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修脑缠粉。密林三代。

Whatever 【TL瑟莱】cp向 【6】

…大概从这章开始双向虐。


6

密林的王被带回宫殿的时候,加里安几乎腿都软了。他跟随欧洛费尔王,亲眼目睹他的逝去,他跟随瑟兰迪尔王子,亲眼目睹他被龙焰所伤,他以为自那之后新王变得“刀枪不入”,龙焰几乎要了他的命,但他挺了过来,甚至可以用魔法掩藏那些可怖的伤痕,他是多么的强大。但这次,天啊——直到近卫队队员抬着王经过他身旁,他才想起来转身大喊道:“派人去瑞文戴尔!去找埃尔隆德领主!”密林的总管,瑟兰迪尔的贴身管家此刻的声音发抖得几乎不像处事不惊的他。

 

心悸的感觉几乎让莱戈拉斯快要昏厥过去。他的身体不自觉地前倾,几乎要趴在马背上。缰绳把他的手勒得通红。他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他只知道,那个赐予他生命,给了他千百年疼爱的精灵此刻并不好。他的马蹄停在密林外围,看着被黑暗侵蚀地更加严重的森林,他深锁着眉头,表情越发像他善战而阴暗的父亲。但这里并没有危险,黑暗已经消退,或者说……刚刚消退。他的小腿用力夹了一下马肚,然后冲进了熟悉的小路。

马蹄所到之处满地都是硝烟未灭的样子。空气里属于邪恶生物的气味正在消减,但触目惊心的战场仍然让他感到心慌。那些断木浸透了鲜血,原本绿色的苔藓显得诡异极了。到处都是断枝和废箭,还有被折断的长剑。莱戈拉斯小心避开利刃,然后发现一柄再熟悉不过的兵器。

……瑟兰迪尔的其中一把佩剑。

他深吸一口气,扯住缰绳倾身下去,伸手从地上捡起那柄沾血的长剑。剑身的花纹沁满鲜血,那些干涸的血液已经变成暗红色,像瑟兰迪尔最爱的一件长袍,穿在他身上显得倨傲而华丽,此刻在莱戈拉斯手中诡异而惨淡。

——父亲受伤了。

一声属于马匹的嘶鸣声从密林深处传来。他越过一切障碍冲向王宫大门。

 

门口的侍卫远远看见策马而来的王子,来不及说点什么,他已经不顾任何,翻身下马地冲了进去。血迹,他一路而来,路上到处都是斑驳干透的血迹。他冲向国王的寝室,却在门口被守卫拦下。

莱戈拉斯的双眼通红,他气愤地不管不顾就要往里闯。然而下一秒,加里安出现在走廊另一头。“莱戈拉斯殿下?”他的声音有些诧异,透着一丝颤抖,但很快掩饰了过去:“您终于回来了。”他甚至现在脸上带着笑容。

“加里安,父亲在哪!我要见他!”他快步走过去,急迫地问。

“我能理解您迫切地希望与王相见,但很抱歉,陛下现在并不在密林。”加里安做了个充满道歉意味的动作:“他去了瑞文戴尔。”

“瑞文戴尔?”莱戈拉斯将信将疑地看着他,此时此刻只要加里安的眼神有一丁点闪烁,他就打算立刻破门而入,不管不允许他进入是不是父亲的意思。

“是的。陛下在战斗中受了伤,他的自愈机能被破坏了,于是向埃尔隆德领主寻求帮助。”加里安道:“如果您快马加鞭,三天之内应该可以赶上他。”莱戈拉斯的拳又握紧了一些,修剪完好的指甲都在手心掐出了红痕。他果然受伤了……而且到了需要去瑞文戴尔寻求治疗的地步。

“好的,我知道了。我这就上路。”莱戈拉斯几欲转身。那一刻加里安松了一口气,但只是瞬间的事,莱戈拉斯又转头看他:“我想陛下需要我多带一些东西给他,比如衣物。让开,我要进去。”后面这句话显然并不是对加里安说的,但他的眼神依然停在总管大人身上,并没有打算移开。

