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修脑缠粉。密林三代。

【莱瑟学院AU】恋爱手段 18

18

 

他曾经以为自己的爱情坚定得不容置疑,直到日子一天天趋于平静。再也没有整天惴惴不安地担心Thranduil会生他的气,再也不需要想破脑袋去追那个他已经到手的猎物。

但他是爱Thranduil的。Legolas想,他依然雷打不动地需要抱住那个人才能睡着,依然在每天醒来的时候为Thranduil还属于他而感到高兴。

确认关系之后的Legolas已经过了那个被激动欣喜注满生活的时期。爱情,从一杯Thranduil钟爱的葡萄酒淡化成了一杯只有一点味道的柠檬水。

细水长流的日子不比那些他被蜂蝶围绕的时候,他所面对的只是Thranduil,但即使Thranduil如何爱着他,一丝寂寞终于绕上了Legolas心头。

 

周末不期而至。Legolas为了毕业论文忙了很久,母亲催促他回家一趟。Thranduil表示理解,毫无不悦地放了人。Legolas临走前在他光洁的前额上亲了亲,承诺他很快回来。Thranduil皱皱眉说,你还是小孩子吗,快走吧。

Legolas笑笑说我走了你别想我。

Thranduil说,就一个周末,你还能不回来?他翘着长腿说话,拿过床边一本杂志,书页在他的手指间哗哗作响。

 

Legolas关上门之后Thranduil放下那本杂志。他不是感觉不到。他本以为这种感觉会在很久之后才出现,但他不知道让一切提前的催化剂是什么。他是被追求的那个,但却意外陷地更深一些,这样的感觉起初让他觉得心醉,以Legolas为中心的生活并不算差,随着这种情况的加深和Legolas细小的变化,Thranduil也开始疲惫。

人类总是这么的不满足。握不住的人永远比摊平掌心都不会飞走的人要有新鲜感的多。

 

“明天有空陪我去看展?‘希望’还有三天展出期。”他躺在床上对着电话那头说。

“没空,你找Elrond?”女声懒洋洋的传来:“明天我约了SPA。我排了一个月的队了。”

Thranduil把手机拿离耳边看了看屏幕,然后按下免提把它扔在床面上:“差点忘了,你是个每隔两个月要去爆一次卡的女人。”

“我还以为你跟Legolas在一起之后不会这么刻薄了。”Galadriel说。

“秉性如此。”Thranduil说:“行了,明天我自己去。再联系。”他说完伸出手指,戳了戳手机屏幕。

电话挂断后,室内又恢复了安静。Thranduil想了想自己的确很久没有去看那些他钟爱的珠宝展了,自从Legolas开始毕业论文的这段时期,他几乎成了对方的“助手”。

——趁着他不在,放松放松也好。

 

 

“我们想你会喜欢的。”妇人理了理Legolas的领结:“那姑娘端庄大方,你别欺负人家。”“好的,母亲。”他弯腰在妇人脸颊上印下一个吻,转身下楼往门口走去。

他今天要见一位品行端庄的女士,那是他的任务,也是父母的意思。他确定Thranduil对这个消息非常反感,于是干脆把一切都瞒了下来。回想起来,他似乎从来都没见过Thranduil露出难过的表情,顶多只是生气。

但那张脸……真是连生气都让人忍不住赞叹他的美丽。Legolas出神地想,直到车停在一家店门口,司机提醒他目的地到了。Legolas点点头,拉开车门。

这个任务很简单,无非是陪一位漂亮的女士聊一会儿天,然后等她把自己的优秀表现反馈给他喋喋不休的母亲。至于如何拒绝后面的再见面,Legolas还没想好。

Thranduil给他发了简讯说下午要去看展,信号可能不太好,约了晚上联系。

Legolas一眼就看见了正端庄坐着的女子。他从来不否认,母亲的眼光的确不错,但和他身边那几位女士相比,眼前的人还是略逊一筹。

……更不用说和Thranduil相比。

 

有店员和Legolas迎面而来,对方侧过身让他先行,脸颊微红。然而当Legolas经过她身边,那位女侍应却又侧脸望向那个背影,然后露出了一种奇怪的表情。

大约不到五分钟后,还趴在毛巾上享受一级按摩服务的Galadriel,手机却震了起来。她示意服务人员暂时停下,然后拿过手机,看见了上面的短讯。

她的朋友说:“难怪你不肯把推特上那个男孩子的联系方式给我,原来他有伴了啊。”

