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修脑缠粉。密林三代。

【莱瑟学院AU】恋爱手段 番外一

 番外一


  
其实你硬逼着Thranduil去回忆往事,他是不愿意的,但他脖子上挂着的那个小女孩显然不管这么多。“Ada,所以您跟他们认识也像您跟dad一样?您有揍他们吗?像这样!”她晃动着双腿不安分地在空气里踢来踢去。Thranduil终于无可奈何地抱住她的小腿,防止她从自己身上摔下去。


“亲爱的,如果你再胡闹,我就要把你送去dad的办公室待着了。”Thranduil搬出Legolas来吓唬她。他的心肝宝贝终于收敛了,她乖乖趴在Thranduil怀里。去Legolas的办公室待着?哦不,那里既没有好吃的甜点,也没有Ada温暖的怀抱。她才不想坐在Legolas那张真皮沙发上跟他大眼瞪小眼。


那个当初爱自己的Dad到底去哪里了!她撅起嘴,然后抱住Thranduil的脸,“吧唧”印了一个湿哒哒的吻。“我还是跟Ada在一起好了!”她说。Thranduil的眼神一如第一次见到她那样温柔。


他把女儿放在属于她自己的小床上,然后清了清嗓:“你确定你要听吗,Lara。”


“当然,Ada,我感兴趣极了!”


Thranduil倚靠在床头,而他的养女兴致勃勃地看着他。


 
 


Elrond小时候就已经很聪明了。这一点Thranduil从来不否认。他们的第一次见面是在Oropher某天清晨带Thranduil出门。他很少跟父亲出门,机会难得,一大早就显得格外兴奋。那个时候Thranduil还不是现在的性格,他和大多数小孩子一样,对出行这件事表现出了非常浓厚的兴趣。而Elrond正坐在家门口的小椅子上捧着本书。Thranduil对这个眼神淡漠的小孩子有些反感,他看看Elrond。


那个时候他还不知道这个人就是他日后长达数十几年的好友。


Elrond捧着书抬起头看见Thranduil,他对这个满头金毛、骄傲的新邻居也谈不上任何好感。“父亲,那是谁?”Thranduil问Oropher。


“那是我们的邻居,春天,别用那种眼神看别的小孩子。”Oropher说。


“可他也那么看我。”Thranduil仰起头看着Oropher。


Oropher望向Elrond的方向,那个孩子放下书,站起身对他有礼貌地微微欠身——非常到位的家教。


这就是Oropher对Elrond的第一印象,而Thranduil小孩子的思维却截然相反。


噢,这个会讨好人的家伙!他不屑地想。 
 


“Ada,您还教育我要对同龄人礼貌温柔。”Lara伸出一根手指戳了戳Thranduil的小腹。


“……”这位向来严谨的父亲无语凝咽。 
 


他们的关系是从Oropher要进行下属特训那段时间开始转变的。起初Elrond知道Thranduil要被寄养在自己家的时候一百万个不乐意,但他知道无力反抗,那么就接受吧。他看着隔壁的客房被放进了许多玩具,换上了新床单、枕套,最后看着Thranduil面无表情地被Oropher领进了门,和父母一同坐在客厅的沙发上。


Thranduil也看见了木楼梯上的Elrond,他甚至对他做了个鬼脸。


真是够了。Elrond想。


当天下午Oropher离开,Thranduil乖顺的和他道别,然后Elrond看见父母领着那个孩子上楼,最后让他进了客房。Thranduil是不情愿的,Elrond知道,他从那双眼蓝眼睛里看到了他一闪而过的失落,也看见了他揪着袖口的手指。到底还是个小孩子,Elrond又想。


虽然他自己也是小孩子。


作为家里的小主人,Elrond并不想在接下来一段时间里花费精力去解决和一个同龄人的不必要矛盾,于是他终于在晚餐后敲了敲隔壁的房门。窗外是雷雨天气,而Thranduil自从晚餐开始脸色就算不上好。Elrond敲了敲房门,但屋里的Thranduil并没有给他任何反应。


