Thranduil脖颈上,让他的神经渐渐放松下来。




“那是一个生命,不是儿戏。”终于Thranduil说。他抬起无力的胳膊环上Legolas结实的腰身:“不是一个玩笑,你懂吗,Legolas?”




“……”金发青年一言不发地将鼻尖抵上他的皮肤。




“我记得你向我提过很多要求。”Thranduil说,他的每一次呼吸都能感受到Legolas埋在身体里的滚烫,那让他一度拒绝在床上讨论任何需要他理智决定的事。




“对,可你很少答应。”Legolas回答:“也可能是我的要求比较无理。”




Thranduil睁着眼看向天花板,随后笑了起来,侧过脸碰上了Legolas的头发,那上面有好闻的洗发水清香。




“你得让我查查领养手续。”Thranduil说。




Legolas压在他身上的肢体明显一颤,他还来不及说什么,Thranduil已经提出了邀约。




“现在,如果你不做了,就出去。”




气氛再次被炒热,喘息声重新交叠在了一起。




 




“你在想什么?”有个声音打断了他美好的回忆。Thranduil奇怪地看着撑着脑袋傻笑了的伴侣,尽管他敢打赌Legolas想的东西并不是什么阳光开朗的事。




“没什么,想到了当时去领养Lara的事。”Legolas立刻调整了他的笑容,这下看起来才是真的“阳光开朗”了。




Thranduil懒得深究,他把视线重新移回了Lara身上,她正和这拨人里唯一的女性在远处的沙滩上玩的不亦乐乎。Galadriel的发绳被扯断了,但她们依然乐此不疲地在沙滩上“打滚”。




“女魔头那么喜欢Lara,不如把她接回家住上个几年。”Legolas凑过去从Thranduil手里拿走了一杯特调鸡尾酒。“女魔头”是他最近给Galadriel新取的昵称。




——Legolas本人坚持说这是昵称。




Thranduil立刻给了他一个“你做梦”的眼神。Legolas耸了耸肩表示当他没说。




“我大概没有告诉过你她的肚子里的确有一个。”Thranduil说。




“有什么?”Legolas看了她们一眼,然后像是才反应过来似的转头看向Thranduil:“你是说她有孩子了?噢,老天,你的确没说过。”




“Celeborn一个月前知道这件事的时候激动地差点没在医院和她来上一段交际舞。”Thranduil咽下口腔里的酒。




他爱人的比喻手法依然标新立异。Legolas想。




 




“Daddy——”他亲爱的女儿在叫他。




“我去看看。”Legolas将酒杯递给Thranduil,然后深深浅浅的踩着沙滩向他们的方向走去。




Thranduil扯了扯头顶的巨大阳伞。




 




风和日丽。





end.




啊——完结了。前一段时间不知道为什么写什么都不顺,跑去玩游戏所以就……总之10万字完结,撒个花。TL那篇更起来很不顺…大概我就赖在LT坑里了。
最近又有动手的欲望了…新坑WT先不撸,大概还是LT现代AU…大概还是会鸡飞狗跳,初步有框架…大家等我w。
顺便既然最后了,再对我的主人公表个白。爱他俩。
密林一生推。
捉虫大法好。

评论(24)
热度(135)

© -拟酒-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