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修脑缠粉。密林三代。

已凉 【叶修/方锐主线】

架空江湖

主CP:韩叶 叶方 林方 周翔

出现才打TAG的支线CP:喻黄 双花 乔高乔 

※伞修橙亲/友情向


确认不雷CP↓


 

这年江淮的花灯节依旧热闹得很,街道上熙熙攘攘,人群往来间脸上都是带着笑的,偶尔并肩而过的时候有些摩擦,随手招呼两句抱歉也就过了。欢声笑语,流金溢彩,和去年也是没什么大差别。

 

但各式各样的花灯让叶修身边的人看得眼花缭乱。

“叶修,你来看这个。”那个少年一只手拽着叶修的衣袖,顾自往其中一个买花灯的摊位走了过去。叶修也没怎么不耐烦,跟过去抛了一句:“你又看上什么了?”那语气,其实是带了几分宠溺的。“这个!这个和以前你和哥哥带回来的那盏灯真像。”纤细的手指摩挲着那盏提灯,灯罩里蜡烛摇曳,走得近了就照得苏沐橙的脸颊映上了一层微红的光。

那样的她看起来气色很好。

“可惜后来那盏灯被陶轩扔了……真可惜……”习惯了失去,苏沐橙的声音很平静,像是什么普通的小遗憾。“这位小兄弟眼光真好,这是下午刚扎的新灯,我拿下来给您瞧瞧?”那摊主见有人对灯感兴趣,忙不迭凑了上来。“老板,这灯多少卖?”叶修道。“见您不像是咱本地的客,半吊子铜钱,您看?”把来人上下打量了一遍,一眼就看到了叶修背在背后的那把伞,剔透的玉伞坠就这么在叶修肩头后面随着动作摇晃着,摊主倒是狮子大开口。苏沐橙已经转头去看别的花灯了。女孩子,总是喜欢这些东西的。

“老板,这里的小弄堂可能我比你都熟,可别宰错了人啊。”叶修的手指不着痕迹的在腰间撑了一下,正巧露出别在腰带左侧的一杆精致的小烟杆,看上去也就两寸不到一点。做生意的人总是眼尖:“城东老李家的烟杆子?这样式,可有点年头了。”叶修弯起嘴角点点头。“那我也不跟您这儿讨价了,三十三文,您觉着成吗?”那小贩松了口,这价格自然就落了下来。

叶修笑,世道人情,不外乎如此。

 

“叶修,叶修。”那边苏沐橙又在朝他招手。人群里一身男装、不着脂粉的苏沐橙,远看真的会让人产生一种想来荒唐的错觉。那年的苏沐秋,也是这么站在人群里对着他挥手。时间就这么晃了晃,连那个只会拽着自己腰带哭鼻子的小女孩都这么大了。

“来了。”叶修回答她的音量很轻,像是说给自己听似的。“快点快点,前面有舞龙!”苏沐橙嫌他不慌不忙,穿过几个人来到他身边,这才看到他手上提着的灯。“还不接着?”叶修把灯提到她面前,然后几乎是立刻就看到苏沐橙笑开了。

“不了,会想哥哥的。”苏沐橙笑着接过,却是弯腰对经过身边的孩子说了几句什么,把灯递给了人家,然后看着那孩子欢实地跑开了。“啧啧,你是真不心疼哥的钱啊?”叶修开她玩笑。“放心,我还是会接济你的。”苏沐橙也还他一句玩笑,然后像之前那样拉起他的手,一路穿过人群向前走去。

 

 

方锐坐在酒馆的屋檐上,向下看着街道上人流的来往。今年的花灯节也来了很多人啊,他托着下巴想了想,挑谁下手比较稳妥?

