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修脑缠粉。密林三代。

瑟莱温馨三十题-0304 【cp向现代AU,全程不虐

题源新浪wb。

03 迟到五分钟 04 撩起刘海后落于额上的亲吻

感觉30题的梗可以按时间顺序推移,所以是幼叶→成叶的过程。


3、迟到五分钟

 

“我打赌这次你一定会屁股开花。”Gimli不知道什么时候出现在了旁边。

“闭上你的乌鸦嘴。”Legolas正趴在走廊上往下张望。

“上回开家长会那是你爸他没时间来,这回可躲不了喽。”比他矮上半个头的人在旁边幸灾乐祸。

“……”Legolas无言以对。Gimli说的一点都没错,前段时间他的班导才刚给他打了剂预防针。她说要找Legolas的父亲好好谈一谈,有关他和外班同学斗殴的事。

斗殴?

开什么玩笑。Legolas的叛逆心理让他在心里翻了个巨大的白眼。他不过是和Gimli在沙坑里推推搡搡而已。如果让对方脸朝下摔进沙坑这个前奏不存在的话。

 

如果您能请得动他来学校的话,我乐意之至。Legolas想。

那个大忙人哪有空来和您“亲切会谈”。

 

后续的结果是,Thranduil当然没有来。被上司派来的Galion抵不住Legolas的软磨硬泡,把他的“光荣事迹”大事化小地向Thranduil报告了一下。Legolas毫发无伤地过了这道坎。

当然了,即使Galion如实相告,Legolas也有信心毫发无伤。

Gimli和Legolas则从互相看不顺眼,成了每天勾肩搭背的损友。

“只要不拿身高开玩笑,别的随便!”Gimli那么说着。

“那么胡子?”Legolas瞥他一眼。

“Legolas!!!”他愤怒地剜了一眼微微低着头看他的金发少年。

“我开玩笑的。”对方耸耸肩。

 

“你爸怎么还没来?”Gimli陪着他一起向校门口张望:“或许我可以和我父亲说让老师别找你麻烦。”

“谢了,大概那样我只会死得更快一些。”Legolas一只手托着下巴:“如果让Adar知道我还和人滚过沙坑的话。”

前两天和他说了有家长会,最坏的结果也就是连Galion都没空替他来参加吧。Legolas想。

临近时间点,他选择坐回了教室。

 

他的座位在倒数第三排,这样的一个位置看起来有些尴尬。平常他的前后左右只是坐满了同学,今天还包括了他们的家长。而他身边留给父亲的座位空空如也。

Legolas发起了呆。家长会已经开始了,尽管他多么不喜欢Thranduil被其他家长围绕,多么不喜欢老师打他的小报告,他也依然从心里希望在这样的时候,他亲爱的Ada不会缺席。

讲台上在说些什么,他显然已经没有在听了。视线漫不经心飘过窗外,盯着已经长过了两层楼高的青葱绿树。

 

而此时此刻,那个“忙得连亲儿子的家长会都参加不了”的人,正不耐烦地被堵在了路上。

Thranduil看了眼手腕上的表。

 

 

他似乎一点都没听见教室后门被人打开的声音,以至于当有人坐在他身边的座位上了之后,他惊诧地转过头,看见了和他一样拥有一头柔顺长发的男人。

Thranduil坐下后理了理自己的袖口,把解开的扣子重新扣上。

Legolas上下打量了一下自己的父亲,然后从抽屉里抽出一本笔记本,在上面忿忿不平地写了些什么。Thranduil微低下头看过去——

“你迟到了!Adar!”他写道,并且把本子和纸一股脑揣进了Thranduil怀里。

那是他在生气。Thranduil曾经和他说过私下里不用叫这个带着一些敬意的尊称,那样会让自己觉得格外生疏。那之后Legolas就把这个称呼当成了表示他正在生气或者并不想和父亲亲近的最好标识。

“只有5分钟,儿子。”他漂亮的字写在本子上被递了回来。Legolas看了眼那些字,又抬头看了眼Thranduil。他正表情严肃地望向讲台,悬针纹在他眉头中间显得明显极了。

Legolas才回过神看向讲台。站在那的导师说:“……所以我们希望家长们可以花更多的时间去陪伴你们的儿子、女儿成长,而不是让他们有空在校园里不务正业的追逐打闹。”她的视线正落在Thranduil身上。

