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修脑缠粉。密林三代。

相处模式【韩叶】【温馨向】

首先叶神生日快乐w。

撸了一发韩叶,完结。

从在队期间→退役后,从相恋→求婚。

#温馨向   #依然是片段组成

#韩文清的男友力


【不在彼此身边】

 

韩文清发现手速有所变化的时候,是某次日常练习。他拍键盘的声音有点大,突如其来的响声让坐在他对面也做着当日练习的张佳乐吓了一跳。

韩文清皱紧了眉,重新做了一次同样的练习。结果比前一次只好了一点。

“诶?队长,叶修群里找你。”张佳乐突然叫他。“叫他等一个小时。”

[叶修你丫等一个小时再来,我们这做着练习呢。]张佳乐在群里打道。

[练习?竞技场来练嘛。]叶修几乎立刻回了。

“兴欣是有多闲啊?”旁边的林敬言凑过来看了眼,上下没发现方锐的发言,把想法补充成了只有叶修很闲而已。

QQ私聊的消息在右下角闪烁着,韩文清看了眼没去理。

[张佳乐,老韩怎么了?]叶修的私聊于是敲到了张佳乐那边。[我靠叶修,你也会关心人啊?]张佳乐张嘴——哦不,抬抬手就回了一句嘲讽话。[哥问正事呢,别打岔。]叶修回。[哦,没什么,我这刚做练习呢,老韩那一拍桌子,啧啧,吓人。]张佳乐回了这句之后叶修就没再发回来。张佳乐撇撇嘴关了对话框。

 

一连十几次QQ提示音算是彻底把韩文清弄毛了,打开一看,果然是叶修的作风。

和ID为“君莫笑”的聊天窗口里,满是数字“1”。每条消息一个1。

[怎么]韩文清。

[老韩竞技场走一把啊,哥闷的快长霉了。]叶修。

[兴欣不用训练?]韩文清。

[劳逸结合嘛。]叶修打完这句话,游戏里也建好了竞技场房间。把房间号敲给韩文清之后,他也关掉了对话框。

 

角色加载完毕之后是一场颇为激烈的战斗。

韩文清从来不放水,叶修也是。最终君莫笑用格林机枪清空了大漠孤烟的血槽,自己也剩下了10%不到的血。叶修松开鼠标点了根烟,这才悠悠然敲起了字:“不行啊老韩,哥赢了。”韩文清回了句:“再来。”

那头坐在兴欣训练室里的叶修身边早就围了一圈人。

“我的妈,叶修你真是对谁都不留情面啊。啧啧啧,狠,太狠了。”方锐拉了椅子过来坐在他左手边,脸上倒是一脸看好戏的表情。“老大就是老大!”包子站在叶修身后。“要么……我来试试?”唐柔也凑过来问了句。

“你们懂什么,哥这叫激励——激励懂吗?”叶修深吸了一口烟后按灭在鼠标旁的烟灰缸里。一边的魏琛见状一脸心疼。

 

那天的小半个下午,韩文清和叶修打了很多场,有输有赢,直到叶修说不打了去吃饭,韩文清也就拔了账号卡下了线。

 

 

 

【眼中只有彼此】

 

 “那哥这就走了啊?”叶修晃了晃手里的机票,但他还坐在头等舱VIP接待室里。对面的韩文清放下手里的报纸:“还有一个小时。”叶修随即耸了耸肩,表示这是让韩文清提前习惯习惯。韩文清没搭他的话。

Q市的冬天很冷,叶修围着厚厚的围巾,缩在VIP卡座里。

“估计下回再来不会水土不服了。”叶大神道:“就是海鲜还得继续试试。”“体质差就少抽烟。”韩文清看看他。“有什么直接关系啊?你这是变着法儿封杀哥的兴趣爱好。”叶修扒拉了一下围巾抗议。“抽烟算哪门子兴趣爱好?”韩文清噎了他一句,随手从包里拿了本什么扔给叶修。“呦,新一期啊?”叶修翻了翻手里的《电竞之家》。韩文清怕他无聊,顺手从训练室桌上拿了本带来。