“Thranduil?”他敲敲门:“母亲让我问你要不要吃布丁?”他不得已只能搬出家长来。


“不用了,谢谢。”终于里面有声音答道。


“那么牛奶?”Elrond问,他正巧看见母亲在厨房里倒了两杯牛奶。


门锁“咔哒”一下,金发的孩子从里面打开门,他皱紧了那对眉毛,语气不善地说:“谢谢你!不用了!”说罢,他又想把门关上。


Elrond推了一把那扇门:“你……你还好吗?”他发誓他看清楚了那个一半身子躲在门后的人在颤抖着,甚至连声音都带着一些奇怪的腔调。“这里是我的家,我打算进去坐坐。”Elrond说,然后仗着力气略微大上一些,推开门走进了室内。Thranduil抿了抿嘴巴,只得再把门关上。


屋子里灯火通明。他打开了几乎所有会发亮的东西,而床上凌乱的被子也证明他刚刚的确是在床上呆着。Elrond坐在床边盯着Thranduil看了一会儿,发现他垂着手背靠着墙壁一动不动。“Thranduil……你怕打雷吗?”Elrond试探着问。


“不,我不怕。”他立刻挺直了后背离开了那堵墙,但仅仅是一小步。Elrond猜了七八分,站起身走到他身边拍了拍Thranduil的肩膀,尽管动作是为了安慰,但Thranduil心里却五味陈杂。


他的第一反应就是受到了嘲笑。“我说了!我没有害怕!”他突然伸出手,报复性地在Elrond那张脸上狠狠一掐。


顺理成章的一声惨叫。Elrond之前那句“到底还是个孩子”此时此刻用在他自己身上也不为过,他好看干净的眼睛渐渐变得红了起来,眼眶里蓄满了泪水,终于忍不住嘴唇颤了两下哭出声来。Thranduil呆愣愣地看着先前还在装作一副“兄长”样子的人哭成了一团。
他从来不曾因为这些小事而哭过,他总是一味地去承担,去负荷。Oropher不喜欢看他哭。


然后是大人们赶到了事发现场。


Elrond正抹着眼泪捂着脸颊,情景看起来像极了Thranduil给他一巴掌。
“我、我摔倒撞到了桌角,对不起……”黑发的孩子抽泣着说,而母亲被他气笑,她蹲下身拍了拍Elrond的肩膀,“嘲笑”他的孩子冒冒失失。Thranduil还想说点什么,他站在旁边张了张嘴。
“再哭下去Thran都会觉得你脆弱了。”母亲笑着望向Thranduil,睿智的母亲当然知道事情大概并不像儿子所说,但她欣然接受了Elrond的说法。


Elrond抹了抹眼泪。等到他的呼吸平复下来,母亲离开了房间,这里再度剩下了两个孩子。Thranduil坐在地板上,他捞起一只毛绒玩具抱进怀里,然后揣测着那个从刚刚起到现在一直捂着脸颊的男孩子会怎样报复自己。Elrond走到镜子前,然后自己看了看脸颊上那个深深的指甲印。


Thranduil小心地看看他转过身看着自己。
“你吃……布丁吗?加蓝莓的,母亲做的。”Elrond又问。


“……吃。”Thranduil被他的问题搅合地彻底忘了刚刚还在想的“被报复”可能性,出于小孩子的本能,他点了点头。


“我去给你拿。”Elrond说着就要往门口走,然后他突然又停下了:“Thranduil,你有创可贴吗?贴上应该不太容易让父亲母亲发现……”他望着Thranduil,然后看见他从地板上爬起来,从床头边放着的背包里拿出一块创可贴,撕开,然后走近自己,轻轻贴在了脸颊上。然后他后退了一小步,看着Elrond那张因为创可贴而变得有点“不良”感的脸。


“其实你不用锁上门,我的房间就在你隔壁,父亲母亲一般晚睡,开着门你可以听见他们的声音。”Elrond拧开房门,然后将它彻底打开。更多光亮照进了房间。


Thranduil终于点了点头。 
  


“Ada,您真的是害怕打雷吗?”女儿问他。


“当时非常害怕。”他坦然承认。


“我也怕,不过还好Daddy都会陪我。”她认认真真地点了点头,一副小大人的模样。 
 


之后Elrond真的把几个布丁带进了他的房间。他们自然而然地并肩坐在地板上,等Thranduil回过神的时候,窗外的雷声已经渐渐小了下去,而最难熬的时候,他居然因为Elrond和他的蓝莓布丁而忘记了害怕。


那天过后他和Elrond逐渐没有了隔阂,反而越走越近。以至于后来Oropher从军队里回来接Thranduil回家的时候,彻底爱上了蓝莓味道的Thranduil依依不舍地问道:“我以后还能来吗?”