“Damn it,她干嘛总盯着你!”Legolas飞快地在笔记本上写着。

Thranduil并没有接过他递过来的笔,他凑到Legolas耳边轻声道:“回家再跟你算账。”

Legolas·Greenleaf觉得这个世界不能好了。

 

会后,Thranduil自然是被一众家长目送着出校门的,其中绝大部分还是女性。她们目送着他,还有个一路挂在他胳膊上的高中生儿子。

“一个两个,一个两个……”他还在嘀咕着。

“你说什么?”父亲停下脚步看看他。

“所以您到底为什么要来参加这个家长会?您难道没发现他们都在盯着您?”Legolas抬起头,他摆出了一副明显不开心的表情。

“哦,所以呢?”Thranduil抽了抽手臂,发现动弹不得:“这些事以后再说,不如我们先谈谈那个被说不务正业的学生到底是不是你?”他挑挑眉。Legolas悻然松开了他的手臂。

“Legolas,我说了叫你离隔壁班那些小子远一点。”Thranduil道。

“可您迟到了五分钟!”Legolas仰着头看向他。

“上次Galion说你和人打架的事,我还……”

“可您迟到了五分钟!”

“那是因为路上堵车。我们现在在谈……”

“可您迟到了五分钟!”他执拗道。

 

“……”Thranduil久久沉默着,他似乎在考虑是不是该好好教育一下眼前的人什么叫做“该把父亲的话听完”以及“听父亲的话”。

“您说过,一个有教养的人不该让别人久等。”Legolas紧紧握着拳。

Thranduil看在眼里,然后对着儿子抬起了手。Legolas几乎做好了和父亲顶嘴所可能遭受的一切,但Thranduil的手落在了他的头顶。他用力地按了一下。

Legolas整个人踉跄了一步。

 

“走吧,回家再说。”Thranduil撇下他自顾自往前走。

“您的车呢?”

“交给Galion了。”

“可您不是说堵……”Legolas的声音顿了顿,带了点疑惑:“您是……跑过来的?”

“走过来的。离你这里并不远。”他走在人行横道外侧,Legolas追上他的脚步。

“得了吧Ada,你骗不了我。”

 

Thranduil的西装口袋里,有块擦拭掉了汗水的手帕。

 

 

4、撩起刘海后落于额上的亲吻

 

Legolas想知道她是谁。

当他推开Thranduil办公室的磨砂玻璃门,看见本该坐着父亲的皮椅上正坐着一个女人。

他挑了挑眉,手还握在门把上。他看向那个正翘着腿坐在那同样一动不动注视着他的人,然后握着门把退开一小步,抬头看了看挂在玻璃门上明显的几个英文字。

 

他当然知道这是Thranduil的办公室。

他需要确认这间屋子里的人是否知道她正坐在自己父亲的位置上。

 

“我想,你是他的儿子?”女人起身,坐回了用来接待客人的沙发上,Legolas才看见她手里捏着一根女士香烟,已经燃了一半。她的姿势优雅极了。Legolas看着她在行走过程中几乎是没有掉下半点烟灰,待她坐下,手指轻轻点了点,烟灰掉落在理石桌上。

“当然,如果你指的是Thranduil,我当然是他的儿子。”事实上Legolas很少在父亲不在的时候进入这间屋子。这里对他来说并没有什么好印象,起码这里每天发生的事是Thranduil晚归的很大一部分原因。他迈开腿走进房间,倚靠在Thranduil的办公桌前,尽量显得他对这里熟悉得不能再熟悉。

“你看上去比他好相处得多。”优雅却给了他压迫感的女士对他笑了起来。

“Thranduil不喜欢别人抽烟。”Legolas皱起眉,即使是女士香烟的烟味依然让他感到不适。

“是吗,我很抱歉。”她四下看了看:“可这里看起来并没有能让我按灭它的地方。”

“Legolas?”另一道声音响起,Galion敲了敲门。被叫到名字的人尚未应答,香烟即将燃到尽头的女人开口打断道:“怎么样,那个忙人有空了吗?”