这下叶修才算是彻底安静了。

 

“各位旅客请注意,您所乘坐的南方航空CZ5024次航班现在开始登机,请携带好您的随身物品由34号登机口上飞机,祝您旅途愉快,谢谢!”机场广播里传来声音。

韩文清站起身拎着叶修的行李。叶修也不废话,站起来跟在他身后出了候机室,手里还卷着那本《电竞之家》。

“走了啊。”叶修装模作样地往登机的队伍后一站,对戴着墨镜的韩文清摆了摆手。“……”韩文清一阵无语,把手里的行李包递给叶修。“哎,老韩,哥只能帮你到这儿了。”叶修叹口气:“看到刚站墙角那小子没,我看八成是什么八卦周刊的啊?”韩文清往他视线的方向看了一眼,果然墙角有个鬼鬼祟祟的人站着,看到韩文清看向这边时立刻低头摆弄起手机来。

韩文清从叶修手里拿过那本杂志,举起来挡住侧脸,亲上了叶修的嘴唇。这个吻很浅,几乎只是唇瓣厮磨了几秒。分开的时候韩文清听见叶修很轻的笑声。

 

他一直都是这样,从来没怕过别人的眼光。 

 

 “那边等你。”叶修过了登机闸之后对戴上了墨镜的人挥挥手,然后顺着通道一路下去了。

韩文清和那个小记者擦肩而过,又进了候机室。他的行李箱外侧口袋里放着机票

——CA4683,Q市—H市。

 

“说好的今年我去H市调查呢?”霸图某队员趴在训练室的电脑前,向他们的副队寻求H市之行泡汤的真相。

“哦,叶修来了趟Q市,队长亲自送回去了。”张新杰推了推眼镜。

 

 

 

【最贴近彼此】

 

韩文清可能并不是最了解他的那个人。在很多生活细节上,说不定苏沐橙还更了解叶修一点。

“时间多的是。”他们决定在一起的时候韩文清这么说。叶修不可置否,再也没找出拒绝他的理由。

 

他们住到一起的第一个晚上记忆犹新。两个人本来都是睡战队提供的宿舍,床也都是单人床,冷不丁换成双人床之后,叶修失眠了,韩文清也好不到哪里去。

“……叶修,”韩文清终于忍不住翻了个身面对身边的人:“你还睡不睡了。”刚搬完家,韩文清算是累得不行,叶修在一边翻身了数十个来回,弄得他也焦躁起来,甚至打算起来把人按倒“武力解决”。“睡不着。”叶修在黑暗里盯着韩文清:“要么你讲个故事哥听听?”

“幼稚。”韩文清的回答在叶修的意料之中。

“啧啧,没情趣。”叶修面朝上躺着。韩文清撑起身,一只手撑在他耳边威胁:“情趣?”“卧槽,今天不来,太累。”叶修连忙往一边挪了挪。韩文清看一眼他,重新躺下。

 

要说故事,他们之间的故事多得说也说不完。

“当时真没想到你亲自来十区约战。”叶修突然道:“怎么猜到是哥的。”“新杰分析的。”韩文清当时的确是听了张新杰的分析之后,才决定要亲手会会这个把十区搅得鸡飞狗跳的散人职业。然而一切都是猜测,所以不仅为了霸气雄图的实际利益,也为了确认那个散人账号是谁在操作,韩文清加入了张新杰向叶修提出的约战。

“哥可是一早就猜到那个拳法家是你了。啧啧,隐藏得不好啊。”那语气,叶修尽量说的很惋惜:“战斗风格太强硬了。”韩文清冷哼了一声。那次竞技场的局势几乎演变成了韩文清和叶修的单打独斗,他像面对一个全新的叶修一样,但却满载着对他退役消息的鄙视和不甘。他没给那个散人角色放半点水,似乎迫切地希望确认对面电脑屏幕后的那个人是不是叶修,也许他们还可以有再次正面交手的机会。