“我可以让母亲做好了送给你。”Elrond依然是那副正经的样子,和Thranduil正式认识他的时候一模一样。


但总算不是令人讨厌了。Thranduil笑了笑。


 


 


“Ada,之后你就和Elrond叔叔相处了这么久吗?”


“是的,Lara,有大概近二十年。”Thranduil说。


  
 
 


如果说Elrond仅仅算是填满了Thranduil的童年,那么Galadriel的确要算得上是开启他人生爱好的一个契机。


Thranduil的家庭条件非常不错。Oropher在军队的军衔相当高,逐渐地,他们有了殷实的家底。某次父亲受邀参加一个珠宝拍卖会,Thranduil有幸跟着一起去参观。那天的Galadriel只身前往,她穿着一身火红色的长裙,十八岁的年纪但却行头昂贵。Thranduil在人群中看见了这个和自己一样一头金发的女孩子。


她看起来真是高傲极了。


Galadriel独自一人进了拍卖会会场,而侍应对她毕恭毕敬。


“如果你想要的话,春天,任何一件展品你都可以举牌加价。”Oropher坐在他身边:“算是你的成年礼物。”“不了父亲,我想我对拍卖品没兴趣。”Thranduil说,他环顾着四周,其中不乏那些政客的脸。


拍卖会开始以后Thranduil显得心不在焉。他看着一件又一件珠宝被送上拍卖台,然后周围是此起彼伏的加价声。那些俗物看起来真是值不上富豪们出的价。


直到那件东西被展示了出来。


——一颗尚未被雕琢的星光白宝石。


对那些肤浅的收藏者来说一颗尚未雕琢的宝石显得并不那么珍贵,在场对它表现出兴趣的人并不多。但Thranduil久久地望着它,直到拍卖人员报出了它的底价。他询问的眼神终于在转过头之后落在了Oropher身上,而他那个只想让他开心起来的父亲点了点头。  
 


“Ada,祖父到底有多少钱呀?”他的女儿仰头问。


“Lara,安静听故事。” 
 


他第一次举牌示意加价,然后在寥寥无几的加码声中几乎以为那颗宝石成了囊中之物。但那个一袭红裙的女孩子一直在和Thranduil抬价。你来我往,那颗宝石的价格显然已经炒到了出乎所有人意料的地步。Galadriel丝毫不打算让步,她甚至在举起手牌的时候转过头瞥了Thranduil一眼。那一眼可谓是高傲到了极点。


她把价格抬高到了一百二十万,等待着Thranduil,但久久没有回应。她诧异地回过头看着Thranduil,发现后者脸上带着更加得意的笑容,那笑容在说,您收好,这颗宝石我不要了。
他明知道这颗宝石值不上这个价!Galadriel怒视。


Thranduil不知道,他当然不知道。那个时候的他对宝石几乎一窍不通,对他来说那仅仅是一块好看的石头。一百二十万,他并不知道父亲有多少钱,既然有人更加想要,那就拿去。他想。


而Galadriel给那块宝石的估价在一百万左右。平白无故多出的二十万她并不在意,但她在意这个不知道从哪里冒出来的小子居然就这么耍了她一顿。


Thranduil何其无辜。 
 


“Ada,那现在那块宝石呢?”
“在二楼的书房里。”


“是那颗Daddy用来压文件的宝石吗?”


“你说什么?” 
 


