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修脑缠粉。密林三代。

Whatever 【TL瑟莱】cp向 【1】

时间架空。大事件随原著走。写来满足自己脑洞的。

瑟莱。第一次撸欧美。如有BUG纯属意外。

CP向非亲情向,结局确认HE,过程不保证。

此处瑟兰迪尔不傲娇,喜欢看傲娇的出门左转。

确认不雷↓


1

他可能永远都不会忘记映在莱戈拉斯眼里的恐惧。

瑟兰迪尔侧倚在花园里,哦,实际上他是倚靠在花园里的藤蔓上。那些藤蔓几根交错缠绕在一起,像极了他和这座幽暗密林的关系,永不分割,彼此需要。他无时无刻不在提醒着自己,他是这里的国王。精灵身形轻盈,而这些藤蔓生长了好几百年,足够支撑瑟兰迪尔倚靠着。他手里还托着一只高脚杯,里面的红葡萄酒只盛了一丁点。

他嗜酒,可他随时保持着清醒。除了豪饮那些上了年岁的陈年美酒之外,事实上精灵很不容易喝醉。他盯着树叶交错间洒下的月光,恍惚间觉得时间走得越来越慢,他的眼皮慢慢有点想要合上的冲动。

一片树叶毫无征兆地落下来,掉在国王的长袍上。瑟兰迪尔低头看了一眼那片树叶,他晃酒杯的动作把那个从树上掉下来的小可怜抖落在了地上。最后一点葡萄酒滑进喉口,他抿了抿嘴唇,然后起身向内廷走去。

莱戈拉斯离开幽暗密林快要有两个月了。

诚如瑟兰迪尔所说,时间对精灵来说,实在是太不起眼的东西了。他们永生,时间对他们来说只是用来消磨的东西,是他们漫长生命里最不缺的东西。他活了太久,对这世间的事看的太透彻。

一切都只是时间问题而已。瑟兰迪尔当初这么想,于是他放走了密林唯一的王子。

 

国王的长袍拖在冗长的道路上,最终隐没在黑暗里。

 

“我不会回去了。”那个声音对他说。

瑟兰迪尔能够理解他的绿叶在想些什么。他不可否认的觉得莱戈拉斯的决定并没有错。如果自己的父亲态度强硬地掰住自己的双肩,并且告诉自己他爱自己,那种并不是亲情的“爱”,瑟兰迪尔一定认为,他的父亲,他尊重、敬爱、甚至说膜拜的国王,疯了。所以他理智上认为莱戈拉斯的反应是正确的。

他的绿叶,不接受。

很多个夜晚,瑟兰迪尔处理完王国里那些琐事之后返回寝宫,路过王子的门前,都会不由主想起那个他理智断弦的清晨,态度强硬地对莱戈拉斯说让他离某些女精灵远一些,尽管他已经到了适婚的年龄,尽管他的父亲在他的这个年纪已经有了心爱的人。莱戈拉斯费解地望向他的父亲,问了句为什么您会如此反对,难道仅仅因为对方的出身不如您一样高贵?而被儿子的态度彻底激怒的瑟兰迪尔怒不可遏地用力按住了他的肩膀,力道大得让莱戈拉斯皱紧了眉。他说:“因为你有我。”莱戈拉斯试图挣开他,他答道:“我一直都知道我有您的陪伴,国王陛下。”那是他也在生气的征兆,私下里,莱戈拉斯很少称他的父亲为“国王陛下”。

瑟兰迪尔几乎把不知什么时候起压抑在心里的话一次性告诉了莱戈拉斯。

那会让别人为耻的感情把他的绿叶惊呆了。渐渐的,瑟兰迪尔手上的力道放轻了,几乎是同一秒,僵住的莱戈拉斯往后退了一步。镇定下来的国王看见了王子眼里的情绪,那是一种即使在面对敌人时也不曾出现的恐惧。

他的密林王子,居然有一天会对自己露出这样的表情来。

 

“陛下的寝宫里需要多加点炭火,让手下的人小心些,陛下需要休息。”加里安在门外对身边的精灵道,反复低声嘱托之后离开了。

瑟兰迪尔卸下皇冠,脱下长袍。

那个雷声大雨点小的甘道夫曾经对他说,您的儿子也许比您想象的更加优秀。当时瑟兰迪尔挑了挑眉,他说他从没思考过莱戈拉斯的能力上限在哪里。他并不希望他的王子成为笼中鸟,他需要他成为一名战士,一名足以让整个密林甚至中土所有物种感到震惊的战士。

那些被藤蔓缠绕需要,或者说另一种层面上来说,被束缚的事,交给国王就已经足够。

他的屋子里微弱的烛光摇曳,映在那些他中意的珠宝银器上。

 

“嘿,说真的,你不想你父亲?”来人一巴掌拍在他的肩上。莱戈拉斯几乎一个踉跄。作为一名战士,他对自己片刻的松懈有点气恼,于是回头瞪了一眼来人。

阿拉贡立刻举起双手示意他的抱歉:“好吧,你可以当我没说。”

莱戈拉斯顾自坐了下来,在火堆旁和阿拉贡有一搭没一搭的聊起来。他一直微抬着头,看着头顶上那轮月亮。

“护戒结束你打算去哪儿?”阿拉贡问他。

“还不知道。”莱戈拉斯耸耸肩。他的确不知道,不知道他是否该回去面对瑟兰迪尔。

“你到底是和瑟兰……我的意思是说,你的父亲,你们到底发生了什么?”阿拉贡改口道。

“阿拉贡,”莱戈拉斯终于把视线从月亮上移开:“你知道喜欢是什么感觉吗?”

“分很多种,怎么,你想念你的哪个精灵了?”阿拉贡搭住他的肩。

“那种和爱情差不多的喜欢呢?”莱戈拉斯回避了他的问题。

“如果你对某个家伙产生了这种困惑的话,那大概就是你已经喜欢上哪个人了吧。”阿拉贡顿了顿:“不过对你的话,我觉得对方大概是个美丽的精灵吧。”

莱戈拉斯伸手捡起一根树枝拨弄着火堆,火光印在他的脸上。这个问题他并不置否,那个精灵,的确美丽——美丽而强大。可他是他的父亲。

拨弄火堆的动作停了下来。这太可怕了……他想,无论国王是以什么心情说出那番情话,或者他的父王只是因为太过疲累,总之他无法回应。

不仅因为陌生的恐惧,也因为国王的话为他内心长久以来复杂的情绪找到了一个宣泄的出口。那个出口只有一个裂缝,莱戈拉斯努力阻止着那种情绪外泄。

他不可以爱上他的父亲,爱上他的国王。

 

“有时候我挺希望我不是他儿子。”莱戈拉斯双手抱着后脑勺向后躺下去。

“但你仍然应该祝他今晚好梦。那是你应该做的。”阿拉贡也在他身边席地躺下。

 

“祝他好梦。”精灵王子说道。



TBC.


晚安瑟兰迪尔。

文名大概是想表达:whatever you do wherever you go 这样。

评论(7)
热度(66)

© -拟酒-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