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修脑缠粉。密林三代。

【莱瑟学院AU】恋爱手段 11

11

 

Thranduil对感情一无所知,但他清楚的知道自己想要什么。他从来都是这样的人。想要的,那么就去争取。他很难得对某件事上心,以至于一旦上了心就变得多少有点刹不住车。比如对他那些宝贝珠宝,比如对他那些从世界各地搜刮来的陈年红酒。再比如,那天他在Galadriel的击剑课上见到的那个人。

那天Galadriel说,他的击剑老师一直在追问她有没有男朋友,烦不胜烦。Thranduil说,我下午没事,要么我替你去看一眼。Galadriel说求之不得,正巧他们下午有小测。

Thranduil说你一个硕士生报什么校内业余击剑课,绩点也不关你事。Galadriel说这项运动看起来有力度有美感。Thranduil说雕塑也有力度有美感,你怎么不去学。

Galadriel说你烦不烦,还去不去了。Thranduil说去啊,他累了有段时间了,运动运动放松一下也好。

 

结果那天并没有测验。他听说教练请来了个高手。那是个有着和自己一样的金色长发的男人。大约有一米八。Thranduil隔着面罩上下打量他。队列中的女性不约而同讨论着眼前的人。

于是Thranduil知道了他的名字,他的学院,他的年级,甚至是他和多个学院的所谓系花院花不清不楚的绯闻。

小组为基本单位,组内优胜晋级,赢到最后的那个人和他过几招。Thranduil听着,他看见Legolas百无聊赖地在远处提着他的佩剑挽了一个好看的剑花。

 

之后是轻而易举解决掉了小组队员,最后他们站在场地内。Thranduil从剑架上提起两把花剑,其中一把抛给Legolas。“花剑?我亲爱的小姐,你挑了个我最不擅长的。”Legolas起初没有说什么,却在做礼节的时候,凑近Thranduil说道。

 

之后就出现了那一幕,Legolas坐在地上,看着那个人的剑搭在自己的肩上。后来那个人转过身,扯掉了面罩,拿下了发绳,金色的长发比他还要长上一大截,它们披散在“她”的肩上。Legolas张了张嘴想叫住“她”,但始终没发出声。

 

“她”是多么的美丽而纤尘不染。

 

 

回忆戛然而止。现在的情况是这样的,Thranduil坐在Legolas对面。

Legolas确定他没有眼花。那是一个黑色绳结。

 

“……”Thranduil看着他一脸沉思的表情觉得头疼。

“……”Legolas也一言不发地望回去。

Thranduil觉得他满脸都是怨念。

 

最后年长一点的那位开口了。

“都是成年人,你有什么话,说吧。”他不耐烦地抱起胳膊,放下了手里的餐刀。

“你知道我是成年人还……”Legolas话到嘴边顿了顿。

Thranduil看不惯他吞吞吐吐的样子,站起身勾住露出牛仔裤边缘的那个绳结,然后手指松开——“啪”的一声。

“你要说这个是吗?”他双手搭在腰上,手指掩住了胯骨。

 

……

 

……

Legolas觉得,这朵成年的高岭之花,是真的直接啊。

 

见对方没有反应,Thranduil这才卸下架子坐了回去。十几个小时前他确实有这个兴致逗逗Legolas。他是个成年人,这种事没什么好藏着掖着,但现在他完全没有,所以也没必要做些多余的事情。

Legolas看看他,那些商学院的风言风语又像走马灯一样出现在他的脑袋里,于是他那个问题就跟脱缰的野马,其实脱缰的野猪也可以——反正时速都不慢,不假思索的问了出来。

他问Thranduil,你是不是性冷淡。

 

Thranduil一个餐叉就飞了过来,堪堪擦着Legolas的椅背弹开了。

 

妈呀我说对了?

 

Thranduil此时此刻完全不能理解Legolas的脑回路。这个人总是能抛给他各种各样的“状况外”,根本不按常理出牌,哪个告诉我这小子经院前茅?开后门了吧!

 

Legolas觉得悲伤极了。他居然说中了?

