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修脑缠粉。密林三代。

【莱瑟学院AU】恋爱手段 26

26


有时候每个人都会对自己产生怀疑,如果那个时候往后退一步,后背能抵上一个坚定的胸膛,或者什么事情都会逐步好起来。


Legolas从书桌上撑起胳膊,他伸了个懒腰,然后看了看窗外,他又在桌前睡了一个晚上,或者说不到一个晚上。现在的美国时间是半夜1点,他猜Thranduil已经睡着了。


清早的空气并不闷热。他打开窗户,然后深吸了一口气,活动了一下筋骨。最终论文已经提交,他也算熬过了这个没有人在身边的修罗期。他转过身打算去洗漱一下,经过落地镜前顿了顿,他认认真真看了看自己的脸,突然觉得他该清理一下下巴上的胡渣了。


他可不希望这些胡渣扎到Thranduil身上任何地方。


他心心念念的人的确已经入睡。


Thranduil躺在单人床上,他侧卧着,双手自然交叠在一侧。他真的太高了,幼年时期Oropher长期不在他身边,他并不像很多孩子一样有着来自父母的、十足的安全感,以至于养成了睡觉时微微蜷曲身体的习惯。先前Legolas算是把他这个习惯稍微掰正了一些——很多时候Legolas喜欢从背后抱着他,滚烫的体温穿透棉质T恤,顺带清晰地把平稳的心跳传达给他。这样的姿势让Thranduil不得不稍微伸直了双腿。而年轻的爱人睡觉并不老实,很多时候他们四肢交缠。从鼻腔里呼出的气息就喷在后颈上,算是补充了他能算得上“匮乏”的安全感。


雨声越来越大,风把他的玻璃窗吹得发出了些许声响。他从睡眠里缓缓睁开眼,皱皱眉看着那扇还在发出声响的窗户,然后坐起身捏了捏自己的一侧肩膀。


真不是个好习惯,Thranduil。他对自己无奈地摇了摇头。


赤足踩在地板上,他拧开房门,然后下楼往厨房走去。这两天他们暂时没有了联系,他听Thorin说Legolas的论文进入最后阶段了,于是决定先不打扰他。


或者Legolas并不会觉得是打扰,Thranduil过去对他来说像是一支兴奋剂,而现在更像是一支安定剂。


屋外的大雨倾盆而下,甚至掩掉了Thranduil下楼梯的声音。他像一只猫,虽然看上去要大上许多,但他走路实在太过轻巧,和雨声相撞时轻易地藏起了踪迹。他打开冰箱,拿上一瓶牛奶,后腰抵在厨台边。他已经很久不喝蛋白粉了,Legolas见他喝过几回,自己也尝了一口,然后对他这种拿蛋白粉当日常喝的行为非常不认可。他更喜欢Thranduil和他一起运动,然后满身大汗地滚在一起。尽管Thranduil不喜欢他带着汗液的拥抱,但不得不承认他吻过去的时候Thranduil并不会拒绝。


Legolas从不亲手去擦Thranduil沾在嘴边的奶渍,生怕Thranduil觉得自己把他当做女孩子。他知道Thranduil非常反感这种事。他总是自然而然地抽出一张纸巾,然后递给Thranduil,看他喝完那些牛奶,然后优雅地擦了擦嘴角。


Thranduil放下空瓶,抽了张纸巾,然后穿过黑暗的厨房原路返回房间。


他的手机屏幕在房间里发出微弱的白光。


“睡个好觉,明天见。”Legolas的简讯这么说。


有人看完他的消息,重新躺回床上闭上了眼。


而他猫着腰站在笔记本前,一只腿还向后弯曲着搭在椅子上,手里的鼠标来回移动、点击。


差不多半小时前他拨通了Galadriel的电话。


“如果你不给我一个合理的理由,我就立刻用一把手术刀捅死你。”Galadriel说,她躺在床上,长发铺满整个枕头,皱紧的眉让她看起来像个暴怒的女王陛下。


“那恐怕你还得先跟Elrond借一下手术刀。”Legolas语调轻松。


如果不是Thranduil的“安排”,Galadriel发誓她完全不会替这个小子把关,她当初进商学院而不是经济学院的最大原因就是她厌恶某些经济课程。几个小时前他们刚刚奋战完最后一关,Galadriel红着眼眶在视频这头说,如果你的导师还不满意,我就打算把我的笔记本扔在他脸上了。


Legolas认认真真看了看那个视频窗口,然后问道:你不会哭了吧?


