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修脑缠粉。密林三代。

Whatever【TL瑟莱】cp向【7】

…难产的一章

 

7

林地王国的宫殿里,总有那么一两条路是卫兵所不知道的。瑟兰迪尔看着中土世界沉浮,早就为这座宫殿留下了退路。

莱戈拉斯从地道而过,那里长久地封闭,难闻的潮湿气味熏得他难受极了。他的手指在黑暗的地道墙壁上摸到那些青苔,然后缓慢走上阶梯。虽然有着天生的种族优势,在伸手不见五指的地道里他依然小心翼翼。唯一能让他放心抹黑前进的,只是幼年时期瑟兰迪尔曾经带他来过这里。

顺阶而上的他停在那扇门后,仔细听着另外一边的声音。那些声音尽管交谈低声,但莱戈拉斯敏锐的听觉仍然捕获到了点什么。

 

这扇门后是瑟兰迪尔的卧房。

 

直到交谈声渐渐低了下去,然后是卧房的门关上的声音。莱戈拉斯吸了一口难闻的空气,沾着泥土的手指握住地道门上那个形状奇特的门把。

比想象中要轻一点。他拨开挡在门前的那张织得厚厚的毛毯。

室内昏暗极了,所有的窗帘都被拉上了,整间屋子里一盏灯都没有。瑟兰迪尔就在那里。

他把沾着泥土灰尘的长靴脱下,然后光着脚走近那个装饰华丽典雅的床铺。他似乎不太敢相信眼前所见。

他的父亲身上缠着一层又一层的纱布,他的左半边脸颊因为失去了精灵力量的支撑而暴露出可怖的龙伤。他清楚的知道父亲左半边身体和那张脸一样受过同样的、近乎毁灭性的打击。他是龙伤复发了吗?怎么会发生这种事?明明他已经可以很好得克制住它们了啊。

他小心坐在床边,试图叫醒瑟兰迪尔。

“My lord?”

他的声音很低,生怕惊动门外的卫兵。真是可笑极了,他回他的宫殿,居然害怕惊动自己的手下,仿佛离开的日子里他就成了一个被放逐的精灵,仿佛他的回来实际上是一种入侵。

他重复了几声,瑟兰迪尔依旧没有反应。他闭着嘴唇,脸上几乎没有血色,但殷红的液体渗透着他身上的层层纱布。他身上的毛毯只盖到腰间,肌肤暴露在空气里,皮肤上因为寒意起着细小的一个个凸起。

莱戈拉斯想替他拉高毛毯,无意间发现隐藏在毛毯下的其中一只胳膊上布满大小不一的青绿色斑迹。这显然是一种毒素,因为瑟兰迪尔的自愈机能被破坏,它们正肆意蔓延着。

他握紧了拳,明明埃尔隆德领主也在这里,为什么他不能治好父亲身上的这些问题,那些年他不是也替父亲压制了龙伤,把他从肉身死亡的边缘上硬拉了回来吗!

毛毯被放下。床头传来异香,让莱戈拉斯一阵头晕。他嫌恶地盯着那个精油瓶,那里面泡着他先前看见的一朵复生花,正发出诡异的、暗淡的光来。

他伸出手,用手指抚摸着父亲右半边尚算完好的脸颊,却发现先前毫无知觉的精灵脸上露出了痛苦的表情。他慌忙撤开了手,瑟兰迪尔脸上的表情慢慢趋于平静。

那是一种本能的抗拒,哪怕他已经陷入了死亡边缘,却仍能抗拒着一些在脑袋中根深蒂固的东西。莱戈拉斯的心像摔进无底洞一样不断下落。

他只是在无意识的情况下反抗一切接近他的生物,不是针对我。

 

不是针对我。他一遍遍对自己说,然后听见门口传来声音,赶忙站起身,快步隐在了一块银色的窗帘之后。

 

“我就进去看他一眼!”门口的声音他并没有听过,那是属于年幼精灵的稚嫩声音。

“不可以,没有加里安大人的吩咐我们不能放你进去。”那是卫兵的拒绝。

“就一眼!埃尔隆德领主说他就快要死了是吗……求求你们了,我就进去看他一眼。”那个声音高了一些。

 

莱戈拉斯一只手紧紧揪住了窗帘。

 

门外的声音已经变成了哭泣。他静静站着,从头皮到踩在地面上的双脚都感觉麻木。身体里的血液像被人抽空了一般,他感到了一种前所未有的凉意。

 

他从未想过,有一天,瑟兰迪尔会从这个世界上消失。

 

门被慢慢打开了。莱戈拉斯隐入帘后,屏住呼吸。不止一个人进来了。那个声音是埃尔隆德,他正抱着一个小精灵,来到瑟兰迪尔床边。

莱戈拉斯并不认识这个年幼的孩子。他看着埃尔隆德把他放在地上,那孩子小心抽着鼻子靠近床边,然后拽着盖在瑟兰迪尔身上的那条毛毯,比刚才哭得更凶了。

埃尔隆德伸出手摸了摸他的发顶,对他说:“这与你无关,不要再到处说是你害他深入险境。”那孩子的双肩不停抖动,他哭得上气不接下气。

“如果当时他没有救你,也许他会一生活在自责中。”埃尔隆德深深看了眼床上毫无知觉的精灵:“……他没有你们想的那么无情。”

趴在床边的小精灵转身抱住埃尔隆德的大腿,他还很小,个头刚顶着埃尔隆德的腰。他哭着说,所有人都说国王要死了,可为什么他们的王子还不回来。

埃尔隆德沉默着。

 

——我在,我回来了,可没有人肯告诉我到底发生了什么。

他睁着通红的眼眶,透过窗帘不清不楚地看着房间里发生的一切。

 

“他早就回来了。”埃尔隆德说。莱戈拉斯几乎要忍不住迈步出去,但下一秒埃尔隆德说:“在瑟兰迪尔的梦里。”

他僵直着身体,动弹不得。

“他的身体状况一直就不好,以往每隔五十年会来找我一次。这次的鏖战伤势严重,你也看到了,那颗牙贯穿了前胸后背,毒液渗入情况很不乐观。”

“他的自愈机能被破坏了,然后被潜意识拉进了边缘地带。这是他无法抵抗的。”

“那是一个灰色的地带,但却充满着他渴望和怀念的一切,也就是那些所谓的美好的记忆或者是他潜意识凭空捏造的场景。”

“要粉碎自己的潜意识并从中脱身……”他轻轻叹了一口气。

——“几乎是不可能的。”

“我们可以找殿下回来,他可以救陛下……他可以的……”小精灵说。

“不可以让莱戈拉斯接触瑟兰迪尔。由他进入那个边缘地带瑟兰迪尔会对他的意识造成干扰,如果强迫瑟兰迪尔认识到自己的处境,强行回归现实,他的生命不会延续超过两天。”

小精灵看着埃尔隆德,张了张嘴巴。

“也不可以……我先前已经说了,这种假死状态不能持续很久,等到一朵复生花的效用结束,他依然不肯自己放弃那些假象,他就永远不会回来了。”

 

永远不会回来了。

 

然而他怎么可能放弃那些美好的场景,回到令他疲惫的现实世界中来。奈何他是那个倨傲的君主,依然抵抗不了内心深处最直接的愿诉。

 

你一离开就是好多年,他把所有的美好都埋进了意识深处。

 

 

TBC.

 

…虐叶子  我是最近LT写多了……TL有点掰不会来……躺

评论(23)
热度(59)

© -拟酒-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