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修脑缠粉。密林三代。

#全职高手# 赛后无题 [治愈向/短完/韩叶/林方]

#短完 

#私设赛后细节撒个糖

#韩叶 #林方 

#治愈向 

#荣耀不败   #如有bug纯属意外


那是叶修亲手拿下的第四个冠军,却是第十赛季。

那个时候整个场馆里满是兴欣粉丝的欢呼声,职业选手席上大多是在鼓着掌,少数新晋的后辈还没从那场可以被形容成战争的团队赛里回过神来。战斗的发展似乎超过了所有人的意料。轮回粉丝阵营那边从一阵阵的叹气声逐渐变成了对胜者真心的祝贺。

 

叶修坐在椅子上,看着屏幕上大大的荣耀字样。

一叶之秋手上握着他的三冠,君莫笑捧起了他重回职业圈最重要的一冠。

 

从赛区回到场上的叶修显得从容极了。

“我们赢了。”回头是已经走上来准备列队的团队赛队员。苏沐橙笑着抹了抹挂在脸上的眼泪:“叶修哥,我们赢了。”叶修冲她点了点头。

唐柔站在她身边紧紧握着她的手,然后是乔一帆。

“前辈真的太厉害了。”叶修听见乔一帆这么说,看过去的时候发现他的眼眶明显是哭过了。“你也很厉害。”叶修伸出手揉了揉他的头发,不仅是前辈,更是以队长的身份对乔一帆做了肯定。

“哟,还哭着呢?”叶修看一眼飞快跑上来的方锐打趣道。“滚滚滚,谁哭了。”方锐作势就在他肩上锤了一下:“我这是激动。”

叶修还没回话,那边包子和罗辑吵吵闹闹的上了台,身后魏琛不耐烦的催促小年轻走快点走快点。

莫凡有些别扭的跟在魏琛后面,安文逸和他并排上来,看见叶修之后还没说上什么就先被叶修抢了:“继续努力。”安文逸点了点头,然后表示他会弥补不足。

这支刚刚斩获冠军的队伍,就这么三三两两的拥在了一起。

 

第十赛季总冠军,兴欣战队。

属于叶修,也属于每一个为这个冠军而付出过的兴欣队员。

 

叶修扫视着观众席,最终把目光定在了职业选手席中的那个人脸上。

我回来了。叶修用嘴型对他这么说。

韩文清微微翘着嘴角点了点头——欢迎回来。

 

 

颁奖典礼在粉丝高涨的情绪里圆满的结束了,兴欣众人浩浩荡荡的从选手通道回到了休息室收拾东西,大伙儿的情绪已经缓过来了不少,但激动劲却是半分没减,一路上推推搡搡地走着。叶修被夹在中间嫌他们太闹,并排走着的时候一连撞了几个工作人员,开口就泼了盆冷水:“回去酒店大家晚上复个盘啊。”那话说的,云淡风轻地仿佛刚刚接过冠军奖杯的人不是他。

“不是吧老大!!”包子发出了难得的抗议。“啊?复盘?老叶你没事儿吧?”魏琛也回了句。“叶修……今天……就先缓缓?”陈果考虑到大家的情绪,忍不住提议到。

“开玩笑的。”叶修终于是从停下来的队伍里走到了最前面,顿时觉得视野开阔,神清气爽。

“靠!!我说你……”方锐指着叶修的后脑勺就准备开始不留情的“批斗”:“诶?”

“方锐。”他看见不远处倚在墙上和他打着招呼的人——林敬言。

 

“老林!”方锐拨开人群就走了过去,速度快到连莫凡都很想研究一下方锐以前是不是练过竞走。

“你怎么来了!”话里已经是抑制不住的激动,方锐几乎是扑进了林敬言的怀里。

这一扑原本应该多么的柔情似水啊,队伍里三个女生围在一起直摇头,偏偏方锐这一扑扑得特别有男人味,力气大得让林敬言原地愣是退了小半步。林敬言是真心的为这个昔日的最佳搭档高兴,不轻不重的拍了拍他的背:“来看方大大拿冠军啊。”然后又低声在他耳边笑道:“方大大打算抱我多久啊?”这一说不要紧,方锐耳朵根都红了,推了他一把,然后把戴着冠军戒指的那只手伸到他面前:“啧啧,看,冠军戒指。”“看到了看到了。”林敬言自然的揽过他的肩,冲着人群里抱着奖杯正在和苏沐橙、唐柔小声说着什么的陈果喊了一声:“陈老板。”

“啊……啊?……怎么了?”陈果回过神看看他们俩。

“方锐借给我用一下,明天原物送回你们酒店,行吗?”林敬言倒是认认真真的向方锐的领导请示着带人离队的事儿,只不过语气上把问句活生生念成了陈述句。

“行行行,我们明天下午的飞机呢。”陈果点点头,义无返顾的卖了方锐。

“那我可就跟着林大大吃香的喝辣的去了,庆功宴我可不去了啊。”方锐爽快的把手一挥,拉上林敬言就走。

 

