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修脑缠粉。密林三代。

【莱瑟学院AU】恋爱手段 30

30

 

他曾经以为自己不可能为一个人让步到这种程度的。

去见Legolas的父母?他一定是疯了。

Thranduil站在熙熙攘攘的人群中,望着那栋青灰色墙砖砌成的古老礼堂。他穿着一身西装,打着领带,长发被发带捆绑起来,安安静静贴在他的后背上。他抬起脚往礼堂走去。

礼堂里已经聚集了太多人。那些穿着学士服的是毕业生们,而他们身边围绕着的就是这个世界上最爱他们的人。Thranduil很快发现了那头显眼的金色长发。Legolas也看见了他,在喧哗声中大声叫着Thranduil的名字。

“Thran!我在这里!”他叫道,伸出手向他挥了挥。白色衬衫从他的学士服袖口下露出来,他是多么的朝气并且英俊。Thranduil小心绕过人群向他走去。他每走一步,都在做着深呼吸,但他尽量不让Legolas从他的脸上察觉到他的紧张。他已经准备好了和Legolas的父母打个招呼,但却发现他周围并没有长辈存在。

他微微感到疑惑,但Legolas拉住了他的手。

“我父母可能会迟一点到,你别紧张。我猜可能要到典礼结束你才会见到他们。”他轻而易举地就感觉到了Thranduil的不正常,笑着帮他缓解压力。

“嗯。”他应了一声,这才得以片刻解脱。

“等一会儿你会坐在楼上看完全程吗?你得保证不会临阵脱逃。”Legolas攥着他的手说。

“当然,我保证。”他还以笑容,温暖得和最初的他判若两人。

Legolas还想说点什么,但广播声打断了他。

“我得去那前面坐着了,”他的指尖在Thranduil手心里轻轻刮了一下:“这次我把你正式介绍给父亲母亲,什么都会好起来的。”

Thranduil唯有点头,然后放他再次混入人群。

 

Thranduil挑了二层一块相对空旷的地方坐下,他看着Legolas坐在人群里和他的同学说说笑笑,然后锤了身边的人一拳头,又被后面的人玩笑似的勒住了脖子。他简直开心极了。

 

Legolas用手肘抵住背后的人,成功逃脱钳制,然后抬起头寻找着什么。他很快就看到了Thranduil。他看起来那么耀眼,那么的淡然。他的领带一丝不苟地系着,坐姿得体。Legolas望着他笑。这样的人是属于自己的,这是件多么值得人高兴的事。

他抬起手对着Thranduil所在的方向抛了个飞吻。

周围立刻有人吹起了口哨。Legolas很受欢迎,他们一直在猜会是哪个温柔美丽的小姐牢牢握住了他的心,这时候看见他难得冲着左后方毫不避讳地抛吻,许多人的视线都汇聚了过来。

Thranduil身后的几个女孩子已经忍不住在小声笑着,她们彼此推搡着说,喂,你什么时候认识Legolas·Greenleaf的?

而Thranduil依然坐着,他的双腿自然叠在一起,对人群的骚动不以为然。他向来不在乎别人的目光,他们爱看就让他们看好了。

Legolas也是这么想的。别人爱看,那就让他们看。

 

能把他留在身边是一件多值得炫耀的事。

 

毕业生们陆续坐定,观礼的家属外宾也陆续坐定。

Thranduil身边的座位也有人坐下了。他闻到一股淡淡的花香,于是侧过脸看向右手边,那位夫人和他相隔一个中年男人的座位。

他们四目相接。Thranduil看见了她的脸,那是……Legolas的母亲。

会有那么巧吗?她就坐在自己身边?Thranduil当然没有蠢到会相信这是个巧合。他收回了眼神,重新投向了Legolas。

他看见Legolas微微侧着身,惊讶的表情在他的脸上定格。他想站起身,但典礼已经开始了,他被同伴按在座位上。他仍然固执地盯着Thranduil的方向,但脸上的表情已经变成了一种愤怒。

这和他们说好的不一样!

Thranduil看着Legolas,对他摇了摇头。Legolas咬着牙坐正身体,不再向左后方看去。

Thranduil听见自己的心跳声,它们似乎比礼堂里的音乐声还要响亮。

你给他一颗珍贵的宝石,他会平静的为你鉴别它的价值;你给他一堆繁杂的数据,他可以心平气和地解开它们;你对他恶语相加,他会冷着一张脸淡淡地噎到你说不出话。但现在,他的心脏跳得快多了。他以往设计的生活中并不存在这个篇章,所以他彻底没了办法,只能硬着头皮保持着他的风度。

 

“小伙子,你不是这届毕业生?”身边的中年男人适时地打断了他的尴尬思绪。

“……”Thranduil点点头。

“有朋友在下面?”和他一样正装裹身的男人像是没看出他的任何不对劲,依然问到。

“……男朋友。”他说。此时此刻隐瞒并不再有任何意义,他知道他的话Legolas的母亲会一字不漏地听进去。

对方不出Thranduil意外地沉默了几秒钟,然后接着道:“男朋友,不容易啊。”他说的语气倒是轻松。

Thranduil余光瞥了他一眼:“我知道。”

“我听说你们这类人很辛苦,你好像一点都不在乎?”那人又问。

Thranduil终于对这个陌生人的询问产生了反感,他转过头看着那个儒雅的中年人。

“没有为什么,这位先生,就如同您爱您的妻子一样,我从不认为任何人可以给我带来阻碍,”他越过男人看向Legolas的母亲,虽然她并没有与Thranduil四目相接,但Thranduil依然说完了最后那句话:“所有的困难都是自己给的。”

他的语气听起来平稳有力,但内心却无法平静。

询问的人终于不再说话了。

 

所有的困难都是自己给的。没有人能横加阻挠,除非他和Legolas之间有任何一个人后退。

无论那份爱被人悬在多高的高空上,哪怕有人剪断了线想让它摔个粉碎,它的主人都会不顾一切地去接住它。

大概这就是他不肯后退的理由。

 

Legolas几乎如坐针毡。他根本不知道为什么会发生这种事。

几个星期以来他的据理力争,他的妥协让步,一切看起来都像是被拖进了一场骗局。他们明明答应自己,毕业典礼之后,由自己带着Thranduil去见他们。

他简直不敢想象独自让Thranduil面对自己的双亲会发生什么事。

他甚至为了让他们见Thranduil一面,妥协了他们为他做的日后打算。他知道Thranduil从来不是个会卑躬屈膝的人,他也不希望父母和恋人的见面会对Thranduil造成任何影响。

一切都糟透了。

他居然又一次让Thranduil独自承担了那些压力。

 

他心不在焉,连上台的笑容都带着勉强。他和院长握手,相拥,从自己的导师手中接过他的毕业证明,然后对着台下挥手。他的眼神从直起鞠躬的腰时就看向了Thranduil的方向。

他舒了一口气。

 

他的恋人依然坐在二层的观礼席上,并没有离开。

 

 

TBC.

叶子爹妈答应和瑟兰见面是基于叶子答应了他们的某些要求。

所以不要再说叶子不努力啦,他已经为瑟兰牺牲了一些东西了。

不是什么人都有勇气的√

评论(34)
热度(146)
  1. 鹿汤圆小王几✨-拟酒- 转载了此文字

© -拟酒-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