韩文清一句“果然是你”就算是告诉叶修他暴露了。几个回合之后,叶修松开了右手的鼠标,从口袋里掏出半盒子烟,点了根,然后看着屏幕上君莫笑被那个拳法家摔翻在地。吐出灰白色的烟,叶修说了句话,韩文清的脸色终于变得特别难看了。他们就是这样,那个时候是打了七年多,到现在为止,已经有了十年。从来不给彼此留面子,但也成了对方眼中最特别的存在。

所以韩文清几个回合就可以确定是叶修。所以叶修故意的放弃看起来却更像挑衅。

 

叶修还在说着什么,身边的韩文清却呼吸平稳。“老韩,老韩你睡着了?”叶修叫他,韩文清没给反应。叶修保持着平躺的姿势,双手压在被子上,在安静的氛围里终于闭上眼睛,试图睡着。过了一会儿,韩文清睁开眼睛,转头看他,轻轻把他放在外面的双手搁回被子里。

 

叶修翻个身面向他,闭着眼睛握住了被子下面他的手。

 

 

 

【可以为彼此让步】

 

 “……叶修!”那一声是带着点怒气的。其实也不怪韩文清,谁一回到家开门看见厨房里飘出来的阵阵烟雾,也会是这个反应。“啊?——哎呦老韩你终于回来了。”叶修拿着铲子探了个头出来。刚进门的韩文清愣是没走得动路。

……叶修腰上围的是个什么玩意儿。

 

当叶修端着一盘子看上去红红黄黄的东西出来的时候,韩文清不得不承认,这东西看起来还真的挺像番茄炒蛋的。

 

其实韩文清做菜是被逼的,这点几乎成了那一辈职业选手茶余饭后经常拿出来说的梗。叶修自然是不会做菜的,但韩文清也不是个肯顿顿泡面的主。外卖不是没叫过,叶修甚至动过去霸图职工食堂吃算了的想法。

先妥协的是韩文清。叶修在淘宝上买了两本烹饪书,邮到了之后揣给韩文清,从此过上了饭来张口的日子。韩文清买菜,韩文清做菜,韩文清把菜端出来放在桌上。也不是没考虑过让叶修进厨房的可能性,但为了自己的胃,韩文清又一次妥协了。

叶修偶尔在饭点打荣耀累了,就跑出来坐在饭桌旁看厨房里忙碌的韩文清。谁会想到霸图队长会有那么居家的一面。叶修每次提到“居家”这个词,韩文清的脸色总是变得很难看。当然,叶修依然乐此不疲的这么夸他。

 

“难吃么?不应该啊。”叶修拿起筷子在桌上敲了敲,对齐后夹了一筷子送进嘴里。“还好。”韩文清回答他:“下次少放点糖。”语气平稳,除了太甜之外看来他能接受。“哥就说,实验了这么多次总得有点成效啊?”叶修挑了挑嘴角,把嘴里的鸡蛋咽下喉咙。“很多次?”韩文清又夹了一口送进嘴里,抬头看了眼叶修。“太甜这种事,不要在意细节。”叶修答非所问,显然对自己的番茄炒蛋颇为得意。

“吃完啊,别枉费哥费尽心血啊。”站起来绕过餐桌拍了拍韩文清的肩,叶修往书房走。

韩文清对着那盘甜度有点高的番茄炒蛋,天人交战。

等到餐盘空了一半,韩文清突然想起来点什么,起身去厨房开了冰箱门。

“……”

 

“叶修!你他[哔——]用了两盒子鸡蛋?!”韩文清的声音隔着道书房门都清楚得很。

“我靠,今天天气真好。”叶修大大看了眼窗外,点开了荣耀客户端。

 

 

 

【充斥着彼此记忆】

 

同居后的第一次大扫除,叶修在韩文清的“逼迫”下参与到了其中。

“老韩,灯罩太高了,你擦吧。”叶修站在椅子上伸了伸手。“老韩,我看咱们储藏室不扫了吧?灰太多啊。”叶修一只手拿着扫帚,一只手捂住了鼻子。“老韩,你不是连抽油烟机都打算咱们自己擦吧?”叶修在厨房面对着油烟机。“老韩,哥觉得要么……”叶修又在对他说话了。

