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修脑缠粉。密林三代。

瑟莱温馨三十题-0506 【cp向现代AU,全程不虐

 


05 床单要绿色还是蓝色?


 


Legolas考上大学这件事,Thranduil一开始是拒绝的。Galion说:Sir,您不能阻止Legolas去念大学啊。那表情,其实带着一点尴尬。Thranduil合上最新一期的某期刊,瞥了他一眼:即使他不去念大学,他也足以接我的班了。Galion在心里说你还不就是不想让他离你太远。Legolas对此一无所知,所以自然表示不理解,欢天喜地奔着美好的大学生活就去了,然而报道第一天他就被告知——住宿手续还没办好。


Legolas感觉他的辅导员在逗他。


 


“所以Ada,我的住宿手续怎么还没办好?”他在饭桌上问Thranduil,把自己碗里的几片菜叶子夹进父亲碗里。“Galion办的。”Thranduil搁下手里的红酒,把碗里那些蔬菜统统夹回去:“Legolas,你还是小孩子吗?”“成年人也有不吃蔬菜的权利。”他从善如流,但还是心不甘情不愿地咬进了嘴里。


饭后爷俩窝在沙发上看电视。Legolas坐着坐着整个人倒进了Thranduil怀里,脑袋枕着他的腿,桌上还搁着他拆下来只吃了两片的膨化食品。Thranduil网开一面没有把它扔了。Legolas飞快地在手机上按着什么。Thranduil看他一眼,发现他正带着花痴一般的笑容盯着他的手机屏。


所以说Adar是舍不得我吗?——Legolas


实际上,的确是Sir让我拖延办理的。——Galion


拖延办理的后果是我会没有宿舍可住吗?——Legolas


那倒不会,但可以推迟你的住宿时间。——Galion


“Legolas。”他叫了一声,对方并没有给他回应。直到Thranduil伸手想去拿下手机,Legolas才迅速反应过来:“嗯?”顺便手腕一动,不着痕迹地避开了Thranduil的企图。“你在笑什么?”“没事,我们的班级群。我先去睡了,Ada,晚安。”他利索地爬起来,扭过头在Thranduil唇角亲昵的蹭了一下,然后飞快地跑上楼,掩饰他得意的笑容。


他的拖鞋在木楼梯上发出声音,然后是一声关门声。


Thranduil无可奈何地接受他即将上大学的儿子又进了自己的卧室。其实他们研究过分开睡的问题。Thranduil觉得Legolas需要独立,Legolas也这么觉得,于是Thranduil花了一整个下午亲手打扫了原本就属于Legolas自己的卧室。


结果当天晚上Legolas下楼喝水,回来时顺手就开了Thranduil卧室的门,再自然不过地爬了上去,之后再自然不过地睡了过去。Thranduil的睡眠很浅,他翻了个身,把手腕搭在了Legolas腰上。


怪我吗?我醒过来的时候Ada你快把我勒死了。Legolas道。


于是他们放弃了。Legolas第二天一早就把枕头扔回了Thranduil的床上。那间卧室又成了客房。


 


但事实显然不像他们所料。Legolas学院办公室的老师们有着非一般的办事能力,当然了——Thranduil先生为他们学院提供的科研基金起着至关重要的推动作用。


Legolas被获准和其他同学同时在开学时住进了宿舍。


 


“……”Thranduil并不想再说点什么了。


“是单独一人的宿舍。”Galion生怕上司有一句半句没听着。


 


“下午Thranduil先生怎么了?”


“我还以为我的活动策划又要被枪毙了……”


“你没看到我们做市场汇报的时候他盯着投影幕的表情?”


“我看到了,那一刻我以为你就要被裁员了。”


“虽然我很想反驳你,但那时候我也是这么想的……”


“Galion,Thranduil先生收着赝品了?”终于有人问他。上一次Thranduil露出这种表情源于合作方给他送了一件价值不菲的赝品,品相好到Thranduil差点没有发觉。


“……并没有。”Galion回答:“我认为比那个严重一些。”他看起来严肃正经极了。


刚散会的一群人不由缩了缩脖子。


 