那场拍卖会后Thranduil被堵在了会场门口。那位美丽的女孩子正怒气冲冲地看着他。


“恭喜你拍下那颗星光白宝石,真是漂亮极了。”Thranduil颇有绅士风度的对她说。


“你明明知道那颗宝石不值这么高的价,但你还是不停加价,是想让我难堪吗?”Galadriel扯住了他的领带。


那个时候Thranduil已经有了轻微洁癖,并且明确了性向,所以对于这样一位女士的肢体接触,他产生了本能的抗拒。他向后退了一步,不悦的表情瞬间上了脸。他并没有再理会Galadriel,径直走开了。


之后就是长达一整个假期,最后他在大学开学的第一天,又看见了那个咄咄逼人的女孩子。Mirkwood的招人标准是不是下降了?Thranduil想,他看着那个站在台上做新生发言的女孩,听着身边陌生同学对她的夸赞。


的确相当精致。Thranduil就事论事评价。


Galadriel也看见了人群里的Thranduil。他太显眼,扔进人群都能轻而易举地被人发现。她看向Thranduil,然后从那双眼睛里看到了一些情绪。直觉告诉她,或许这个Thranduil和自己是一类人。哪类人呢?她也说不上来。


“嘿。”典礼结束之后,她找到了Thranduil:“你还记得我吗?拍卖会?”


Thranduil看着他,然后点了点头。他依然礼貌,但带着和当时一样的冷漠。


“有什么事吗?”Thranduil问。


“那天之后,有人找到了拍卖行,我们私下把手续办了,那颗宝石并不在我手上。”Galadriel耸了耸肩:“不过不得不说你比我有远见,对方以一百五十万的价格从我这里带走了它。”那个时候她并不认识Oropher,连在会场里,她也只注意到了Thranduil。


Thranduil皱了皱眉,他并不太懂Galadriel告诉他这件事的目的。


“我想说,或者你有空吗?下周在波士顿有个展览,展期最后一天会拍卖一些藏品,我有些拿不准,你有没有兴趣一起?”Galadriel问。


“我有什么好处?”他开门见山。


“实际上除了食宿全免之外并没有什么好处,当然,我觉得你并不在乎什么食宿全免,只不过我向来只跟气场相合的人接触。”她微微扬着下巴,校服丝毫没有遮挡住她的骄傲气息。


“气场相合?你从哪里看出这点来的?”Thranduil抱起胳膊,他比Galadriel高,加上性别优势,让他看起来更加有了一种和对方针锋相对的感觉。


“我猜的。”她直言不讳。 
 


“AdaAda,星光白宝石是祖父买的吗?”


“是的,我亲爱的Lara。”


“噢,你的父亲一定非常爱你。”


“你的父亲同样爱你。” 
 


那之后Thranduil真的陪Galadriel去了趟波士顿,他们逐渐成了朋友,再到密友。有对方在左右的日子里的确省去了非常多的麻烦。尽管Galadriel对学院里疯传的关于她和Thranduil是一对情侣的消息非常不认可——好吧,她甚至觉得相当可笑,她可不想跟一个变态是情侣。但是不得不说,Thranduil的存在的确为她挡了不少烂桃花,起码可以让那些她所厌恶的人敬而远之。


没有人会企图从Thranduil手里抢走Galadriel那样的人。他们看起来简直是天造地设的一对,一样吸引人的金色长发,一样漂亮的脸孔,同为学院里的佼佼者,还有出了名一样诡异的性格。


诡异吗?明明我们才是正常人。他们连思考这种问题的逻辑走向都如出一辙。 
 


“我挺喜欢Galadriel姐姐的,她总给我买好多甜饼。”Lara说。


“你该叫她阿姨了。”


“上回Dad也让我这么叫她,后来Dad被揍了一顿。”


“……” 
 


 


相比较Elrond和Galadriel,Thorin和Thranduil的初次见面可以算得上既“血腥”又“暴力”。


你们两个加起来四十多岁的人了丢不丢脸?Elrond当时问他们。


在Thranduil大学整个生涯里,前半段主要都是围绕Galadriel和Elrond展开的,后半段因为有Thorin的加入而变得“激情”了很多。


Thorin,法学院研究生一枚,身高189cm。Thranduil见他的第一面,Galadriel正蹲在他身边满脸泪痕。Thranduil什么时候见过她哭?作为这么久以来唯一一个能在他身边呆了那么久的女人,Galadriel的确有一些地方和Thranduil极为相像,大概也就是因为这种谁也说不出的相像,让Thranduil格外心疼这个每天踩着十厘米高跟鞋的人。


