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修脑缠粉。密林三代。

Whatever 【TL瑟莱】cp向 【3】

时间架空。大事件随原著走。写来满足自己脑洞的。


瑟莱。第一次撸欧美。如有BUG纯属意外。


CP向非亲情向,结局确认HE,过程不保证。


此处瑟兰迪尔不傲娇,喜欢看傲娇的出门左转。


确认不雷↓






3


“他们已经到了什么地方?”王座上的瑟兰迪尔问道。


“Rohan,陛下。”他负责侦查的卫兵队长正单膝跪在王座阶梯之下。


“我们派出去的军队还有多久能赶上?”瑟兰迪尔的眼神锐利,他不悦地表情警告着在场所有的亲从们,他们的国王此刻显然带着愤怒的情绪。


卫兵队长捏着弓箭的手紧握了一下,然后鼓足勇气抬头直视着那双透着寒意的双眼:“我很抱歉陛下,我们在路上遭遇了索伦部分军队的袭击,伤亡量似乎超出了原先的估计。并且我们失去了王子的行踪……我的意思是说,我们大概要花——”


“似乎?你知道我并不喜欢这种模棱两可的答案。”瑟兰迪尔的权杖在地面狠敲了一下,他站起身,快速走下王座台阶,然后弯下腰揪住了护卫队长的前襟。


 


他向来对自己的战士严格,却很少动怒。


但现在,他垂下的长发因为动作幅度而大肆晃动着,甚至有几根贴上了他的脸颊。


 


“我很抱歉打扰您的接见!陛下!”狭长的走道尽头加里安几乎是快跑到了国王面前。


“发生什么事!”瑟兰迪尔显然还没从震怒中平息下来,他松开士兵,站直身体,视线快速扫到加里安脸上的时候还带着一丝阴狠的表情。


“陛下,我想我们可能被隔离了。”加里安往后退了一小步。


“我们在密林边境发现了蛇蜕,它们量大而且……似乎不属于密林物种。”加里安顿了顿:“并且,我们希望您看看这个——”他微微让开身,然后瑟兰迪尔看见四名士兵抬着一颗巨大的白宝石走近。


 


直到那块巨大宝石被放在他脚边,瑟兰迪尔才低头看见——那并不是宝石。一种特殊的透明晶体包裹住了一只女精灵,她脸上的表情极其骇人,她看见了某种让她害怕至极的东西,然后便遇害了。这是他负责边境安全的士兵之一,瑟兰迪尔曾经嘉许过这位年轻的女精灵,赞扬她敏捷的身手,不凡的洞察力,以及……对国王的忠心。


瑟兰迪尔还握着国王权杖的手因为过度用力几乎起了青筋。这是对这片土地的统治者极大地挑衅。


瑟兰迪尔甚至感觉到一直以来对黑暗的憎恨快要从胸口喷发出来了。


 


“西南方向抽调两只分队补上。夜幕降临前查出来那些肮脏的东西到底属于什么,为什么出现在密林。”他把权杖递给侍从,然后拂了一下长袖,伸手解开那件绣着繁复暗纹的外袍。那件袍子落在地上,瑟兰迪尔左手扶住腰间的长剑。


“拿我的盔甲来。”他对加里安道:“你该去完成你的任务,而不是站在这里发憷。”他终于恢复了一贯的冷漠,语气冰冷得像是深潭湖水。


加里安应声退了出去。


“而你,”瑟兰迪尔看了眼还单膝跪在地上的士兵队长:“你刚才说什么?军队遭遇半兽人袭击?那就给我……干掉他们。”他说这句话的时候眼睛微微眯起来,脸上的表情昭示着他不仅接受了这个糟糕的消息,也打算完全反击回去。


 


你压我一尺,我必还你一丈。


MirkWood的精灵王,比其他任何地方的精灵更为危险。


 


卫兵队长领命退下前,听见瑟兰迪尔不容置疑地声音。


“找到他。”


 


一定要找到他。


 


 


“说实话我以为我已经习惯和你坐在一匹马上了,但是该死的你的头发!”吉姆利坐在莱戈拉斯身后絮絮叨叨。“它们几乎要跑进我的嘴里了!”


“你可别咬下去。”莱戈拉斯拉着马缰跟在阿拉贡身后。


“说得好像味道挺好似的,难道还是甜味的?”矮人立刻回嘴道。


“我们近了,安静点。”阿拉贡回头对他们道。


身周巨岩耸立,这种独特的地貌让人看上去更为不舒服了。灰白色的尘土随着马蹄踏过而低飞起来,吉姆利降低了声音问道:“什么人会住在这种鬼地方?”


莱戈拉斯随即为他解释了起来。


他解释的时候身下的马匹越发不安,他们步步为营,每往亡灵之山的深处走一步,寒意就更重一步。莱戈拉斯把缰绳紧缠在手上,勒出了红印。精灵特殊地体质让他比矮人和人类更轻易地感受到了这个地方的极度阴冷,甚至连空气里都飘满着诅咒的味道。这让他很不舒服。


 


山体入口的阴风让人不寒而栗。他们的马脱了缰绳。


阿拉贡提剑向着狭窄的入口走去,身影随即淹没进了黑暗。


莱戈拉斯顿了一步,随后跟了进去。风把他暗绿色的披风吹得猎猎作响。


 


 


“莱戈拉斯,密林的战士不可以害怕。”那个和他一样拥有金色长发的精灵曾告诫他。


作为一名战士,你的信念里可以有坚忍,可以有勇敢,可以有流血,但不可以有害怕。


 


他的父亲从未告诉他,还有,你不可以有牺牲。


那是瑟兰迪尔一直没能告诉他的话。


 


 


“你的意思是这种蛇蜕属于远古生物。”国王正坐在他的书桌前。他的桌上放着一小块蛇蜕。


“是的陛下。”他的学究顾问微微点了头:“我们从古书上查到了这种生物。”


一本厚重并且布满灰尘的古旧书籍被递到了国王面前。瑟兰迪尔毫不迟疑地接了过去。


“亡灵……”他低沉地声音在室内被清楚传达进了每个在会精灵的耳中:“唯……王族之剑……”


“我想您不该这么做。”立刻有人提出了反对意见:“我们不能用陛下的生命去冒险。”


“如果只有您的佩剑能伤害那东西,我们愿替陛下分忧!”他的先锋队与会者向他请缨。


“那东西在哪。”他问道。


“并不知道,他的存在性质决定了他在暗,而我们在明。”那是一个刚从前线回来的士兵:“他太巨大了,陛下,您不能……”


“无处不在?”瑟兰迪尔轻蔑挑起嘴角:“是谁准许这种东西进入我的领地。”


 


“第十四、十六、二十三部队明天清晨随我去发现地。”


王命如山。


 


 


“还是没有王子的消息?”加里安问道。


“我们正竭尽所能。”


“尽快。”


 


“陛下需要他。”




TBC.


——————————————————————


推了一个星期才更新……


还是那句话……想叶子早点回家。


  

评论(6)
热度(44)

© -拟酒-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