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修脑缠粉。密林三代。

【莱瑟学院AU】恋爱手段 23

23




 




要让一个人改掉习惯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有时候很蛋疼。




真的很蛋疼。Legolas屈肘撑着脑袋,翻了翻还留着Thranduil笔记的注解资料。他生怕Thranduil跑个没影,又担心自己的纠缠让他心生讨厌,愣是四天没给他一个短信或者一个电话。




他向Thranduil那帮难搞的“亲友团”解释了一个彻彻底底,Galadriel全程没给他好脸色,Thorin和Elrond想给他支招都无从下口。他有点尴尬地对着那几个都比他大上几岁的人,憋了半天闷声道:“不管你们帮不帮吧,我得跟他在一起。”




Elrond轻咳了一声,他还在犹豫是否应该告诉他Thranduil的去向,但Galadriel在桌下踢了他一脚。“希望你不要再让他失望,Legolas。”Galadriel站起身:“以为他是超人的话,你就错了。”




Legolas挺想说一句我没有,但Galadriel已经转身走了。




“兄弟放心,她过几天就没事了。”Thorin坐过来搭住了Legolas的肩膀,他不知道什么时候起就成了Legolas的“兄弟”了。




 




 




那是两天前的事了,而现在——




现在他刚刚在电脑上敲完他的结业论文最后一个字母。他把椅子向后推了推,站起来伸了个懒腰,然后摸出手机,删删改改,最后忐忑不安地把简讯发给了那个想念已久的号码。




我的论文写完了。




然后他握着手机站在那,视线停在屏幕上。等待一点都不长,很快他收到了回复,而且是一个电话。




“喂,Thran!”他的声音里透着开心,几乎要在宿舍里蹦起来了。




“恭喜,给你的导师看过了没有?”Thranduil坐在沙发上,那只前几天还在对着他狂吠的狗此刻正翻着身趴在他的腿上,舒服地蹬腿。Thranduil屈着手指缓慢挠了挠它的肚皮。




“现在发给他,你、你在哪?”他顿了顿问道,几天的煎熬让他还是屈服在一种完全抵抗不住的思念下。他迫切的希望知道Thranduil的近况,不是出于一种渴求,而是……而是什么?Legolas想。




那大概是一种担心。




“在度假。”他话音刚落,身上的狗不知发起什么疯,一口咬住了他的手指,虽然并没有用力,但Thranduil的洁癖几乎让他立刻发作了起来:“Rubby,不,别咬。”




“Thran?”Legolas问:“有朋友在你旁边?”




“不,只是一只狗。”他答道。




Legolas点点头,尽管Thranduil看不见。他好像突然就理解了那种名叫“信任”的东西,这才体会到了当初Thranduil给他所有自由时的感觉。他的爱情就这么挂在天空里飘荡着,但线头却被握在Thranduil的手里。




“明天这个时间我再给你电话。”Legolas对着手机轻声说:“你会接的,对吗?”




“我会的。”Thranduil回答。




“好的,那再见。Thran,”Legolas对他说:“我爱你。”




“不要熬夜。”Thranduil的嘴角微微弯起一个弧度:“我也是。”




 




Legolas第一次主动挂断了Thranduil回给他的电话,但一直以来压在他肩头上的那份沉重却减轻了很多。他试着给Thranduil时间,也试着给自己一些时间,好让他们之间的问题冷却,好让他们找到正确的解决办法。




父母说的对,他没有办法现在照顾好Thranduil,尽管Thranduil是个相当优秀的男人,但他们的前面除了爱情这种没有实体的感情之外,还横挡着太多责任,那些责任让他的恋人独自承担——Legolas,你的确太不合格了。




他知道Thranduil从没对他提过那些责任。




 




“这么开心。”坐在他对面的中年男子问到。




“有吗?”Thranduil问,他管理了自己的表情。




“什么时候带回来。”父亲把一碗浓汤推给他。




“Ada,你是个军人,那里面允许你挑食?”Thranduil把浓汤推回去,不着痕迹地岔开了话题。




“我退役了。”Oropher淡淡说。




“……”




Thranduil觉得这个老头子的某些习惯,跟远在伦敦的某个青年……还真是意外得像。




 




 




从前他就住在这间宿舍里,那张床只属于他,他再熟悉不过。但这是他搬回来之后第三次脑袋撞上墙了。Legolas的脸上已经带了点郁闷的意思,他真是习惯了在怀里空荡荡的时候伸手去抱那个人,习惯了一只胳膊被他压得发麻。尽管Thranduil起初相当的反抗这个姿势,但Legolas不依不挠地迫使他接受了这个睡觉姿势。




现在好了,自食其果。




Legolas撑起上半身坐在床上,翻开手机看看时间。够了,凌晨四点。




又一个事实证明他离不开Thranduil。




 




他翻开手机相册看了几分钟,然后锁上手机,重新躺回去闭上眼。




 




英国时间23点。




Thranduil正和Oropher坐在他们的花园里,桌上放着一瓶Thranduil并不知道年份的葡萄酒,但显然他顾不上那瓶酒。他就知道还是会有这一幕出现……Oropher一定会问个彻头彻尾。




“给我说说那个男人。”Oropher翘着腿,他举起酒杯,那里面的紫红色液体晃动着,银白色的长发在夜色下让他看起来像一只吸血鬼,如果有对獠牙就更像了。Thranduil想。




“没什么好说的,父亲,那只是个普通人。”他说,然后举起酒杯和那个“吸血鬼”碰了碰。




“普通人,你的眼光已经到了要为一个普通人跑来告诉我你失恋的地步了?我的儿子,你知道避讳不谈对你来说并没有什么好处,反而让你更加疲惫。”他很少一口气说那么多话,甚至在争吵的时候都不曾有过。




“父亲,如果对方比我小,你能接受吗?”他问。




“无谓年纪,春天,”Oropher的酒杯被放下了:“重要的是他是否是你需要的那个人。”




Thranduil酒杯里的液体滑下他的喉咙,然后随着喉结的滚动向着他身体更内里流去。他抬起头看了一眼漆黑的天空:“您知道吗,我发现看着他的时候我会微笑。”




Oropher没有说话。




“或者说,自从他进入了我的生活……”Thranduil说。




 




“我找到了很多以前从未有过的感觉。”




 




“然而他却让你失望了。”Oropher看着他脸上淡然的表情。




“是的,他让我失望了。”Thranduil拿起桌上的酒瓶替Oropher倒上一小口:“但您说过,永远都不要一次性否决自己不确定的事。”




 




“我愿意等。”




他对父亲坦诚道,然后他看见Oropher伸手握住了他的一缕金发,那些发丝从他布着手茧的指尖慢慢滑落。




“有时候我很想收回这一句话,春天。”




 




 




TBC.




基本上就是 爷爷本身是不care瑟兰喜欢谁的 他就是纯护犊子 因为瑟兰性向转变过程他没有发现 所以出于一个父亲的角度 不希望他受到伤害




对瑟兰来说叶子是改变他很多地方的人 不存在说叶子不好 而是每个人都有成长的过程 有很多人在谈恋爱的时候是不会设想以后的 但是有情不能饮水饱




毕竟是现代文 想he的话还是希望叶子能成长起来 更有担当一点




能和瑟兰一起承担责任了就是he了 【握拳x

评论(39)
热度(173)

© -拟酒-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