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修脑缠粉。密林三代。

Whatever 【TL瑟莱】cp向 【5】

…对瑟兰下狠手了心塞。这章终于难产结束了…








BUG多担待…
















5








 








他甚至顾不上不知哪来的慌乱感,只知道搭弓把一支支利箭射向面前的邪恶大军,有利刃擦着他的胳膊砍了个空,他抽出背后的双刀,一刀捅进了一只强兽人的胸口。他是天生的战士,长久以来对半兽人的憎恨和极度厌恶让他在这场战争中更加显得骁勇善战。








“如果我再慢一点,那个半兽人就快接近你的脑袋了!”吉姆利一脚踹开一具尸体,他对着莱戈拉斯大喊道:“我的数量快要超过你了!”








“但狩猎仍然在继续!”他的声音迎风而来,一箭贯穿了两个兽人的脑袋。








他明白他的慌乱感完全不是来自于面前的敌军,那是一种接近于心悸的感觉。他要结束这场战斗,回到那个人身边,向他陈述千百年来他无法回应的爱。








有猛犸兽加入了战局。








阿拉贡在叫着他的名字。








莱戈拉斯强压下一切分心的念头,转身直面了其中一只猛犸。








 








 








属于精灵的长箭无法穿透蛇鳞。它还在咆哮着,长尾不停狂躁地卷起瑟兰迪尔的士兵,它将他们扔向高空,然后不再等他们落地就立刻卷住他们用力扔向地面。树木遭受了极大的迫害,有的被拦腰拍碎,有的甚至被它扭动的身躯撞地连根倒下。瑟兰迪尔用力扯着大角鹿。他是中土最英勇的战士之一,却对眼前被黑暗侵蚀地远古巨蛇毫无办法。他的国王佩剑对蛇身造成不了伤害。








他几乎是用力将鹿背上那只搅入战局的小精灵扔了出去,然后扯着缰绳转身冲向巨蛇。唯有国王的佩剑可以结束它的生命?!到底该如何结束?!他束手无策却不能坐以待毙。








有精灵将手中的剑掷向了蛇头,在它的上颚处深扎进去。疼痛的感觉让巨蛇更加暴怒起来,它用力扭动着身躯,撞开了周围的一切精灵和树木。尘土和雾瘴混合在一起极大的影响了视线,瑟兰迪尔猝不及防被撞下了大角鹿。他在地上滚了一圈,披风上沾满了泥土和自己士兵的鲜血。蛇身又一次撞了过来








——它太有力气了,瑟兰迪尔被摔出去,背部用力撞上了树干。显然敌人并没有打算给他喘息的机会,那东西正转头冲着他摔落的方向,獠牙上滴着毒液向他猛扑过来。瑟兰迪尔单手撑地,那一瞬间他只有一次机会,无论触碰那对獠牙会带来任何后果,他只能借助那对利齿翻身跃上蛇头。尖利地嘶叫划破浑浊的空气,他在士兵那句“保护国王”中握住那对獠牙,毫无迟疑地踩着它鼻尖的凸起踩着头部爬上了蛇头。








巨蛇发现扑了空,用力甩动着头部,长尾甚至向头部拍来。它全身硬鳞,和树木相撞根本造成不了痛感,它要把这该死的精灵摔下去!按照索伦大人的意思狠狠碾碎他的躯体!让他和他的那群自不量力士兵都去曼都司神殿报道!它明黄而邪恶的双眼无法看到瑟兰迪尔,但它知道,那个狂妄又令它感到恶心的精灵国王正在他的头顶上呆着。








瑟兰迪尔扯住它的蛇鳞,努力控制着不被它与树木的撞击甩出去。触及的巨蛇毒液腐蚀着他的左手,灼烧的剧痛和越来越麻木的神经告诉他如果不快点结束这场厮杀,他和他的士兵很可能会葬身在这里。








 








无论他牵萦于心的精灵是否会重新回到这座绿林,他都不能死在这里。








 