他直接给了Thorin一拳。


被打的人显然没有任何防备。Thorin被那一拳头打得向后退了几步,他回过神来的时候拳头已经招呼了上去。结果就是两人扭打在了一起,而Galadriel甚至没来得及说上一句“你们在搞什么”。Thranduil比Thorin提醒消瘦一些,尽管他比对方高上一些,但显然占不了任何便宜。Thorin的拳头直接砸在了Thranduil那张好看的脸上。血腥味弥漫在口腔里,Thranduil屈膝踢上了Thorin的小腹,趁着他受招脚下一绊将人压在了地上。水泥路磕得Thorin全身都痛,刚刚那一下的位置太刁钻,他怀疑被Thanduil压向地面的时候胳膊折了。


起码他的关节处疼得厉害。


等到他们都挂彩,这才听清楚了Galadriel从刚刚起就在旁边喊的话。


她说:“住手,他是我朋友!”


他是她朋友?Thranduil想,他的手肘还压在Thorin的后背上。


他是他朋友?我管你什么朋友啊!Thorin想。他挣扎着就要把身上的人掀翻过去。


Thranduil松开了他,他擦擦嘴角,口腔里的血腥味道依然浓重。


于是Elrond赶到的时候就看见了这么一幕。满身灰土还端着一只胳膊的Thorin,嘴角出血的Thranduil,以及哭花了妆的Galadriel。


他觉得信息量有点大,需要花点时间来反应反应。


Thranduil说你看我干吗。Elrond说,我就看看,我又没看过你被人打的样子。Thranduil立刻给了他一个堪称翻到了极致的白眼。Elrond向来对他的这个技能佩服但无视着,他的视线落在Thranduil身边那个端着自己一只胳膊的男人身上。


“看来我们有点误会需要解除一下?”他对Thorin友好地伸出手,但被他拍掉了。


 


“Ada,你居然被打到吐血?”


“只是牙龈红肿而已,乖乖听故事,不要再打断我了。”


 


Elrond对Thorin的动作丝毫不感到意外。他一点也没有生气,收回那只被拍掉的手:“Galadriel,你的妆现在非常难看。”Elrond转头对Galadriel说,然后他看着她从皮包里翻出一个镜子。他就知道会是这样。“现在给我解释解释,你这是怎么回事?”Thranduil也看向她。


“我如果说了,你能保证不喷我一脸毒液吗?”Galadriel说。


“我试试。”Thranduil毫无诚意。


Galadriel这才把她是怎么在校外这条僻静的小路上遇上想要抢劫的歹徒,然后如何哭花了妆用演技成功让歹徒放松了警惕,但却意外跑断了她那双高跟鞋其中一个鞋跟,最后遭遇到Thorin替她解了围的事完完整整说了一遍。


Thranduil深吸了一口气。


“我下回一定不买那家的高跟鞋了。”Galadriel立刻说:“我保证。”


这哪是重点?Elrond不禁捏了捏太阳穴。


“你为什么不去拍电影?我看你该拿个影后回来。”Thranduil揉了揉自己的手腕,那里的衬衫纽扣因为刚才的打斗崩掉了一颗。他真是心疼纽扣。


“那起码得等到我大学毕业。”Galadriel认真回答道。


现在连Thorin都很想深吸一口气了。


 “那么现在误会解开了?Thran,你不该冲动的,那不像你。”Elrond说,他看看Thranduil:“你得给……抱歉,你叫什么?”