剩下的人你看我我看你,苏沐橙甚至竖起了拇指。“这有什么好夸的?”罗辑不明所以的问了一句。“沐沐是给方锐点了个蜡。”唐柔补充完,立刻收到了来自苏沐橙无比赞许的目光。叶修无奈的摇摇头,刚准备往前走,身后林敬言的声音从走道里飘来:“对了叶神,队长说——酒——店等你——”一句话拖得,几乎想让所有人都听到。

叶修迈出去的步子顿了顿,然后继续向前。

 

 

回到酒店一行人进了电梯,陈果才想起来叶修不参加庆功宴之类的活动,刚想对他说点什么,叶修却在三楼就出了电梯。“叶修?五楼没到呢。”陈果提醒他。“你们回去休息一下,我迟点直接下去。”叶修说完拐个弯消失在众人眼前。

电梯门关上,陈果转头问:“他说什么?他迟点直接下去?去哪里?”

“他说会来就一定会来的啦。”苏沐橙拍了拍她的肩。

 

 

“这么急着见哥?”面对着给自己开门的人,叶修摆出了不算稳重的笑容。韩文清也不说话,稍微用了点力把门外的人拉了进来,关上门就给了一个向来霸道的吻,几乎抽空了叶修口腔里的空气,才放开了他。“这么热情?”叶修笑他:“又不是第一个冠军,你怎么也跟小年轻似的。”“你懂个屁。”韩文清很难得的对他说了句脏话,把人推向床。

叶修本来也没防备,轻而易举被得推倒在床上。

“先说好啊老韩,哥没力气陪你闹。”叶修说了句大实话:“不如等我晚上庆功宴回来?”

“在我这你还装什么。”韩文清一巴掌拍在他侧腰上,后者痛得立刻龇牙咧嘴。

“我装什么了?”叶修原地滚了一下,在身上卷起来一圈薄被,估计嫌热了,又挣扎着把两只手露了出来,侧身躺着。

“眼睛闭上。”韩文清穿着衣服躺在他旁边。

“哟,干嘛啊,想非礼哥?”叶修问他,但是闭上了眼。

“睡你的觉,迟点叫你。”韩文清的声音从他耳边传来,声音那么近,好像要传进了心里。

 

叶修闭着眼,然后身边的床突然失去了下陷的感觉。

有一双手轻轻握住了自己的手。

那双手上有着电竞玩家特有的茧,有他熟悉的温度。

韩文清就那么小心的握着叶修修长但指节分明的手指,力度刚好的给他做着手操。那双手的指尖已经恢复了叶修常有的体温,但韩文清知道在比赛的那段时间里,这双手经历了多大的负荷,承载了多少希望,也完成了多少让人惊叹的、可以被称作奇迹的操作。

叶修的呼吸声渐渐变得平稳起来,韩文清看着他的睡脸,终于没忍得住骂了句“乱来”。他并不是第一次这么说叶修,上一次这么说的时候还被叶修不以为然的嘲讽了一阵子。

 

“这不是有你呢嘛……”突然韩文清听见叶修这么说。

“……”韩文清手上的力道稍微加重了一点以示警告:“你还睡不睡?”

“睡……当然睡……”叶修眯着眼看看他,重新闭上了。

 

韩文清握着他的手,重新放轻了力道。

 

 

当天晚上的庆功宴,韩文清“颇有心计”的给迟来的叶修敬了杯酒,然后不消一会儿就架着一杯倒的荣耀斗神回了房间。

所以当张佳乐举着酒杯到处找叶修的时候,孙哲平哭笑不得的把他拉回了霸图桌,劳驾张新杰看好他,张新杰推推眼镜,表示不想收拾张佳乐这摊子事。“算了!反正下一个赛季的冠军肯定是霸图的!”张佳乐豪言壮语倒是声挺大。

“张佳乐你说什么呢你以为我们蓝雨没人了是不是啊是不是啊来来来小卢你过去敬他!”黄少天拽起一边抱着果汁的卢瀚文就往霸图那桌去了,喻文州想拦都没拦得住。

“要我说你们都别想了,下赛季我们肯定把这局扳回来!队长你说是不是!”那边孙翔年轻气盛,一杯果汁下肚没想到跟喝了酒似的也嚷了起来。“……嗯。”周泽楷很给他面子的回了一贯的单音节。

“微草才是下个赛季的冠军……”跟着周泽楷声音起来的是高英杰,而王杰希坐在他旁边正往他碗里夹菜,脸上带着平静的笑容。

“王大眼你起来,来战来战!”那边黄少天又不依不饶了起来。

 

 

第十赛季结束,冠军——兴欣战队。

 

荣耀还在继续。梦想还在继续。

 

 

 

那晚叶修一夜无梦,睡得踏实。

 

 

 

end.


评论(2)
热度(79)

© -拟酒- | Powered by LOFTER