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修脑缠粉。密林三代。

Whatever 【TL瑟莱】cp向 【2】

时间架空。大事件随原著走。写来满足自己脑洞的。


瑟莱。第一次撸欧美。如有BUG纯属意外。


CP向非亲情向,结局确认HE,过程不保证。


此处瑟兰迪尔不傲娇,喜欢看傲娇的出门左转。


确认不雷↓






2


瑟兰迪尔并不喜欢家书。


因为能称得上“家书”的,也只是来自一个人、来自密林之外的消息。更何况这封所谓的平安信还不是寄给他的。


 


加里安很意外收到来自莱戈拉斯的信件。尽管他拿到手的时候这封信明显已经被泡过了水,上面深紫红色的字迹大多散开了,不认真辨认的话很难看出它出自莱戈拉斯之手。他的来信颇为简单,大致说了目前他所处的环境,他周遭可能会发生的事,以及……


“以及什么。”王座上那个人目光平淡,波澜不惊。


“我很抱歉,陛下,这下面的字已完全看不清了。”加里安对他欠了欠身。


瑟兰迪尔的权杖原地不动神色碾了一圈,在地面上留下了浅浅的痕迹。他对加里安伸出了手,示意对方把信件送过去。


的确是看不清了,他看一眼有点皱巴的信纸,然后拿起来靠在鼻尖闻了闻,在心里轻轻嘲笑了他的绿叶。


“陛下,也许我多问,您看出莱戈拉斯殿下想要说些什么了吗?”


“没有。”瑟兰迪尔扬了扬手,莱戈拉斯的信随着他的动作飘下王座。站在阶梯下的精灵连忙接住。


 


“烧掉它。”瑟兰迪尔道:“他应该也不想再看见这封如此愚蠢的信。”


 


还在用红浆果汁来写信?


下面的内容的确无需多知。国王仅仅知道了——他的儿子还有空把那些小极了的浆果挤扁,送回来一封泡过水的信。


起码他很安全。


 


瑟兰迪尔仅仅只想知道这一点而已。


 


 


“如果我是你爸爸我也许会打死你。”骑马走在他左边的矮人一路上都在念叨着。


“好了吉姆利,”莱戈拉斯打断他:“你都说了一上午了。”


“如果他知道那后面的话你特意不想让他看见,我打赌你至少有个一百年会被禁足。”矮人说这话的时候那口气笃定极了。


“拜托,国王才没这么小的度量。”


“那可难说。”


 


马匹已经有点累了。阿拉贡一行依然在赶路。莱戈拉斯和吉姆利走在队伍的最后,以防后方遭到突袭。“我可以允许你走一小会儿神。”吉姆利对他挤挤眼,身子有些倾过来,压得他那匹矮脚马往莱戈拉斯那边撞了一下。


莱戈拉斯有些抱歉的对他笑了笑。


他并不知道父亲是否安好。他并不是无时无刻都在挂念着父亲。莱戈拉斯突然为自己的这个想法感到一愣。的确,眼下他还有更重要的事要去做,他不是那个被捧在手心里的小甜心,而是密林的战士。


成年后,他极少向国王撒娇。理所当然的,国王也很少对他的撒娇做出反应。


他曾经认为瑟兰迪尔不过是厌烦了他那些小孩子的招数,直到成年后进入军队进入训练营,参加过他父亲的阅兵礼,他才明白,瑟兰迪尔也许也是从这样的道路上走过来的。这是他的宿命,他的出生、他的存在,无一不是为了保卫他们的臣民、他们的国土,当然,以及他们身为伊露维塔的首生儿女所天生具备的正义感。


莱戈拉斯爱着他的国王,尽管小时候他并不知道这种感情到底混杂了多少情不自禁和并不该有的成分。但国王冷漠的态度和强制的手段,在日子久了之后依然成了王子内心不得不承认的抵触来源。所以他情愿离他远一些,像一个被他常年派遣在外的普通士兵。


不同的是——


即使胜利,他也不知是否该班师回朝。


 


他的爱高傲却又卑微。






TBC.


明天要上班啦,伤不起。今天少更一点。


其实叶子在我心里一点都不熊,可能只是不太理解瑟爹有的做法而已。


今天的晚安还是送给大王,晚安,Thranduil。

评论(5)
热度(43)
  1. 春天种下一只toma秋天收获一堆番茄-拟酒- 转载了此文字

© -拟酒-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