 

“你能不能想点靠谱的东西。”Thranduil说话的时候Legolas好像听到了他磨牙的声音:“他们都跟你说了什么鬼东西?”

Legolas解释都没解释就看着Thranduil把传播源头归结到了远在伦敦的那伙人身上。然后他看到Thranduil又站了起来。Legolas有股想逃的冲动,他怕Thranduil下一步就是举起餐刀捅他了。

不要捅肾和脸。他想。

 

Thranduil绕过半张桌子,拽住了Legolas的领口。

似曾相识啊这个场景。

我这回一定不还手揍回去。Legolas又想。

接着下一秒他就被人从椅子上整个人扯起来摔上了床。力道也是有点大的。Legolas继续想。

 

一个粗暴的吻印了上来,甚至磕到了Legolas的牙齿。舌尖灵活撬开Legolas的牙齿探了进去。被压在床上反应过来的人立刻给予了反击,他双手握住Thranduil的腰肢,在他微惊的几秒内把那条灵活的舌推了回去,之后就是一场占了主动权的攻城略地。口腔里搅动的水声和带着鼻音的激烈喘气充斥着室内。终于Legolas觉得下腹支起了帐篷,再吻下去指不定擦枪走火,这才轻扯了Thranduil的长发退出对方的口腔。

Thranduil喘着气挑起眉,居高临下地看着Legolas,直到他发现对方下腹的反应和依然放在自己腰侧没有移开的双手。

 

Thranduil打算从Legolas身上下来,但显然Legolas并不希望。他放在Thranduil身上的双手暗地里使着劲。

“现在我可以确定你不是了。”Legolas笑他,因为他也起了反应。

Thranduil干脆一不做二不休俯下身腾出一只手轻抚着Legolas的脸颊,带着对方迷恋的一贯笑容,口气却危险:“还不放手是在等我要你吗?”

Legolas还没来得及回他,Thranduil又俯下身凑近他的耳边,长发部分扫在Legolas脸颊上。

“我只做1号。”他的尾音极轻,滚烫的呼吸让Legolas觉得喉咙口发紧。于是Legolas带着气音侧过脸贴着他的脸颊:“这么巧,我也是。”

“那你还不把手松开。”Thranduil道。

“要学会变通……”他的手一路向下,最后停在了对方的臀部。Legolas盯着他,防止他有任何想要从自己身上离开的动作。

Thranduil的手在他的小腹上按了按。

“所以你是打算做0号了。”把这句话念成陈述句之后,Thranduil拍拍他的脸颊:“不过抱歉我现在没兴致。”

 

他说着就要收回跨坐着的腿。

 

Legolas撤了力,在他抬起腿的时候把人整个掀翻在床上。

很好,现在反过来了。

“没关系,”Thranduil看着压下来的人影,听见那个人说:“我有就可以了。”

 

然后短暂而又细密的吻落在他衬衫遮不住的脖颈上。Thranduil一只手肘屈起就要往Legolas脸上招呼,但Legolas张口在他侧颈咬了一口,让他浑身一颤,那只胳膊就这么僵在半空中。Legolas握住那只手,脸颊磨蹭着他的手背。

手腕内侧印上了一个吻。 

Legolas又俯身下去,鼻尖在Thranduil领口处拱了拱,那个姿势像极了撒娇或是讨好,但Thranduil清楚感觉到了他的欲求。

Legolas撩拨着他,从锁骨又向上到喉结,到下颌,每一次亲吻都让Thranduil常年不曾被人触碰的身体忍不住打颤。他又一次想让Legolas停下,转过头避开了他的索吻。

“说你讨厌我,我就停下。”Legolas看着那双蓝色的眼睛,里面是蠢蠢欲动的欲望。

 

 

如果你说讨厌,我现在就停下。



TBC.

祝Thran父亲节快乐.  再给个机会让他反悔一下.

10章下面说他硬了的旁友你们出来,我们好好谈谈……

非常时期家里全是人啊,文里有虫的话求留言~

评论(42)
热度(152)
  1. 黑桦🍃-拟酒- 转载了此文字  到 污浊的雪块

© -拟酒-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