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修脑缠粉。密林三代。

【莱瑟学院AU】恋爱手段 21

21

 

最后他们都被留下过夜。父母的态度依然不容乐观,他们最后仅是妥协了Legolas的请求,不去和Thranduil打照面。

他向父母、朋友道了晚安,然后独自回房。手机屏幕在黑暗的室内发出微弱的光亮。他从没遇到过这种情况,所以显然不知所措。道歉是当然的,他骗Thranduil在先,就对方向来高傲的性格而言,他的反应,Legolas全盘接受。

Legolas划开屏幕,然后点下了那个号码。他和很多热恋中的人一样,把壁纸换成深爱那个对象。Thranduil从不碰Legolas的手机,但如果他碰了,就会发现那一长串密码,是他的名字,然后那个桌面,是他们真正意义上第一晚过后,Legolas拍下的他的睡脸。

Legolas总是期待着Thranduil能发现他准备的这些微小的惊喜。

电话在接通中。Legolas抵着橱柜坐在地板上,他微微低着头,嘴唇紧闭地听着缓慢传来的待接音。最终电话没有接通,他被转接到语音信箱。

“……Thran,我是Legolas。”他对着电话说:“我觉得我们并没有到不可挽回的阶段。如果你愿意听我说……回个电话给我。如果你忙的话……我明天一早会去宿舍找你,假如你还愿意见我……”

 

Thranduil面朝下躺在床上。他从前对这张床的尺寸很满意,虽然宿舍并不如家里那么大,但这张床睡他一个人刚好,是老混蛋特意挑的——好吧,是父亲特意挑的。后来他和Legolas确定了关系,对方执意要住进他的宿舍,加上Legolas的睡相并不安稳,这张床显得稍微有点窄,但Thranduil无论睡成什么样,翻个身,他的手臂,前胸,双腿,后背,总有一处能和Legolas温度稍高的皮肤相接。起初那是一种莫名其妙的安心,直到后来随着时间慢慢变成了习以为常的温暖。Thranduil的脸埋在柔软的白色枕头里,他听完Legolas的语音留言,枕头闷得他喘不过气。

他终究还是那个现实的人,并不置于为了感情要死要活。Thranduil承认。

他翻身坐起来揉了揉太阳穴,然后拿起手机回拨电话。

 

几乎立刻接通了。

“Thran?”Legolas的声音带着不确定,显然他觉得Thranduil不会回电话给他。“嗯。”Thranduil短短应了一声。

“我……我刚和爸妈说了,他们已经知道我们的事了。你能别生气了吗?”他小心翼翼,声音带着沮丧:“你能不能……我是说、我不想……”

“Leggy。”Thranduil轻声道。他很少这么称呼Legolas,第一这个称呼相当亲昵,饶是Thranduil也架不住挂在嘴边,二是他每次这么叫Legolas,都会产生一种仿佛离不开对方的感觉。

“在,我在。”

“我们分开一段时间。”他说。

“不行!”Legolas一口回绝:“你要分手?我犯了什么大逆不道的事你要和我分手?”他的声音突然高了起来,情绪相当焦躁:“我不同意!你别想!”

“就到你毕业为止,好吗?”Thranduil说。

 

“就到你毕业那天,我们和好,好吗?”他又重复了一遍。

但Legolas久久地沉默着。

“我没办法……”他的声音带着一丁点颤音:“我没办法离开你,我不习惯……”

“你会习惯的。”Thranduil说:“我希望我的爱人能够成熟一点。”

“如果我答应,到我毕业的那天,你会突然消失,或者拒绝复合,但那个时候所有都晚了,感情淡了之后你不会回头的。Thran,你那么骄傲,你……”

“你以前从不会把事情设想得这么糟。”

“可事情已经变得这么糟了!”

“我有耐心,可以等它变好。”Thranduil轻声说。

 

“你可以保证吗?保证我们只是暂时分开。”Legolas闷声问。

“我保证。”Thranduil回答。

“……那我答应。”

“明天让你的朋友来我这里,拿走你的行李。晚安,Legolas。”他轻声说,随后挂断了电话。

 

他并不知道该用什么样的方式来教他年轻的爱人尽快成长,他只知道他并不想就此分开。如果说时间已经淡化了感情,把滚烫冲动的爱情淡化成了稀松平常的习惯,那么就再让时间证明分开的对错吧。他依然允诺会和对方和好,却不敢保证时间会不会就这样把Legolas推得更远。

 

Legolas把手机轻放在床头,然后躺上那张宽大冰冷的床。他的脑袋乱得一团浆糊,根本不知道为什么会答应Thranduil的要求。他睁着眼盯着天花板,仿佛能在上面看到那张深爱的脸一般一眨不眨。直到眼睛变得发酸,甚至有了要流出点什么液体来的冲动,他才低声骂了一句,合上眼皮。

 

Thranduil坐在黑暗里看着收拾好的那一堆属于Legolas的物品久久沉默着。

凌晨了,黑暗不会持续很久。

 

 

第二天一早Aragorn替Legolas去拿行李的时候Thranduil并不在。Thorin替他开了门,然后看着他弯腰搬起那箱东西。“替我跟Legolas说一句重在参与。”他对Aragorn说,然后拍了拍他的肩膀。

“得了吧,我还不想死这么早。”Aragorn对他抬了抬下巴示意自己先走了,Thorin点点头,然后看着他出了门。

Thorin环顾了Thranduil的房间,然后不得不承认他做的很绝,他几乎把整间屋子里所有看起来不属于他的东西都收拾走了。幸好来的不是Legolas,否则他看到这种场景,指不定闹得天翻地覆的。

他关上门,佩服起了Thranduil。以前刚认识Thranduil的时候Thorin对他的印象很简单,刻薄,生气起来有点阴狠,行动力强,有洁癖。之后他们熟了,Thorin见到过他很多的“其他面”。比如一块野草莓蛋糕就可以轻易让他就范,比如他经不住亲近的人撒娇——对Galadiriel这个他唯一亲近的女性朋友来说屡试不爽,再比如他喝多了话就多得拦都拦不住。可他们谁都没见过Thranduil谈恋爱,所以对他在恋爱中的表现尤为感兴趣。

 

他们看着Thranduil被软化,现在看着他重新把自己包裹起来。

Thorin有种当爹的心酸感。

 

然而Thranduil真正的爹正坐在自己书房里擦着某一管猎枪。

有个翅膀硬了的兔崽子昨天对他说自己失恋了。

 

 

Thranduil难得说了一句,我好像有点累。

Oropher也难得在电话里说,那你就回来吧。



TBC.

手机码的……有错字求抓出来……

今天上班真是心塞得厉害……

欧爷爷知道瑟兰性向 不知道他谈恋爱了 不认识叶子 不认识叶子爹妈

评论(81)
热度(205)

© -拟酒-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