然后Galadriel就切断了视频。


她给Thranduil打了个电话说我求求你快回来吧。Thranduil说快了。Galadriel说我让Legolas去交论文终审了,你最好保佑他。Thranduil在那头笑了笑说我相信他。


Galadriel说算了你还是别恶心我了。


Thranduil对他说,我也相信你,亲爱的。


Galadriel这才理顺了气。


而现在,就在她躺下几个小时之后,Legolas又给她打了个电话。她向上帝发誓她现在真的想直接弄死他一了百了。


“Thran……他家在哪?”Legolas问。


“你是决定去赴死了吗?”Galadriel想都没想就回答道。


“不不,我猜他不会想我现在去见他父亲。”Legolas说,他从衣橱里的某件大衣里拎出一串钥匙。


“想的挺对,现在这个状态去见Oropher,三秒就能被他放倒。”Galadriel的声音带着浓重的倦意,她越说越小声。


“但是这不妨碍我去见他。我想……接他回来。”Legolas说道,他盯着手上那串钥匙中的一把出神。


“我告诉你,告诉你行了吧。”


Galadriel真是不知道自己欠了Thranduil或者Legolas什么,别人的恋爱,自己愣是操碎了心。


“Legolas呢?”Gimli看了看只身一人的Aragorn。“八成又背叛组织了。”Tauriel说。


“那小子又去美国了。”Aragorn接过他们递来的酒杯。“我觉得Oropher会直接送他进医院的。”Tauriel一边向远处的Arwen招手,一边对Aragorn说。


人间有真情。


Legolas坐在飞机上饱受飞行时长煎熬的同时,他的好友们已经给他下了“you shall not pass”的通牒。


刚过中年的父亲已经把早餐放在了餐桌上。Thranduil看着他的背影,然后开口道:“Ada,早上好。”他心情好的时候会称呼Oropher为“Ada”,那样更为亲密一些。


Oropher没有回头看他,而是开口道:“我今天一早眼皮就一直在跳,你最好不要出门。”他对刚从卧室下来的儿子说道,然后转头看见他睡得有些凌乱的长发。


“你该去洗漱一下,我的儿子。”


“我正要去,”Thranduil说:“我只是被您在厨房忙碌的声音吵醒了。”


“你有空站在这里耍小心思,不如去梳通你的头发,他们乱得简直能坏了我一整天的心情。”


实际上Oropher接近凌晨时去看了他一次。Thranduil睡得正熟,丝毫没有发现房门被人打开。他总是在Thranduil不知道的情况下关心着他,和Legolas热情浓重的爱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他丝毫不介意Legolas的冒犯,但他对此依然保持着一种不屑。虽然Elrond对Legolas的评价相较于先前企图和他的儿子发生点什么的人来说好了不是一星半点,他依然认为一个乳臭未干的小子不足以带给Thranduil长久的幸福。


他甚至觉得没有必要打个照面。


这个社会那么现实,任何感情都得先过那一关。


 


 


 


TBC.


不会见面 相当于背着爷爷去找一下瑟兰而已…然而你们说爷爷知道不知道这件事…… 另外……我最近开脑洞……WT有人吃吗……小铁匠的W……Will Turner的W……可能会涉及AL……我想问有踩到你们的雷吗……也就是船长X精灵王……


 




评论(48)
热度(136)

© -拟酒-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