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修脑缠粉。密林三代。

Whatever 【TL瑟莱】cp向 【2-2】

时间架空。大事件随原著走。写来满足自己脑洞的。

瑟莱。第一次撸欧美。如有BUG纯属意外。

CP向非亲情向,结局确认HE,过程不保证。

此处瑟兰迪尔不傲娇,喜欢看傲娇的出门左转。

确认不雷↓



2-2

他是在伙伴的建议下下定决心给密林写封信的。

莱戈拉斯这么想。

森林里并没有可供他书写的纸笔。弗罗多替他翻了半天,才找出一张皱巴巴的纸和一支羽毛状的笔来。实际上莱戈拉斯也不确定那东西能称得上是纸,如果用手轻扯一下就干脆裂开一道长口子也算是好纸的话。但那的确是他们眼下唯一能书写的东西了。

“我很抱歉,但我们……的确没有什么墨水……那玩意儿太重了。”不知打哪儿传出一句。

“没关系。”莱戈拉斯从弗罗多手上接过看上去饱经沧桑的纸,然后环顾了四周,往一个方向走去。

“嘿,你去哪儿?”身后阿拉贡问道:“别离开太远,这附近不太安全。”

莱戈拉斯点头,然后离开了大部队。

他弯着腰在树丛间找着些什么,然后发现了一小丛浆果树。他伸手去摘的时候被茎叶上的刺轻刺了一下,动作顿了顿。

这种浆果在幽暗密林也有生长着。味道苦极了。他第一次吃下去的时候,苦得整张脸都快皱到一起了,回宫后瑟兰迪尔那表情——莱戈拉斯突然笑了起来,那时候ada肯定是嘲笑他了,因为坐在王座上的国王,连肩膀都在轻微颤抖着。

莱戈拉斯回归了队伍,连带着两把浆果。

“这是什么东西,我尝尝。”吉姆利从他手里捏过去两颗,莱戈拉斯来不及提醒,浆果已经一溜滑进了吉姆利的喉咙。

“——噢天!”

然后他们笑开了。很久没有这么笑过了,他们的护戒小队。

莱戈拉斯捏破了浆果,精灵的指尖被染上了紫红色的汁水。“你的国王怎么会教你用这种该死的东西来写信!”吉姆利靠在离他不远的树根上吹胡子瞪眼睛。“那可是你要吃的。”阿拉贡笑他。“这玩意儿不是拿来吃难道拿来写信?!”矮人嘴里还有苦味,他气呼呼地说:“哦对,我们这的确有个拿来写信的!”

莱戈拉斯忍笑又捏破了几颗,羽毛笔在脆弱的纸上落下一点。

他想了想,开头还是署了加里安的名字。

 

亲爱的加里安:

见信好。

我们在路上遭遇了不少阻挠,幸运的是我和我的伙伴们都无恙。我并未受伤,不用担心。也许过不了一阵子我们就能完成护戒的任务。甘道夫告诉我近期中土都不会安宁,希望密林一切都好。原谅我此刻不能更多的保护我们的族人。愿梵拉给我们庇护。

请替我转告国王陛下,不知他是否还在酗酒,但那对他的健康不好,希望他爱惜自己的身体。

顺便,也请告诉他,我爱他。

 

等签完信尾自己的名字,莱戈拉斯突然愣了一下。他几乎是很顺手的写上了那句“我爱他”。

他心里那透着光的裂缝仿佛又裂开了一寸,他惶恐却又欣喜着。虽然他对缝隙后面那丝光亮会带来的后续一无所知,但他承认,他仍然为此感到了一点期待。

尽管他当初是那么坚定地拒绝了国王对他的感情。

 

莱戈拉斯拿着那张写满浆果汁的纸。那上面对国王的话显然占了大部分。

“莱戈拉斯,你在脸红什么?”突然有人问。

密林王子显然被这句话惊得不轻。

“我想我ada不会想知道我下面这段话写了多少个错字。”他故作轻松,耳尖却微微发红。

他走近马匹,从它身上的行李里取出自己的水囊,然后对着信纸浇上去了一些。

尚未干透的浆果汁遇到水就化开了,下半段的内容除了半句请转告国王之外看不清更多了。

包括那句让他心跳加快的话。

 

或许王子已经在考虑,若能凯旋,他将回去那片密林,看看他的那束光亮。

 

 

“陛下,我们在边境发现了一些令人不悦的造访痕迹。”负责密林安全的第四护卫队队长正在向他报告。

“加派你的人手,但凡发现有活的不属于密林的生物,格杀。”他蓝色的眼睛冷漠但坚定。

 

“战争,就快打响了。”国王说。



TBC.

发了一点点糖渣。好想叶子早点回家啊。【尔康手。

年后上班好痛苦。


评论(5)
热度(51)

© -拟酒-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