守在国王寝殿门口的卫兵手心里甚至沁出了冷汗。

“我很抱歉,殿下,陛下走前吩咐任何人在他从瑞文戴尔回来前不得进入寝殿,包括您。”加里安顿了顿,尽量让语气和平时无差:“当然了,也包括我。所以我无权放您入内,希望您能理解。”他稍微欠了欠身,一句“他无权”,也在告诉莱戈拉斯,既然国王下了命令,那么王子也不能例外。

莱戈拉斯静静站了一分钟,他死死盯着那扇门。在加里安觉得空气里都快凭白飘起来一股焦灼感的时候,莱戈拉斯终于迈开步子离开了走廊。

 

“除了埃尔隆德领主之外,一切精灵不得入内。”总管又一次对卫兵强调:“任何精灵。”

“……包、包括殿下吗?”其中一只精灵颤着声问。

“如果殿下进了寝殿,你们将立刻被放逐。”加里安冷着声音答道。

 

莱戈拉斯觉得有什么不对劲,非常不对劲。密林的士兵并没有大量减少,这证明战斗并没有蔓延整座幽暗密林,跟随父亲前往瑞文戴尔的军队数量也不大,但他受了伤,受了能破坏他自愈机能的伤,那绝非小事,但加里安平静的叙述却告诉他国王并无大碍。他或许觉得自己的说法毫无漏洞,但莱戈拉斯太了解高高坐在王座上那只精灵的脾性了。他绝对不可能轻易离开密林。

所有人都告诉他,国王不在密林。所有人都是统一的口径。

莱戈拉斯坐在马背上,他已经近了密林防卫带边缘,再往前走就要脱离他们的势力范围。他停下了。

 

那是另外一支精灵队伍。来自瑞文戴尔。他们的马匹上驮着一些什么。

“莱戈拉斯殿下?”领头的精灵认出了他。

“你好。”莱戈拉斯做了个手势。

“您又要离开了?”精灵问。

莱戈拉斯挑挑眉算是回答。精灵迟疑了片刻:“……您知道瑟兰迪尔王受伤的事了吗?”

“是的,我知道。”

“那您依然要离开?”那只精灵小心道,因为这句话早已僭越。领主早一步先行,几乎不眠不休地赶到了这里,他们随后出发,一刻也不敢耽误地奔赴这里。因为情况可能并不乐观。

“……”莱戈拉斯在马匹的背上发现了一些什么。除去一些伤药,他发现在精灵的马匹身侧挂着一个黑色布袋,那里面正透着光——复生花。一种给假死生物续命的植物。那东西不能见光。莱戈拉斯在瑟兰迪尔的植物笔记里见过。

他想问,父亲不是去瑞文戴尔了吗?为什么你们会带着这种东西出现在这里?

话到嘴边,他却说出了别的什么:“加里安说密林需要一些特殊的药物,我会去找回来。”

精灵僵直的身体几乎突然松懈了下来,他舒了一口气:“那您可要快一点,我们会尽力保持瑟兰迪尔王的生理机能,但这一切随时都可能发生变化,所以请您……务必快一些。”他说完,招呼身后的部队经过莱戈拉斯,向密林深处走去。

莱戈拉斯扯着缰绳回身看他们,然后调转方向。

到底发生了什么,为什么父亲还在密林里,但所有人都告诉他国王不在,为什么加里安不许他见父亲,为什么瑞文戴尔的精灵会带来复生花,他说的尽力保持是什么意思。

 

这一切到底怎么了……

 

“放弃吧,瑟兰。”埃尔隆德握住他的手,他修长有力的手被层层纱布包裹,感觉不到任何温度。埃尔隆德希望好友能睁开眼,和百年前一样对他说一句阴冷的“不用你多管”。

 

当爱变成能夺去生命的梦魇。如果醒来意味着失去一切。


TBC.



评论(13)
热度(53)

© -拟酒-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