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修脑缠粉。密林三代。

Whatever【TL瑟莱】cp向【8】

8

 

他们离开了。莱戈拉斯静静站在纱帘之后,他一动不动,觉得全身上下像被投进了冰窖。寒冷刺骨的感觉从各个方向入侵,冻得他连心脏都疼痛起来。

他站立了一会儿,然后缓慢挪动脚步。他靠近躺在床上陷入意识边缘的父亲。他的表情柔和,完全不像是一个深受重伤毫无知觉的精灵。瑟兰迪尔的眉头舒展着,看起来像是在做一个美丽温暖的梦。

莱戈拉斯伸手想去触碰他,却又忌惮着。

 

曾经他是如何抗拒着父亲的拥抱,在某个清晨彻底拒绝了不伦的恋情。现在终于换位了,换他高高在上的陛下不愿意接受他的触碰。

 

他站在瑟兰迪尔的面前,小声说道:“Ada,我回来了。”可瑟兰迪尔毕竟听不见他的话,他毫无反应。莱戈拉斯垂着手,他知道事情不可能会那么简单,不是他的一句“我回来了”就可以把瑟兰迪尔带回这个世界。

他光着脚走到门口,然后握住门把从里面打开了这扇房门。

门口的卫兵简直被眼前的景象惊呆了,他们面面相觑,不知该如何反应。王子是怎么进入这间屋子的?!他在多久了?!

他的表情看起来像是知道了什么。国王侍卫的眼神连忙越过他们尊贵却此刻无比落魄的王子,投向了室内。莱戈拉斯挡住了他们。

“叫加里安过来。”他说,垂着双手,这一声毫无力气。

 

他安静坐在瑟兰迪尔房内的书桌前。那张椅子上属于他深爱却不敢承认的精灵,那个精灵王有时候会坐在这张柔软的椅子上阅读那些他来不及处理的公文,可自己甚至从没去帮助他分担过一些。父亲下了命令,他就照做,直到最后他受够了来自王座上那个精灵自私的“爱”,远远逃离了这里。

自私吗。

自私的到底是谁啊。

他双手捂住了自己的脸,温热的手心贴着他湿润的脸颊。

“莱戈拉斯殿下。”来人打断了他痛苦的回忆。加里安站在门口,直到莱戈拉斯从那双手里抬起了头,示意他进来,这位管理着巨绿林几千年的管家才迈步走了进来,小心关上房门。加里安从来没期望过能长久瞒住莱戈拉斯,瞒到瑟兰迪尔苏醒……或是死亡,但他也没想到过这个谎言会这么快就被他们的王子拆穿。

“Ada……发生了什么?”他通红的双眼里满是疲惫地看向加里安:“什么牙齿,什么意识边缘地带,什么叫我不能帮助他?”他的声音略微颤抖着。自出生以来,他被整座宫殿的精灵宠爱、尊敬,他们都说莱戈拉斯殿下是国王最珍贵的宝物,他对他的珍惜,远是那些璀璨夺目的星光白宝石所无法比拟的。尽管他们从不知道国王对王子抱着超出父子之情的爱意,但所有的精灵都知道,那些宠爱一天都不曾停止。那些参与政要的精灵甚至有时候会鼓励年幼的王子去书房找他的父亲——好缓解国王经常性对政务的不悦。

“……殿下,我希望您能做好一切准备。”加里安对他欠了欠身:“包括成为一名国王。”

莱戈拉斯站起身,他愤怒地快步过去扯住了加里安的前襟。

 

他曾经问过父亲,是不是等他成年,也必须接受那顶王冠。瑟兰迪尔抱起他,他的微笑对莱戈拉斯从不吝啬。

瑟兰迪尔清楚地知道这座森林对王座上的人来说不是恩赐,而是一种束缚。如果莱戈拉斯戴上这顶王冠,那便意味着他是去了一切任性妄为,失去了那些在树林间恣意而行的资格。他要面对的是与各族之间的外交,是这座密林里每天发生的一切。瑟兰迪尔知道那些事物并不对莱戈拉斯的胃口。他需要的是自由。

 

他曾经在莱戈拉斯离开的时候阴暗地想过折断他的翅膀,却最终放他离开。

他不愿意让莱戈拉斯接替他的王位。从来都不愿意。

 

殿下,陛下,终归还是差了太多,他自己体会过其中滋味,那并不好受。

 

加里安平静叙述着一切。莱戈拉斯似乎从来都没有觉得他的声音如此有穿透力过。那些经过像是真实再现在了莱戈拉斯眼前。他的寂寞,他的沉默,他的骁勇,他的不顾一切。

“送回宫殿来的时候,陛下已经失去了意识。”他说:“莱戈拉斯殿下,您离开的时间太长了。”长到他又一次习惯了寂寞,又一次习惯了冷漠和孤军奋战。

“你明知道凶险,为什么还不阻止他!”莱戈拉斯失去了一贯的冷静和风度,他大声质问加里安:“加里安,这是你的失职!”

他从不迁怒别人,此刻却毫无理智可言。

“陛下执意前往。您知道,在您离开的期间,他改变太多了。”加里安轻皱起眉。

“那么多年了!你从来没有让他出过任何闪失!”莱戈拉斯怒吼道:“别为你的失职找任何借口!”

“莱戈拉斯殿下。失职的并不是我。”他直视着那双布满血丝的蓝色眼睛。

 

“剩下的事,我想您都知道了。我依然是那句话,我希望您……做好一切准备。以及,埃尔隆德领主说,您最好不要和陛下见面。尽管他现在没有意识,您的存在依然会给他造成影响。”他说最后这句话的时候移开了眼神。

 

莱戈拉斯紧抓他前襟的手松开了一些。

“我不会……我就坐在这里,坐在这里。”他重复着,那双通红的眼眶里有液体翻滚。莱戈拉斯回头指了指那张书桌:“陛下没有苏醒之前,我就是这座密林的权利制高点。”

他终于不得不搬出自己的身份来压人。这让他觉得悲凉极了。他少有几次强调自己的身份,竟然都不是因为那些美好的情绪。

——不是争吵,就是事情糟到了极点。

 

“是的……那么我会让人把食物送进这里来。”最终加里安选择了服从。

 

“殿下。”

他退出房间前轻声说:

“如果瑟兰迪尔陛下知道您回来了,他一定会很愉悦的。”

 

TBC.

 

这篇我简直是用龟速在更新…总之结局是会在一起的。因为最开始也就是写来补自己的脑洞的,给叶子回家的理由…所以我就慢慢来………………

评论(24)
热度(55)

© -拟酒-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