Galadriel觉得奇怪,Thorin,Elrond有伴了?别开玩笑了。她打了电话过去,然后从对方的描述里听得全身发寒。

那个金发的人啊……

 

“抱歉我不做了。”她朝服务人员点点头,然后扯上浴巾往更衣室走。

真是见鬼了。

 

十五分钟后她踩着高跟鞋快步往停车场方向去,手里的电话好不容易打通,但Thranduil的声音断断续续。“你在哪里?”“博物馆。”Thranduil答,然后电话就被对方挂断了。金发的男人莫名其妙地看了一眼被挂断的电话,然后收进西裤口袋,走向下一个展区。

 

那么那个在和人约会的,就是Legolas了。急促的高跟鞋声在空旷的停车场回荡,然后车门被用力关上。

 

 

“他在哪里?”Galadriel询问朋友,然后顺着对方的手指看见了正背对自己这边的Legolas。他对面的女子正笑得连好看的双眼都眯了起来。很好,是个女人,那就好办了。Galadriel捏着她的手提包,缓步走向他们。

Legolas看着那身白色的长裙停在自己的桌边,然后抬头看见了一脸刻薄微笑的Galadriel。她在十几个小时前刚刚批判了Thranduil的刻薄,此刻自己仿佛就像被他上了身一样,脸上轻蔑的笑容几乎和Thranduil如出一辙。Legolas思考着该如何反应。

Galadriel的视线从他脸上挪走,落在了他对面的女人身上。瞬间发生的事让Legolas无从应对。Galadriel的手腕一甩,把那个小巧贵重的手提包砸进了对方的怀里。那个先前还在微笑着的女人立刻变了脸色,良好的教养促使她抿抿嘴一脸疑惑地看向Legolas。

Legolas站起身刚想说点什么。

“你现在最好闭嘴。”Galadriel说,她的视线仍然冷冰冰地盯着这张桌边除了她之外唯一的女性,但话却说给Legolas听。

Legolas几乎一瞬间想转头走人,他简直不知道接下来会发生什么。

“这位女孩或者女士怎么称呼?”她抱起胳膊像个女王似的看着对方,12厘米的高跟鞋加上她的身高使她完全能够居高临下,气势十足。

女人刚想答话,Galadriel又打断了她:“虽然你的名字在我看来并不重要,重要的是这个男人,他不可能属于你。这么说你听懂了吗?”她金色的卷发随着动作轻轻摆动。

“他有主了,而你——”她弯下腰抚摸着那张诧异的脸颊:“美丽的小姐,我想那个人不是你能摆平的。是吧,Le-go-las。”她把他的名字念得拖长了音,然后转头看过去。

“Evelyn,很抱歉,我先送你回去。”Legolas对她欠了欠身。

“你是该送她回去,纯情的小男生。”Galadriel如果再说下去,Legolas简直害怕从她的口腔里看到她吐出来的信子。他现在终于明白了这个女人何德何能让Thranduil和她保持着那么长时间的密友关系。

他们不留情面的样子简直如出一辙。

Galadriel转身走了。

Legolas对Evelyn伸出手,对方尴尬地刚想把手递出去,又僵在半空中。

Galadriel又走了回来。她的高跟鞋几乎要把理石地板踩出裂痕来了。她伸手把还在Evelyn腿上的手提包拿起来,拉开拉链,把里面的钱包和钥匙拿出来,然后重新把手提包扔了过去。

这次她扔在了地砖上。

 

“脏了,不要了。”她说,然后转身带着那一头金发消失在他们的视线里。

 

Legolas突然想起了什么,他快步冲出去,对着Galadriel的背影喊道:“不Galadriel,求你了!”

女人并没有回头。

 

 

Thranduil停在那个独立展柜面前。这里人头攒动,但他依然停留了下来。

特殊玻璃映出他精致的脸。他的眼神正落在这里最贵重的宝石身上。

——厄运之星“希望”。

 

 

 

TBC.

 

不可避免的父母之命和大部分恋爱都会经历的猜忌误会。

你们猜钙奶会不会告诉瑟兰?

评论(71)
热度(145)

© -拟酒-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