在有关儿子的事情上,亲力亲为过头了也许会被人当成是变态的,Thranduil。不记得这句话是谁对他说的了,总之Thranduil从来没当回事。


所以当Legolas路过同层楼其他宿舍,终于到达自己宿舍门口的时候,他深吸了一口气,然后迅速拧开把手闪身进去,然后“砰”地关上了门。幸好Thranduil并没有弄得多夸张,他仅仅是按照一个“洁癖患者”的习惯彻彻底底打扫了一遍而已。Legolas四周环顾了一下,发现了他熟悉的东西。


那张宿舍床上铺着他的床单。


Thranduil喜欢暗红色,像他钟爱的葡萄酒;Thranduil喜欢白银色,像他钟爱的白宝石;Thranduil喜欢淡金色,像他如瀑的长发。但Legolas喜欢绿叶的颜色,尽管他们和Thranduil的卧室装潢多么的格格不入,那张属于他们两个人的床上依然时不时出现这种生机勃勃的颜色。Legolas有时候会大字型躺在上面对着坐在书桌前的Thranduil说,Ada,你看我是不是特别有活力?


 


Legolas倒上床伸个懒腰,然后在枕头边发现了一张纸条,上面的字隽秀锋利。Legolas翻个身,手肘撑在床面上扫过那张纸,然后笑得趴进了枕头。如果此刻你站在他身后,你会发现他的双肩在不停抖动。


 


有个人说,Galion告诉他,Legolas学校宿舍的床单简直没品位极了,于是他自作主张把他的床单换成了家里的那一款,并且警告他每个周末必须回家报道。


 


我已经是个大学生了,Ada。Legolas发了这样一条短信给Thranduil。


 


手机震动了一下,他低头看一眼微亮的屏幕。


“我们继续,下个月的交易量我希望……”他还在开会,并不打算回给他的儿子。


 


 


像个普通大学新生一样,Legolas起初对什么都充满着热情和好奇。开学第一周过去了,他并没有任何不习惯,但今天是周末——Thranduil告诉过他周末必须回家。


对于那张实在不符合父亲作风的纸条,Legolas把它夹进了笔记本。那字面上的床单要绿色还是蓝色,像极了在问他:要父亲还是要学校。


 


多么幼稚。Legolas在家门口笑得灿烂极了。


“Ada,我回来了!”


 


管他的!我喜欢他这样。


 


 


 


06  领带歪了


 


他们的联谊舞会那天,Legolas起了个大早,但Thranduil这种几乎全年无休的精明商人难得处在交易淡季——他碰上了一个短暂的假期。


 


Legolas轻手轻脚爬下床,光裸的足踩在父亲名贵的羊毛地毯上。Thranduil的卧室起初是理石地面,他总是喜欢那种在光线照耀下能反射出亮光的东西,但他常年不拉开窗帘,所以室内总是显得有点冷得出奇。


Legolas喜欢光着脚在二楼各个房间来回,尤其是父亲的书房和卧室。


Thranduil在他小时候惯得厉害,以至于长大之后这个并不算好的习惯就一直留了下来。之后Thranduil让人买了羊毛毯,铺满了Legolas经常经过的二楼空间,掩起了他的理石地面。


此刻他正陷在柔软的床铺里,呼吸平稳缓慢,一只手臂还横放在枕间。


Legolas穿着睡衣小心翼翼拧开卫生间的门。


 


他回头看一眼床上的人,然后舒了一口气。他可不想吵醒有起床气的人,否则他今天可别想出门了,更别提什么联谊舞会。


他站在镜子前洗漱,盘算着等一会儿怎么从Thranduil的衣帽间选一条合适的西装领带——其实他早就想这么试试了,可父亲从不带他去他的商业晚宴,所以他也没什么机会实践一下。


他还散着头发,干脆利落地扎起一个马尾,然后挂上毛巾,又蹑手蹑脚走出去。


Thranduil还在床上,但他翻了个身,背对着这边。


 


Legolas小心绕过床。


Thranduil的衣帽间有一扇百叶门连着卧室。


 


他看着儿子拉开那扇门,白色的衬衫下摆随着他的动作晃动着,西装长裤盖过踝关节。从Legolas的长发离开他手臂的时候起,Thranduil就醒了。他懒得研究今天Legolas要去哪里。


 


Thranduil的领带真是多极了。Legolas腹诽道,他就每天戴着各式各样的领带去“迷惑”那些女人和男人?他拎起其中一条,对着镜子比了比,看起来不太合适。


折腾了大半天,他选定了一条绣着银丝边的领带。


哦,看起来真是又帅气又骚气。Legolas想,然后就在他重新望向镜子的时候,看见原本睡在床上的那个人正撑着胳膊看他。


——抓个现行。


 