看看那个一身上好绸缎的胖子,方锐怕摸了一手的油,又看看这个花枝招展的女子……呸呸呸,方锐转个头对着空气呸了几下,让老林知道自己贴着姑娘家偷了一遭还得了,晚饭肯定又得咸菜配馒头了。

 

不管了,劫个富还麻烦。方锐从暗巷跳下来,轻巧落地,转个弯回到了刚刚一直在看的主街上。真正的金主可是财不外露的。方锐在人群中来回,很快就在围观舞龙的人群里发现了这趟的目标。

啧啧,瞧那个有点矮的公子哥,头上那个发冠可是个好东西,一看就是大户人家的小少爷。方锐心里盘算着,余光一瞥发现那个公子哥旁边站着一个白衣的男子。背后那是个什么东西?伞?方锐鄙视的目光从那人背后投了过去。大户人家出门还得配个仆人带着伞?又抬头看了眼夜空,这样的好天气,难道还怕下雨不成?

等等,那个伞坠看起来不错?拿去当铺卖了,估计自己又能有一阵子清闲了。对付个仆人还不简单?就是你了。

泰然自若的走近人群,嘴上还念叨着“让一让”的方锐很快就站在了叶修身后。正巧舞龙的队伍进行到精彩的部分,两条龙互相交错着,似乎在演示争斗的场面,一时间人群里爆发了一阵叫好的声音。就是现在了,方锐举起双手佯装鼓掌,放下的瞬间把手探向了叶修肩头。看着舞龙的叶修嘴角挑着笑,肩头微微一动,伞坠上挂着的穗子荡到了身前,玉坠轻轻落在了肩头。他不动神色,身后的方锐也没有一丝放弃的意味。

高手啊。方锐心道,然后佯装人群往前挤,小小的推了一把叶修,那伞坠随着叶修往前的一小步而动了动,穗子重新回到了肩后。方锐再探手,手指离伞坠眼看差一点,叶修突然干脆把身上的伞拿了下来,伞尖着地。

“……操。”身后的方锐终于忍不住骂了句脏话。

见叶修把伞拿下来,苏沐橙偏过头问他:“怎么了?”叶修摇摇头:“背累了。”苏沐橙见状问了句:“那我们回客栈吧?”“好。”叶修对她笑笑,转身往人群外走去。这一转头,哪里还有方锐的影子?那小子早就闪进了小巷,踢了一脚地上的石子。

啧,遇上难搞的了。

 

霸图镖局门口的护卫来回走动着,韩文清在主堂和几个副手商量着打算后天启程的镖。

“什么时候的事了?”张佳乐手上拿着包蜜饯,嘴里含糊不清的问。“昨天夜里。”回这句话的是张新杰,他答这句话的时候满脸的杀气,一下就让张佳乐“扑哧”笑了出来。张新杰无声抛过来一记眼刀,张佳乐嘴里没咽下去的蜜饯差点卡着喉咙,一连剧烈咳嗽了几声,一张俊脸憋得通红。张新杰扶了扶眼前的单片镜。

“那还送不送?我觉得有点不妥。”林敬言拍了拍张佳乐的背,抬眼看了看还没说话的韩文清。“送。”韩文清回道。

说起来嘉世这趟镖确是不想接也得接,那话在纸上说得够明白,若是丢了,一来说明嘉世的“和气”在霸图眼里一文不值,二来说明霸图镖局的能力实在是上不了台面,嘉世只求东西顺利送到蓝溪阁,出了差错,自然也就是霸图的问题。东西当夜已经神不知鬼不觉放在了霸图副头张新杰的房门前,钉在一枝发簪上的信却是穿透了纸窗牢牢钉在室内张新杰最喜欢的一副画上。

“后天早上出发,佳乐和老林去准……”韩文清话没说完,门口屋檐上突然跳下来一个人影,屋内几人立刻警觉地站了起来。“哎,都在呢?”方锐拍拍身上的灰:“老林啊不是我说你们,房上灰真多,我这一身衣服刚换的,这不,又蹭脏了。”林敬言小心看了眼韩文清的脸色,趁着他还没发火,快步走过去把方锐往门口推:“我说方锐大大,你来的真是时候……走走走,出去跟你说。”方锐刚踏进门槛就被人往门口推去,瞥了眼韩文清手上的发簪觉得眼熟,一时又想不出是在哪见过,稀里糊涂就被林敬言一路推了出去。

 