“闭嘴……!”韩文清终于对叶修说了今天的第一句“闭嘴”。

叶修嘴里剩下半句“雇个人回来打扫”就这么被扼杀在了喉咙口。

 

叶修大神表示,这日子没法过了,韩文清你这是摆明了的家庭虐待啊。韩文清把抹布扔给叶修:“去擦书房地板。”“离吧。”叶修应道,接过抹布往书房走。昨天进书房还是打荣耀,今天进书房就是擦地板啊。

“说什么鬼话。”身后韩文清如果不是端着水盆,可能真的会踹上去。

两人在不大的书房里擦着地板,叶修擦着歇着,一抬头看到书橱上一个铁制的盒子,顿时来了兴趣:“那上面是什么?”韩文清顺着他手指的方向也看见了那个盒子:“以前的信。”“你们霸图粉丝的?”“还有别的俱乐部的。”“呦,还有其他俱乐部的?写来要求你退役啊?”叶修坐在地板上笑,阳光透过窗帘照在他身上,除了身上那件沾了灰的居家服之外一切都好。

“拿下来你看看。”韩文清站起来搬了凳子。叶修点点头。

 

时间也并不是很久远,绝大部分信纸都还保持着最初的样子。叶修随手挑了一张颜色稍微有点发黄的拿来看。

“韩队,”叶修顿了顿:“这一看就是淡定粉嘛。”韩文清沉默着没打断他。叶修一目十行地看着信,突然摇了摇头:“啧啧,还淡定粉呢?这句话是要把哥怎么的?”韩文清微不可微的弯了弯嘴角,不用猜也是“干死叶修”之类的话吧。大概是嘉世三连冠的那个时候收到的。

“你们霸图的粉靠不靠谱啊,哥仇恨值大到这个地步了?”叶修笑着把信纸放回去,又挑了一张绿色信纸,瞥了一眼就笑出声来了:“韩文清队长,我是来自微……呦!微草的粉啊。稀奇。”“……”这封的内容,韩文清记得不清了。“……你们队的小宋将来也是要败在微草的高英杰手下的……哈,这信,王大眼找人代笔的吧?”叶修大概都能模拟出王杰希说这句话时候的表情:“这信给小宋看过没?”“应该没有。”韩文清回道。“那行,改天哥去给他讲讲,也算拉一拉你们霸图和微草的仇恨。”叶修一脸“我是为了你们好”的表情,韩文清“啧”了一声决定继续擦完叶修打马虎眼擦的那部分地板。

 

“话说回来,这些信你都全留了啊?”叶修挥了挥手手里的信纸。

“一部分。”韩文清把抹布扔进水盆里。

“啧啧,可惜啊,哥没给你写过信。”叶修作一脸惋惜状。

“你已经够烦了。”言下之意是再给我写信我也不会看。

 

 

 

【照顾着彼此】

 

叶修从来没见过韩文清喝醉,原因有三。第一,谁敢灌他酒?第二,作为职业选手,叶修清楚的知道喝酒会手抖,韩文清也知道。第三,老韩这种人,看起来就是酒量很好的样子啊。所以当韩文清被人架着出现在家门口的时候,叶修震惊了。

 

“叶前辈,韩队就、就交给你了……”架着韩文清一只胳膊的年轻人穿着霸图的队服。叶修上下打量了他一遍,点点头从那人手上接过他们的前队长。索性都是男人,叶修稍微费了点力就把韩文清放倒在了卧室床上。

酒味在室内迅速蔓延开来,熏得叶修也有点晕头转向,不禁开始揣测韩文清这是喝了多少。他的眉头没有皱在一起,看起来怎么也不像是因为有烦心的事所以喝了闷酒。这么想了想,叶修也就懒得再仔细研究了。

