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修脑缠粉。密林三代。

【莱瑟学院AU】恋爱手段 28

28

 

最后真是断断续续折腾了一整晚。Thranduil昏昏欲睡的时候已经凌晨。微弱的光线被布艺窗帘挡在窗外,室内昏暗极了。Legolas从背后抱着他,一只手牢牢揽住他的腰肢,鼻尖抵着他的后颈。他餍足极了。虽然一夜未睡,但他还是精神得不得了,虔诚地在Thranduil脖间印了一个轻吻。他可不想把Thranduil彻底弄醒,那并不好玩。

Legolas承认自己是有些不知节制了,但那也是人之常情。他安慰自己说,他真是受够了Thranduil不在身边的日子。过去的几个小时里他甚至没有理会Thranduil最后无可奈何的求饶,无论他好言相向还是动了拳头——Legolas依然没有放开他。最后等Legolas心满意足地退出Thranduil的身体,并打算抱起那个比自己高上一些的爱人时,才发现他已经体力不支,几乎要昏睡过去。

Legolas低头在他脸颊上亲吻,小声对他说了句“对不起”,Thranduil累得连手指都不愿意动弹,从喉咙里模模糊糊应了一声,闭上眼顺着Legolas拥抱的动作靠进他怀里。Legolas相当贪恋每次激烈的欢愉过后Thranduil难得一见的顺从。Legolas使了一把劲把他横抱起来。无论怎样,Thranduil始终是一个不折不扣的男人。他因为这样的姿势而重新睁开眼,眉头眼看着就要皱到一起,Legolas只得快步把人抱向浴室。

“放我下来……”他的声音倦意满满,但依然要求下地。

“你连站稳都困难吧?”Legolas笑起来,放下Thranduil,让他倚靠在浴缸边,这才伸手去调整水温。

“Legolas,”Thranduil叫他。

“嗯?水温不错,你坐进去?”Legolas转头看他。

“你现在有没有觉得这条路难走极了?”Thranduil突然问道。他困得厉害,却没来由地问了这么一句话。

“Thran?”Legolas并不知道是什么让他突然抛出了这个问题。

一时间除了水声没有人说话。热水源源不断从花洒里落下,发出“哗哗”的声响。Thranduil撑着胳膊缓慢滑坐进浴缸,他仰起头,然后看见有个阴影笼罩了下来。Legolas双臂撑在浴缸两侧,正看着他。

“我自己选的我自己走。”他说,然后从还很浅的水下牵起Thranduil其中一只手,他低头亲吻着他的手指,吻毕又看向Thranduil:“毕业那天,我有没有荣幸邀请这位先生见一见我的父亲母亲?”

“你说什么?”Thranduil的手指一僵。

“他们甚至都知道你的名字了,你有什么理由不去见见他们?”Legolas坐在浴缸里和他面对面,手指和他轻扣在一起。他看着Thranduil不知算上什么情绪的表情,像是为了缓和气氛似的开口道:“难不成你害怕?——原来你也有害怕的时候啊。”他说着,脸上的笑容略带了一些痞气,那让他看起来英俊中带着一点小坏心思。

“他们知道我的名字?”Thranduil问到。

“是的是的,他们知道。”Legolas屈肘撑在浴缸边,掌心托着脑袋:“所以你就别挣扎了,这时候打退堂鼓的话就算绑我也要把你绑回去。”他说得倒是一脸坦然,但在Thranduil柔和却带着询问的眼神注视下不由地心虚了起来,最后干脆继续说道:“不过我保证我只夸了你,这你得信我。”

“哦?”Thranduil也照着他的样子撑起了脑袋,他安安静静的听着Legolas喋喋不休。

“我真的非常抱歉……Thran,之前我……”Legolas吞了一口口水:“我很害怕。”他老老实实地说道:“你知道,先前我都是跟女孩子在一起……我不知道该怎么跟我爸妈说这件事。”