廊道里,方锐这才想起来这趟找林敬言的目的是发牢骚。

“老林我跟你说,今天晚上碰上个这里有点好的。”方锐倚在廊柱上,单腿踩上了一边的木凳,抬起一只手指指脑袋。“怎么,失手了?”林敬言笑笑,倚在墙上看他。这个角度林敬言刚好能看到方锐的侧脸和他束在脑后的黑色马尾。“怎么可能?我是谁啊……”说着方锐从腰后掏出一个荷包:“这不,收获不小,那也是个有钱的主。”“你这表情可不像收获不小?”“这不是——看上个伞坠,那玉好得……啧啧,你是没看到,可惜不太好下手,我决定明后两天再去找找看那个人。”方锐叹口气,把手里的荷包扎紧在腰带上。“别把自己搭进去就成。”林敬言专业拆他的台。

“不是我自夸,这天下有几个轻功比我好的?”那个自信,方锐倒也有足够的本钱。

“下次从霸图正门进来,别翻墙了,你是没看到老韩的脸色,我怕你下回横着从霸图后门出去啊。”他们之间从来对话都带着半点玩笑。“知道了,这不是烦你们门卫吗?个个跟我欠了他们钱似的。诶,不说了啊,先把这钱给东巷那群小孩儿送过去。”方锐衣摆一动,足尖在庭院里的桂树上借了个力就上了房顶,腾空而起的时候白色的衣摆在风里发出了簌簌的声音消失在林敬言的视线里。

林敬言有点愣神地看了看那个方向,然后摇摇头往正堂走回去。

 

 

“怎么了?”面对桌上的菜,叶修看一眼不动筷子的苏沐橙。

“荷包不见了。”苏沐橙回他,女孩子这时候倒是把不悦放在了脸面上。

“大概是刚刚想偷伞坠那小子。”叶修回了句,夹了一筷子鱼肉放进苏沐橙碗里。

“哪个?”苏沐橙拿起筷子,夹了一口问道。

“方锐,你大概不认识。”叶修看她一眼:“放心,他还会找回来的。”

“嗯?”苏沐橙不解。

“如果你是一个很少失手的人,没到手的东西,会不会再来探一次?”叶修说。

 

入夜,苏沐橙正坐在房内,手里握着一支圆头簪子发愣,直到门外的叶修轻轻扣了扣门。她放下手里的东西,应了一声。叶修推门进来,看一眼桌上的发簪,心下已经猜了七八分。

他在桌边坐下,伸手给自己倒了杯茶,抿了一口问道:“陶轩?”苏沐橙小心看看叶修,然后颇为难地点了点头。她很少用这种神情看叶修,这种“有求于人”的眼神放在一个女孩子身上,多多少少有了点委屈的意思。

叶修开口:“我已经离开嘉世了,沐橙。”这句话掷地有声。苏沐橙也知道这是个事实,但她同样也知道陶轩并没有打算真的放叶修离开嘉世。即使嘉世这个组织扎根大漠,陶轩依然在中原有着众多的耳目和足以搞垮一个人的能力。“叶修,陶轩说,这个任务完成之后,你就和嘉世没有任何关……”叶修突然出声打断了苏沐橙的话:“你呢?”

苏沐橙愣了愣,然后笑了起来。

她说,我没事啊叶修,嘉世还有孙翔呢。

叶修又问,打算几时离开?苏沐橙很认真的看着他:“等到我能把哥哥的千机伞带回来。”她说的干脆利落,完全不似前一刻还在哀求着叶修的神情。

叶修抬起手无言地摸了摸她的头,像苏沐秋那样把这个女孩子揽进了怀里。苏沐橙就这么靠着他,不哭也不说话。半晌后叶修坐直身体,伸手拿了桌上的簪子,这才发现这根簪子应该还有另外一根配对,因为镶嵌的银饰孔雀愣生生被人切去了一块,仔细看来既残忍又无法理解。

“陶轩要我去拿剩下那半根?”叶修问。“另外那根在霸图镖局。”苏沐橙回答:“陶轩要我把它和要送去蓝溪阁的梅子酒一起送去霸图。”

