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修脑缠粉。密林三代。

Whatever 【TL瑟莱】cp向 【4】

时间架空。大事件随原著走。写来满足自己脑洞的。


瑟莱。第一次撸欧美。如有BUG纯属意外。


CP向非亲情向,结局确认HE,过程不保证。


此处瑟兰迪尔不傲娇,喜欢看傲娇的出门左转。


确认不雷↓


4

瑟兰迪尔曾经做过一个灰色的梦。铺天盖地的灰色充斥着他的视线。他看见父亲,看见妻子,看见在战争中他失去的很多出色的下属。灰色的沙尘弥散在他们四周。他试着向他们走去,脚下却被某种力量牵制着动弹不得。他在睡梦里紧紧攥着拳,最后他看见妻子身后还有个正逐渐向他走近的身影。

即使逆着光,仅凭轮廓,瑟兰迪尔仍然轻而易举认出了对方。梦在对方走近的时候戛然而止。

他被人摇醒了。

 

幽暗密林的绿叶王子正趴在他的床前,略带一点害怕的神情。月光从藤蔓缠绕的雕木窗外透进来,照在王子赤裸的双脚上。

“陛下,我很抱歉没有拦得住王子。”门外的侍从朗声道。

瑟兰迪尔撑起上半身,伸出手按了按太阳穴,这才开口道:“怎么了,莱戈拉斯。”年幼的王子却突然抿了抿薄唇猛地摇摇头,急欲转身。

然而瑟兰迪尔拉住了他的一只胳膊,然后微微使力把只比他的床高出一个头的小精灵抱上了国王的床榻。

这张床曾经宽得让瑟兰迪尔整晚整晚的无法入眠。

“Ada……”莱戈拉斯小声唤他。

“做噩梦并不丢人。”他的父亲一如他所崇拜的那样又一次不费吹灰之力看透了他的想法。

却并没有告诉他自己刚刚也从一个噩梦中醒来。

 

梦境并没有在继续入睡后延续。

瑟兰迪尔曾想过让他的儿子远离战争,远离一切能够伤害他的事物。他用了几千年来缓冲失去至亲的伤痛,把自己包裹成阴冷的统治者,但他并不否认,他希望这座绿林强大起来的目的之一,的确是为了保护他的子民,当然,还有他的至亲。

他希望莱戈拉斯永远不要真切地出现在任何恶梦里。

 

 

“我们依然不建议您冒险亲自出巡!”直接负责国王安全的护卫队队长跟在步子匆匆的瑟兰迪尔身后:“如果您执意!我们可以把宫殿的守卫减少三分之一,派出跟随您的队伍,这样您……”

“然后再告诉我因为我同意这样的决定,连我王宫都被那些肮脏的东西占据了?”他一只手握着自己的剑,翻身跃上鹿背。他的大角鹿和他一样居高临下地看着护卫队长。“安置好所有非军队所属人员,在我回来之前不希望在密林里看见任何精灵在闲逛。”

 

他向来固执,下的命令更是说一不二。

除去被命令守在各处边境和日常林内巡逻的士兵外,瑟兰迪尔仅仅带了三支分队。他们小心翼翼踩过林间的枯叶,踩过那些存在了上百年甚至上千年的古树的树根。越接近边境,四周的瘴气就越发浓起来。瑟兰迪尔扯着缰绳的手使了使力,大角鹿放慢了行进速度。