现在是半夜两点。韩文清伸手扯了扯领口的领带。叶修看看他,伸手帮忙解了,然后干脆把人里外统统脱了个干干净净,衬衫连着西服外套全部丢在了洗衣机上,这才歇下来坐在床边。

他还真没见过别人喝醉之后是怎么个样子。

韩文清的脸色红得很,这倒是平时没见过的。叶修被熏得不行,又拿了块湿毛巾放在床头柜上,然后翻身上床,一夜都睡在了一室酒气里。

 

第二天韩文清宿醉后醒来,后脑勺疼得厉害,转头看见叶修在一边睡得一脸人畜无害。他扯起身上的被子闻了闻,果然是一股酒味。

“叶修。”嗓子有点哑,韩文清拍了拍叶修。后者皱着眉挣扎了两下才不情愿地睁开眼。“昨天谁送我回来的?”韩文清问。“你们——霸图的。”叶修打了个哈欠,重新闭上眼回答。“我回来就睡了?”韩文清拿了床头的冷毛巾,在脸上擦了一把。“那倒没有,”叶修背对他:“也就坐沙发那唱了首歌,然后就进来睡了。把哥给吓得……”叶修的声音越来越小,渐渐低了下去。“……”韩文清有点意外:“唱歌?”“嗯……儿……歌……”那声音又模模糊糊得回答。这下韩文清确定叶修在胡扯了。

挪过去掰过叶修的脑袋,对着那张胡扯的嘴就吻了下去。口腔里残留的酒味就这么肆无忌惮得窜了进去。叶修这下算是清醒了,一只手按住韩文清的肩膀推了他一把。韩文清松开他,算是惩戒。

 

“我看你也喝多了。”韩文清这么说他,下床洗澡去了。叶修一瞬间有一种被反讽了的感觉。

 

“叶修。”韩文清从浴室出来的时候叶修还坐在电脑前聚精会神的敲着键盘。韩文清重复叫了他几次,叶修也没给反应。远远看了眼电脑显示的是荣耀界面,韩文清擦着头发坐在床头看向叶修坐的位置。

现在是早上9点半。荣耀网游里刚刷新了一只boss。叶修混在兴欣那群公会玩家里,用着一个名不见经传的马甲号。韩文清看着他表情的变化。皱眉,抿嘴,笑,严肃。他很少这么看叶修,不移开视线的看着叶修。他聚精会神的做某件事的时候很好看。

 

“好了好了,boss打完了,哥下了啊。”不消一会儿,戴着耳麦的叶修说了句话,网游里兴欣公会的玩家这才知道刚刚是和大神并肩战斗,一时间语音系统里不少都开了麦。叶修连忙把耳麦摘下来揉揉耳朵,这么多人一起开麦,那阵势叶修可不敢恭维。不过他显然忘记了自己还开着麦这么个事。

“老韩你盯着哥干嘛?”叶修回头就看到韩文清看着他:“哥脸上有花?”

“无聊。”韩文清回了他,视线却依旧没有移开。

“哥也觉得你挺无聊的。”叶修点点头附和了他的这句话。

“……”韩文清突然觉得习惯了他曲解自己的意思。

叶修看一眼韩文清说不上来的表情,刚打完boss的好心情又上了一层楼,也拿上衣服准备去洗澡。韩文清一直看着他的背影,直到卫生间的门被叶修关上。因为这一年的付出,他比以前瘦了一点。韩文清看得出来。

 

卫生间里传来“哗哗”的水声。

韩文清下床去看叶修还没关掉的荣耀客户端,游戏里显示的麦克风提示灯是绿色的。

韩大队的脸色顿时阴了几分,关掉麦克之后直接按了电源。

 

 

 

【彼此间的情话】

 

韩文清从来不是个把“喜欢”这类词挂在嘴边的人,叶修也不是。仔细要算的话,连决定在一起这件事上,好像也没人说过“我爱你”。

当时韩文清对叶修说:“搬过来吧。”叶修想了想灭掉手里的烟,却把口中最后一口烟轻轻吐向了韩文清:“包吃包住?”韩文清没躲开那口烟:“嗯。”叶修想想这笔账划算啊,二话没说就收拾行李去了。