“我知道。”Thranduil淡淡地说。

“分开这段时间我一直在想,如果没有你的话,一切是不是会回到正轨。”Legolas说这句话的时候紧紧握住了Thranduil的手指,生怕他抽走它:“可我不行……我觉得你已经把我的‘正轨’带走了。”

“你可以选择回去,Legolas。”Thranduil任由他握着自己的手。

“我的意思是说……”Legolas急忙补充:“我的意思是说,你不觉得……我是说……”他突然变得吞吞吐吐起来。Thranduil沉默着看他。

“好吧……你就是那个‘正轨’,Thran,你就是。”他终于说完这句话,然后转过头不看Thranduil。

短暂的沉默之后,那个好听的声音问Legolas:“你脸红了?”

“我没有。”他拒不承认。

 

哪有什么正和偏,不过是你爱上了一个人。

 

那场谈话最终以Thranduil答应去见Legolas父母为结尾。

Thranduil在床上睡了三四个小时,然后不得不起来把Legolas一个人扔在了旅馆房间里。他还得回家面对一个“麻烦人物”。

Legolas看着他起床,然后穿上衣服,走路姿势有点不同于平常,于是忍不住笑出了声。Thranduil把皮夹里的护照拿出来扔在Legolas身上,然后对他笑了起来:“Legolas,好笑吗?”

“不好笑。”Legolas立刻恢复了严肃的表情。堪称影帝。

“那就好,下午的飞机订好告诉我,机场见。”Thranduil挑挑眉,然后“砰”地关上了门。

 

Thranduil在腰间来回捏了捏,那里的酸痛和无力让他皱紧了眉,但他仍然忍着不适尽量快速地往某个超市走去。他必须把Oropher交代的东西带回去,虽然他猜Oropher已经知道了些什么,但表面功夫依然要做好,起码这样能保证父亲不像小时候那样和他过上几招。现在这个状况,别说是过几招了,Oropher用点力气就能把他掀翻在地毯上。

他回到家门口的时候深吸了一口气,然后不着痕迹地推开了并没有上锁的门。

“回来了?”果不其然的是Oropher坐在他的椅子上看向Thranduil。

“嗯,东西我放储藏室去了。”他说着就要离开。

“那个小子……”Oropher说:“哦,就是你在马路对面抱的那个小子。”

“父亲,”Thranduil说:“我今天下午回伦敦。”

Oropher不再说话了,他拿起桌上的醒酒器,倒出一小杯红葡萄酒。

“这个点数喝酒不太好,您不年轻了。”Thranduil对他说。

“还不去收拾东西。”Oropher放下酒杯。

他终于觉得Thranduil已经不再是那个会对着他生闷气的小孩子了,他终于有一天会走出自己给他营造的各种安全圈,然后迈向另外一个人。他对Thranduil想要什么向来弄不清楚,尽管他是他的父亲,但他却错失了Thranduil最天真烂漫的童年。Oropher是个军人,他学不会弥补,他所能做到的就是把视线放在日后,他自始至终对Thranduil的追求者抱着一些敌意,生怕他受到伤害。他极度溺爱儿子,却从不过分表露。

 

但哪有什么支持或者反对,为人父母,他仅仅希望Thranduil一路无阻。

 

 

TBC.

说好了今天拉灯以后补偿叶子…… 夫夫俩要回学校去了√

其实我一直觉得叶子是需要成长过程的,他对很多问题的认知不像瑟兰那么直接,毕竟瑟兰比他大一点,还有就是家庭原因,叶子是从小被捧在手心里长大的,家境很好,这样的家庭反而不是那么容易接受独子的一些大变化的。瑟兰是军人家庭,爷爷对他是有愧疚的,所以真的是只想他幸福。叶子已经比之前有担当啦你们别不喜欢他……他也就是个二十出头的小子,这样已经很有勇气了。

评论(26)
热度(163)

© -拟酒-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