“梅子黄时五月雨。”叶修看着手里的东西:“嘉世五月要来江淮?”苏沐橙摇摇头表示并不知情:“如果真的话,谁来呢?孙翔?刘皓?还是……”“你刚刚说陶轩要你把梅子酒送去蓝溪阁,而不是蓝雨本宗?”“嗯。”苏沐橙点头。

叶修的手指摩挲着杯壁,食指曲张着。陶轩觊觎江淮地区已久,自己还在嘉世的时候就是没能阻止得了他,产生了重大分歧,他这一走,果然陶轩又按耐不住了。叶修微微皱了皱眉,要霸图给蓝雨送梅子酒,还是以嘉世的名义。这招棋下得,韩文清会怎么处理呢?这江淮地区有蓝雨和霸图两家势力平分着水陆,本来就已经暗地里波涛汹涌了,再半路杀出个程咬金,难保不挑明。再者,送去蓝溪阁而不是送去蓝雨本宗,这一看就是冲着常年驻守在蓝溪阁的黄少天去的。蓝雨宗主据传言是个并不会武功的书生,甚少露面,而这黄少天,无疑就是他手里一柄最锋利的剑。除掉黄少天,蓝雨的天都塌了一半,这么说并不为过。而霸图,往白了说就是个正气凛然的镖局,往黑了说,江淮这一带什么陆上的大交易不得先经过霸图的手。陶轩这个动作,意图明显。

“那年哥哥和你,也是这么来的这里,结果……”

“明天跟我一起去霸图。”叶修起身拍了拍苏沐橙的肩,打断了她的话:“别多想,今天早点睡。”女孩子抬起头,微仰着脸看向叶修,喉咙口哽出一声:“嗯。”

 

叶修回到房间,脱了外衣躺在床上,灭了油灯在黑暗里注视着放在桌面上的油纸伞。那年他和苏沐秋也是这样被陶轩派来了这个鱼米之乡,最后他只身返回,苏沐秋却永远留在了这片土地上,而他却连夺走挚友性命的人都没能抓住。他带回了苏沐秋的遗物,随之而来的是苏沐橙大病一场,病愈,妹妹代替哥哥,进了嘉世。

时间晃了晃所有人的神。叶修用手背遮住眼睛,抿了抿嘴,终于还是把那声叹咽了回去。时间终究是要往前走,于他,于苏沐秋,于陶轩,回过头他还能看见三人勾肩搭背,往前看却只有分崩离析。

 

 

次日一早,叶修、苏沐橙两人简单收拾行装直奔霸图镖局。

门外的门卫拦下他们,叶修戴着一顶斗笠,微微向下坎着,苏沐橙一袭男装,衣襟里摸出一块令牌:“嘉世前日送了一批货物到贵镖局,望通报。”其中一个门卫上下打量了她,接过令牌和同伴耳语了几句,回了句二位稍等便进了镖局。

叶修这时抬了抬头,挑挑嘴角道:“这里还是老样子。”苏沐橙偏过头看他,叶修伸手按了按斗笠:“别看了,哥这几年都绕着这走。”

 

张佳乐正坐在堂前的台阶上,额前的碎发长得长了点,他向上吹了口气,一小撮头发动了动。前门有人把东西送到他面前:“张镖头,门口来了两个人,自称是嘉世的人,您看——请不请?”“嘉世?”张佳乐微微抬头看了看那人:“请进来。这嘉世的人,咱们……可得罪不起啊。”那语气,显然不是“得罪不起”,而是倒要看看对方能捅出多大能耐的样子。

“好,我这就去将他二人带进来。”来人答到,刚转身,张佳乐站起身拍了拍臀部的灰尘补上了一句:“对了,去内院请当家的,说他老相好来了。”

门卫应了声,捏了把冷汗退下了。身后留下的张佳乐哼着小调转身往会客厅走去了。

那厢韩文清正在卧房门外的院内练拳,听到通报后皱紧了眉,挥挥手让人下去,站在原地握紧了拳。

……叶秋。

 

“二位,这边请。”

“好。”叶修点头,二人跟着进了镖局。

这绕了一大圈,终于又要见面了。


TBC.


全职第一次接触这种设定,不好就……随意吧……QAQ


评论(5)
热度(18)

© -拟酒-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