他轻咳了一声来掩饰自己的不安,尽量忽视镜子里另外一个身影,专心地系着自己的领带。Thranduil看他一眼,下床给自己倒了杯酒,然后倚在桌前看他的儿子穿的正式极了。


他的眼光从未从Legolas身上移开过,从他小时候到现在,他看着这个倾注了他所有心血的孩子成长为了这么出色的成年人。


 


那一股子占有欲无时无刻不挑战着Thranduil的神经。


“今天去哪?”终于他问。


“……我们班聚会。”Legolas小心看一眼他,确保对方没有生气。


“有女孩子?”Thranduil看看他并不算熟练的手法,任由他系上那条自己在重要场合才会戴的领带。小子眼光还不错。


“当然没有。”


“没有?那是什么人值得我亲爱的儿子穿成这样?”他带笑的声音传来。


Legolas语塞他现在简直连耳廓都变得通红。他像个被戳穿把戏的小孩子,鼓起勇气回头瞪了父亲一眼。


Thranduil搁下酒杯走近他,从背后抱住了那个一身正装却脸颊带红的人。他弯着腰,下巴搁在Legolas的肩上,双手轻轻在他身前交扣,叠放在他的小腹上。


“Ada……我快迟到了……”他挣扎了一下,后背抵着那个温暖的胸膛。


“我知道。”Thranduil松开手,绕到他面前拎起那条领带翻折过来,领带背后用银线绣了一个单词。Legolas认识。


 


——Spring。那是Thranduil的名字。


 


“你确定你要戴着这条领带出门,然后让那些女孩子发现你是我的所有物?”Thranduil颔首看他,眉眼间忍不住的笑意,看着Legolas的脸颊越来越红。


“我没……唔……”他剩下的话被堵在口中。


那是一个带着酒味的吻,轻柔的撬开了Legolas的牙齿。他起初是抵抗的,不停闪避着Thranduil探进口腔里的舌尖,但Thranduil抱住他的腰,伸手在那里掐了下。Legolas几乎一跳,然后被迫缴械投降。


Thranduil的后背几乎靠着镜子了。一吻结束他松开气喘吁吁的Legolas,调整好他脖间的那根精致的领带,然后又低下头,这次在嘴唇上轻擦了一下。


“去吧,玩的开心。”他说完,转身又向着书桌走去。


 


Legolas几乎是风一般从他旁边跑了出去。


 


 


年轻人的报复心总是那么旺盛。


Legolas那天迟到被罚了两杯酒,他一边赔着笑脸在好友堆里灌下两杯酒,一边腹诽着一切都怪家里那个老头。


好吧,真是个漂亮好看的“老头”。而且……嗯,接吻的技术挺好的。


 


Thranduil的休假总是结束的很快,他又要投入到那些烦人的工作中去了,虽然他对金钱和珠宝从来乐此不疲,但Legolas疲,相当的疲。


他总是要求Legolas周末回家住,但自己却不见人影。


这确实非常不公平。


 


于是终于在那之后的一个周六晚上,半夜回到家的Thranduil打开卧室门,发现Legolas正盘着腿坐在床上一言不发地盯着他。借着月光,Thranduil看见他脸上不悦的表情。


Thranduil走近床,还没说上什么,就被最近迷恋格斗的儿子摔在了床上。Legolas覆上他的嘴唇,热情地给了他一个吻。Thranduil的疲惫几乎被他的热情消磨地干干净净,他脱掉西装外套,刚准备反客为主把人按进床铺,但Legolas用手肘抵住了他。


Thranduil挑起眉。


Legolas的手指从他的脖间一路下滑,然后他拉住父亲的领带末端,笑着对他说。


“这可不符合您一贯整齐的形象。”他的眼睛盯着对方。


他扯着领带把人拉近,然后环住他的脖子说:“你的领带歪了,Ada。”


Thranduil立刻意识到了自己被摆了一道。


 


他悻然翻身从Legolas身上爬下来,扯掉那根领带仍在地毯上,然后向浴室走去。


 


Legolas在床上笑得发抖。


但是那个吻真不赖,不是吗?


 


 


---------------------------------------------------


题源微博。难产完毕…最近更LT更的我真要不会写TL了…


 

评论(13)
热度(95)

© -拟酒-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