再然后他们就住到了一起,Q市。

叶修曾经想过,很有可能他们就算在一起一辈子,都不会听到那三个有点恶俗的字。

 

那天是5月29号。叶修起了个早,在网游里到处晃悠着,期间收到叶秋在QQ上发来的一句混蛋哥哥生日快乐,过年回家啊,家里奖杯老妈闭着眼睛都能擦干净了。叶修笑笑,回了句知道了,生日快乐。

 

大概从离开家之后,叶修就不怎么过生日了。不过本来他对生日这种节日也不是太在意,一句生日快乐也就带过了。

临近中午的时候,门铃突然响了。叶修开了门,愣在了原地。

“前辈,生日快乐。”门口是兴欣的那群人,开口的是乔一帆。“啊?……谢谢。”叶修侧了身让门口的人进来。

“叶修,生、日、快、乐!”三个女孩子拥在一起进了门,苏沐橙、唐柔、陈果。苏沐橙经过身边的时候凑到他耳边小声说了点什么,叶修诧异地看了她一眼,然后已经能被称为“苏队”的她就被身后两个大美女推进了室内。

“老大!生日快乐!”包荣兴突然从一边闪出来,实在是吓了叶修一跳。“叶神,生日快乐~”跟在后面的是罗辑。“老叶!生日快乐啊,给你一个方锐大大牌拥抱。”方锐上来就给了叶修一个拥抱。叶修拍着他的背说了句谢了,然后看见了魏琛。“不然怎么说还是老魏实在呢?!”叶修从魏琛提着的袋子里一眼就看到了几条软中华,连忙连人带袋子一起迎进了屋。

“叶队,生日快乐。”安文逸跟在魏琛后面,即使叶修已经卸下了队长的担子,这个称呼也没什么变化。叶修谢过他,然后看到了沉默看着自己的莫凡。“难得啊。”叶修笑。“……”莫凡看看他:“生日快乐。”说完也不等叶修回答,自顾自进屋和大部队“会合”去了。

这时候团队意识倒是表现得淋漓尽致啊。叶修笑笑,顺手带上了门。

 

“……”韩文清刚上到楼梯口,门应声关上了。

结果还是韩大队自己开的门。

 

闲聊了几句之后,兴欣那帮家伙一窝蜂进了厨房,说是要给叶修做顿生日宴。叶修坐在沙发上听着厨房里传来各种奇怪的声音。什么“老板娘你看看鸡精要放多少啊?”什么“老魏你丫看着点,油都溅出来了!”什么“看不出来啊莫凡!有一套啊!”什么“柔柔帮我递个菜刀。”

叶修表示很担心啊。

韩文清刚从卧室出来,看了眼厨房,坐到了叶修旁边。

“老韩你要不进去看看?哥怕咱们家厨房……”叶修用手肘碰碰他。

“叶修。”韩文清打断了他的话。

“怎么了?”叶修话还问着,就看见韩文清从外套口袋拿了什么放在手上。

 

“生日快乐。”韩文清说,把一枚白银男式戒指放在他手心。

“呦……这是……就打算正式收编了啊?”叶修挑挑嘴角,伸手捏住那枚戒指。

“不然?”韩文清双手交叠抱在胸前。

 

“我可以再陪你无数个十年。”突然韩文清说。

“那哥就只好勉强比你多几年了?”叶修耸耸肩,把戒指套在了手指上。

 

 

那天苏沐橙凑到叶修耳边说,韩队打了电话来,说邀请兴欣来霸图主场友好交流,顺便给叶修过个生日。

 

 

生日快乐,叶修。我——

那天晚上有个人在他耳边说了句很肉麻的话。

 

 

 

end.


————————————————

叶神生日快乐。叶神生日快乐。叶神生日快乐!【重要的事说三遍。

韩叶还可以再战十年~

评论(1)
热度(115)

© -拟酒-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