瑟兰迪尔举起一只手示意后方士兵,然后和他们一样从腰间扯出一块白色帕子,遮住了口鼻。

他右前方的断木上正垂着一张完整的蛇蜕。巨大得几乎挡住了半条路。

是个大家伙。瑟兰迪尔这么想,仔细听着周围的动静。他甚至希望能够听见蛇在地面上爬行的窸窣声,这样至少证明了他们运气“够好”,那东西就在这里。

然而十分钟过去了,他并没有听见爬行类生物能够发出的声音,但的确从不远处传来了生物经过及膝野草从才会发出的草叶声。

“戒备!”瑟兰迪尔抽出佩刀,身后卫兵的弓箭已经齐齐瞄准了王所面对的方向。

声音又断了。有什么生物停止了动作,蛰伏在离他们不远的地方。

大角鹿身上的瑟兰迪尔弯腰伸手从身边一名卫兵腰间抽出一柄长剑,对着他所疑惑的方向毫不迟疑地用力掷了出去。

“不要杀我!不要杀我!我不是入侵者!”突然间草丛里蹿出来一个身影。卫兵拉满的弓弦连手指都轻微抖动了起来。如果刚刚国王的命令是放箭,那他必死无疑。

一只年幼的精灵。

 

瑟兰迪尔紧握佩剑的右手稍稍松了一些,他扯下白色面巾后明显带着愠怒,他勒紧缰绳,扭过上半身向身后的军队质问道:“这是谁的失职?!我说了在我巡查结束前不要让我在林地里看到非军队人员!何况还是一只未成年的精灵!”

身后尚未传来回应,周围的瘴气却突然向着他们急聚而来。

“保护国王!”

分队队长下令道。军队迅速将瑟兰迪尔包裹在了当中。

林中传来阵阵蛇语。军阵外的“意外人员”正不安地瑟瑟发抖。瑟兰迪尔环顾四周,拉动缰绳,命令精灵让开一小道路,步步为营地接近了那只年幼的精灵,伸手迅速将对方拦腰捞上了鹿背。

几乎是同一瞬间,他身后的地面裂开了巨大的口子,部分士兵尚未看清那东西的长相便被长尾卷起来猛地扔向了空中。训练有素的精灵立即抓住了周遭树杈藤蔓翻身而上,但尚未站稳,蛇尾又一次毫无章法地横扫而来。树木被劈开,砸向被打乱阵脚的军队,尘土包裹着残枝碎叶在瘴气中疯狂翻飞着。

视线被严重阻碍了,他们不得不拉满弓往蛇尾的方向射去,却依然毫无章法。又有精灵被击中,从高空摔了下来,砸在瑟兰迪尔身边。他身前的精灵已经害怕地不住颤抖,瑟兰迪尔抽出佩剑,一只手扯住那精灵深绿色的衣襟刚要把他扔出战局,却听见一声尖利刺耳的巨大叫声,伴随着迎面扑上来的石块尘土,他终于看清了那个生物的脸。

那是一张极为丑陋的脸,荧绿色的诞水正从它大张的口中滴下,头部和全神都批满了看上去坚不可摧的鳞片,凹凸不平的鳞片让他看起来恶心而又可怖,三角状的脑袋上两颗明黄色的蛇眼正盯着这座密林的主人,除了尖锐的前牙外瑟兰迪尔清楚地从它的口中看到了两排副齿。

那眼神狡黠邪恶,仿佛在对瑟兰迪尔挑衅。

“You can not hurt me.”那条丑陋至极的东西开口,声音嘶哑难听,像倒刺一样刮过心口,带来一种身理上无法抵抗的寒颤,瑟兰迪尔甚至感觉到从心里向外挣扎而出的寒意,他尚且如此,更不用提他的士兵。

他握紧剑柄的瞬间听见了身前那个未成年精灵的尖叫。

它冲过来了。

 

 

“孩子,你还好吗?”一袭白袍的巫师问道,他伸手拍了拍金发精灵的肩膀。他的眼神从未放过任何一个细节,他发现一向身手敏捷的精灵王子刚刚身子略微向后做出了踉跄的动作,但很快调整了过来。

“我没事。”莱戈拉斯回道,眼神正紧盯着面前的敌情。

“我想我们可能会葬送在这里。”矮人握着武器的手使了使劲。

“不会的。”莱戈拉斯拉满弓弦。

 

“我还得回去见他。”他听见自己说道。



————————————————————————

好想写甜梗……

评论(4)
热度(48)

© -拟酒-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