Legolas合上了刚想发声的嘴。

“您说笑了,他在第五大道224号咖啡店等您共进下午茶。”Galion恭敬回答道。

“他的品味还真是多年不变。”

“当然,他向来如此。”Galion侧身让出一条道让她离开。

Legolas保持着倚靠在桌前的姿势目送她从视线里消失。

 

“Adar居然让她一个人呆在他的办公室里?”Legolas脸上的表情既惊讶又带着一丝不屑。

“只要她喜欢,或许你的父亲还能把这里拱手相送。”Galion拍了拍这个带着嫉妒语气的人,夹着手里的文件也离开了。

 

只要她喜欢?

Legolas望着桌上那些落下的烟灰。

 

 

“真是够了,你再这幅表情我可就打算回家了。”Tauriel不满地用餐刀柄敲了敲桌面。

“那你说我该怎么样?Galion居然说他能把那儿送给别人。”Legolas把一块鹅肝推过去给好友:“我第一次见有人敢在他的办公室里吸烟。你要知道他的洁癖多严重。”

“她看起来多大?”Tauriel咽下口中的食物:“够做你的后妈?”

Legolas的刀叉和瓷盘发出了一声响,他不可置信地看了一眼Tauriel:“后妈?”

“你知不知道你的语气听起来像个被男朋友劈了腿的小姑娘?”Tauriel损他:“你在叙述的难道不是你认为你的父亲给你找了个强势的后妈?”

“吃你的鹅肝。”Legolas道。

 

Thranduil结束一天的工作和近乎于谈判的下午茶时光回到家的时候,屋子里悄无声息。

显然他开门的时候并没有猜到有人躲在门后。

一双手从背后覆上了他的肩膀。Thranduil对这种把戏并不陌生。他握住其中一只手,然后转过身,看见昏暗的室内站着一头浅亚麻色卷发的人。

他忍了忍就要飘上脸来的笑意,看着连假发都有些歪斜的儿子:“Legolas,你在干什么?”

“或许你觉得这样的头发会比较好看?”Legolas故作轻松耸耸肩:“好吧,尽管我不是女孩子,Ada。”

“你为什么会有这样的错觉?”他的父亲抱起胳膊上下审视着他:“这顶假发你是从哪得来的?”

“……你知道,女生朋友我还是有的。”在审视中越来越不自在的人放弃了挣扎:“今天下午我去了您的办公室。”

Thranduil不易察觉地愣了一下,心里已经猜到一些,仍然明知故问:“然后呢?”

“我并不需要别人的爱。”他终于鼓足勇气抬头和Thranduil对视:“我以为您明白。”

“当然。”Thranduil点点头,示意他继续说。

“我不想接纳任何人进入我们的家庭。我是说任何人。”他强调了一遍,并且希望Thranduil真的明白。他头上的假发并没有戴好,只是随意顶在头上,随着他抬头低头的动作歪斜地更加厉害。

Thranduil突然笑了起来。

Legolas困惑地看着他,发现他的笑容越来越明显,最后终于露出整齐洁白的牙齿。Legolas呆立在那儿,并不清楚这是发生了什么。

 

Thranduil走近他,微微低下头,伸出手撩起那顶假发的刘海,在这个比任何“珍宝”的都要贵重的人额前轻轻落下一吻。他的动作很缓慢,但依然让Legolas红透了脸。

Thranduil的另一只手绕到背后,拉下了那顶和儿子格格不入的假发,然后捻起属于Legolas的一缕金发,依然保持着笑容:“你说的对,你的确不需要别人的爱。”

Legolas伸手环住了他的腰身。

 

 

“Thranduil那个暴力狂!你得赔我的假发!”Tauriel揪着他的衣领。

“放轻松,放轻松,那不是我Ada弄的。”Legolas双手作投降状:“对了,他说他觉得你自己的长发就已经很漂亮了。你要知道,他可不经常夸人。”

“你解释问题的技术太烂了,Legolas!!!”

 

“如果您没别的事,我就先出去了。”

“告诉Galadriel夫人,那批哥伦比亚的祖母绿,她六我四,成交。”Thranduil道。


TBC.

终于把金牡蛎桃子钙奶都拉下水【不是】了……不要纠结钙奶的年纪……

0304叶子大概是高中时期

评论(5)
热度(71)

© -拟酒-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