“Thorin·Oakenshield。”


Elrond点点头:“你得给Thorin道个歉。”


“抱歉。”Thranduil说。他爽快地道了歉,但并不那么诚意。


Thorin听出他语气里的不悦,但他向Thranduil伸出手:“不打不相识。你技术不错,有空我们可以再练练。我是Mirkwood法学院研一的Thorin。”


Thranduil握了握他的手。


然后他们各自捂着脸颊端着胳膊。


一个学法的,在校外跟人打架打成这样。Thranduil觉得很郁闷。


最后他们决定先回学校医务室看看各自的伤。


“你们这样要怎么向校医解释?”Galadriel走在他们中间问。


“也许可以说是遇上了流氓,见义勇为。”Thranduil说。Galadriel从刚才就想说她从来没见过Thranduil因为她那么激动的样子,着实让她这个密友感动了一回,但她还没开口,身边的Thorin立刻接上了一句。


“女流氓?”他说。


“嗯。”Thranduil应了一声。


那之后的日子,Thorin几乎成了某种程度上替代Oropher的存在。研一的日子并不算忙,Thranduil隔三差五就和他约去体育馆。虽然那些时候他们下手都是有轻重的,但是架不住Thranduil频繁地约他。


简直是见了鬼了。Thorin想。


Elrond和Galadriel也觉得见了鬼了,一直以来几乎都是他们主动约Thranduil,很少是由他发出邀约,但Thorin……“他这个星期多少次找Thorin了?”“不算上吃午饭那次的话大概有三回。”Elrond说。“太可怜了。”Galadriel竖起了大拇指。


他们就这样渐渐从每次都“拳脚相向”的陪练关系变成了朋友,Thorin进入了这个圈子,带来了许多雷厉风行,也带来了许多“节外生枝”。如果说Elrond、Galadriel、Thranduil这三个人身上好歹有一些细微相似,那么Thorin在这个小团体里就是最“格格不入”的那个。他们三个谁都没有想到有一天他们的朋友圈子里会有这样一个能随时切换理智和不理智的人。再后来,他们成功地把某个企图对Galadriel不轨的男性送进了警察局,Thorin坐在警察局里的样子严肃而认真,他刀削一般的五官显得格外吸引人,但当他迈出警察局,一脸愉快地向Galadriel“邀功”的时候——大概就是那个时候,他们算是找到了自己接受这样一个人的理由。


 


这次他直到说完都没有被打断。Thranduil低下头看了看伏在他身侧的小女孩,他以为她已经睡着,却发现那双晶晶亮的眼睛正盯着他。


“你该睡觉了,Lara。今天的故事到此结束。”Thranduil轻按住她的胳膊,把她放平在床上,拉高了被子。


“Ada,每次你说起这些事的时候总是特别开心。”Lara伸出手握住他垂下的一缕金发。


“美好的记忆总是值得开心的,亲爱的。”他弯下腰在稚嫩的脸蛋上留下一吻,微痒的感觉逗得女儿发笑。


“你以后可以多说一些,那样你回开心很多。”天真的她对父亲眨了眨眼睛。


“我们可以明晚继续,现在你该睡了。”Thranduil说。


但楼下传来了声音,接着是被打开的灯。Thranduil几乎能预料到接下来会发生什么事。


果然——


“Dad!!!是你回来了吗?”刚刚睡下的小女孩掀开被子,仗着自己的儿童身材,一溜烟从Thranduil胳膊下蹿下床,光着脚跑向了楼梯。


 


哦该死,Legolas——我今天又白哄了她那么久!



 


番外一完


 


六千八…


妈呀终于写完了。拖延症我今天晚上才写…写到一半还去撸了一会儿游戏…


总之这就是个看着回忆朋友相遇实际上是为了哄女儿睡觉最后还失败了的番外……


关于女儿的名字 Lara在希腊语(还是什么语来着反正有个语)里面的意思是山林的女神。


其实就是在T,O,L三个打头的英文名里找了一下… 是养女不是瑟兰生的,他没那个功能……


原则上女儿还是比较亲瑟兰,但是性格比较像叶子。


并不知道这篇有没有手癌……如果有的话拜托小天使告诉我……么么哒。


下篇番外就是肉肉肉肉肉肉。感觉我要把自己炖吐。


明天又是周一了,哭。又要上班了。

评论(40)
热度(167)

© -拟酒-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