然而在蛇身扭动的时候,他突然看到了什么,那是一圈淡色的蛇纹,附着在上面的蛇鳞也比周围淡了许多。瑟兰迪尔正紧盯着试图在剧烈的晃动中看清那个部位——如果他的判断没有错,那里的皮肉之下就是它的心脏所在。猛然间,他失去了思考的时间,身体急速下落,他被撞落。身侧甩过一条古老藤蔓,他的护卫队长正站在高树上向他投来救援。那藤蔓来的突然,并且只为救他性命,尖刺在瑟兰迪尔脸颊上拉出一道血痕。他顾不得一切,只能用已然快要失去知觉的左手握住了佩剑,来不及思考可行性便在下落的瞬间抽出长剑插进了那个位置。








巨蛇发出凄厉地叫声,那叫声似乎要撕裂了所有精灵的心肺。瑟兰迪尔最接近它,那声长叫让他几乎感觉被震碎了内脏。那显然,他的决定是对的。那就是这只丑陋蛇怪的脆弱之处,那就是他唯一可以刺穿的地方。他松开藤蔓,带血的右手也覆上剑柄,双脚踩住蛇身,转到蛇身侧面,借助下落的力量用力将长剑切割下去。








有精灵立刻明白了他们国王的意思。他们不顾一切地扑了上去,利剑刺向那圈淡色蛇纹,接二连三地被甩飞出去,然而他们前赴后继,誓与国王共存亡。蛇首和蛇身被几乎切断了。瑟兰迪尔落地时步伐踉跄,他的左手失去了知觉,右手提着剑对着巨蛇被剖开的最后一处连接处用力砍了下去。随即那柄长剑从他手里滑落,沾满鲜血。








蛇头在地面上剧烈翻滚,最后的挣扎却显得更加狂躁。黑红色的蛇血沾满了伤亡惨重的战场。瑟兰迪尔踉跄着用背抵在一截断木上剧烈喘气。








结束了,他们成功了。他脱力地想,步子再也迈不动。








蛇头突然扭转了方向,向着某个方向猛冲过去。他们忘记了即使被切断,邪恶的远古蛇类依然可以在极短的时间里存活,而它冲向的,却是那个正在瑟瑟发抖的小精灵。








瑟兰迪尔的手指尖不停滴落鲜血。








然后他听见了一声孩童的尖叫,他大喊着:“Ada——救我——”那声透着来自灵魂深处的恐惧呼喊划破浑浊的雾瘴不顾一切冲进了瑟兰迪尔的耳朵。








 








并没有意料中的疼痛。小精灵张开眼,他正被别人压着。瑟兰迪尔不顾一切地拦在了他的面前。他的视线里,除了国王黑银色的铠甲之外,还有暗紫色的蛇肉。他们在蛇口之下。








他太瘦小了,即使在蛇口中,也在两只獠牙之间,但它其中一只獠牙,正滴着混合萤绿色毒液和蛇血的液体。在瑟兰迪尔胸口正上方。








然后,小精灵极度惊恐地发现了蛇牙迟迟没有刺下的原因——国王的另一只长剑,向上刺穿了巨蛇的上颚。瑟兰迪尔的手臂正剧烈地颤抖着,鲜血顺着手臂蔓延下来。他知道自己坚持不下去了。








“啪嗒”一滴,落在小精灵沾满灰土的额头上。年幼的他来不及哭泣,蛇口轰然合上。他闻见腥臭,闻见血的味道。浓烈极了。








 








而瑟兰迪尔的眼前一片黑暗。








 








 








远在天边的年经精灵终于赢得了胜利。魔戒被扔进了末日火山。








他活了下来。胸口猛烈地疼痛却让他弯下了腰。








甘道夫蹲下身查看他的状况。阿拉贡望见莱戈拉斯抬起头的瞬间眼眶里蓄满泪水。没有人弄得清楚状况。莱戈拉斯甚至不知道自己为什么突然心痛,也不知道这平白无故而来的泪水是怎么回事。








 








要回去……他握紧了双拳,眼泪滴在沙土中。








 









评论(8)
热度(44)

© -拟酒-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